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古代言情系列-色情小說’ Category

峨嵋山

without comments

汽車乘著漆黑的夜色沿著陡峭的山路緩緩地爬上峨嵋山,憑窗望去,頭尾相接的汽車盤旋而上,形成一條頗為壯觀的長蛇大陣,竟相閃爍的車燈好似繁星般地眨巴著眼睛。

時值盛夏,山下潮濕悶熱,一俟爬上峨嵋山頂,驟然之間又是另一片天地,山坡上輕雪覆蓋,使人從炎夏一步邁入了寒冬,站在濃霧迷彌的山顛,凜冽的勁風無情地抽打著薄衣的身體,使人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戰,東張西望地找尋著可以躲避風寒的去所。

「租大衣嘍,租大衣嘍!」路邊的板房裡傳來小老闆的叫喊聲,凍得瑟瑟發抖的遊客紛紛擁向板房:「好冷啊,的確應該租件大衣,否則能把人凍死!」

我也租來一件綠色的軍大衣,穿在身上,匯入人群,頭頂著夜色,腳踏著石板,興致勃勃地攀援而上。

「哈哈哈……」身旁的遊客瞅了瞅我,又環顧一下四周,望著一件件在漆黑中晃動、在寒風中飄拂的綠色軍大衣,悄聲打趣道:「好傢伙,咱們全成八路軍啦!」

「快上,一定要趕上頭班電纜車,看日出啊!」攀登的腳步突然快捷起來:「去晚了,就看不見佛光了!」

遊人們爭先恐後地湧上金頂,迎著寒風,翹首企盼著峨嵋奇景盡快浮現,而太陽彷彿故意與我們對意不去,懶洋洋地躲藏在濃密的雲霧後面,遲遲不肯露出她尊貴的芳容,與遊人們謀面,此番峨眉山之行,最大的遺憾便是沒有看到奇妙的佛光。

「唉,真掃興,」失望的遊客們怏怏地走下金頂:「白起了一個大早,白忙活一場啊!」

「是啊,屎克郎輦屁,白跑一趟!」

天色漸漸放亮,而濃霧依然罩裹著崎嶇的山路,陡峭的石板上附著薄薄的霜片,踏踩其上,頓覺光滑無比,讓人望而怯步,行走起來極為困難,甚至有些危險。

「滑桿,滑桿,坐滑桿嘍!」身體結實健壯但是個頭卻矮小的當地農民扛著四川特有的滑桿四處攬客,我瞪著驚異的目光望著這種只在書上閱讀過,卻從未真正見識過的奇特之物。

「喂,抬滑桿的,」好奇心促使我走上前去,躍躍欲試地問道:「什麼價錢啊?」

「先生,」扛著竹竿的農民轉過身來:「你要去哪裡啊?」

「哦,按路程算啊!」望著又陡又滑的山路,又瞅了瞅充滿神秘感的滑桿,我一步也不想走了,手指著霧氣繚繞的山下:「山下!一直到山下!」

「啊,」農民既驚且喜:「先生,這可太遠啦,我們可要抬上一天呀,你給兩百塊吧!」

「什麼,二百塊?」我也吃了一驚:「太貴啦,我可坐不起!」

「先生,」另一個農民解釋道:「坐上你就知道啦,路很不好走哇,非常辛苦的!」

「那也不能要這麼多錢呀,你咋的也得優惠點啊!」

「先生,一百五十塊怎麼樣?」兩個農民熱切地望著我:「不能再少啦!我們抬一段就收幾十元啊,你路程遠,我們已經少算你很多啦!」

「行吧,」我手掌一揮:「一百五就一百五吧,走,上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1st, 2014 at 5:59 下午

石達開外傳——怒闖小皇帝蟠桃宴

without comments

**********************************************************************  今日偶然在當年刻下的一張盤裡發現此文,雖然這惡搞之文粗淺幼稚,但看過之後依然感慨萬分,其時正好是無極如日中天之時,我與小皇帝大哥等幾個兄弟雄心勃勃,想寫一部關於太平天國的巨作。

小皇帝兄率先開始動筆,寫了洪秀全投胎前在天宮的風流之事,將王母等幾名資深仙女收入帳下,接著XJ169好像寫的是東王,也殺上了天宮,把紫霞仙女和織女等接收了,我不甘落後,同樣讓翼王上了天宮,把玉皇的女兒統統拿下……

閒暇之餘又寫了下面這惡搞之文,將當時無極的和我熟識的幾員幹將都寫了進去……

如今無極已經不在了,當年的弟兄們也大部分不再出現,也許他們不是不出現,而是改頭換面或者一直在潛水吧?無論如何,他們都和無極一起陪我渡過了在異鄉時的寂寞日子,如今兄弟我甚是懷念。

特將此文貼出,以示紀念。**********************************************************************

「聽說紫霞織女她們幾個找的那個野男人租了瑤池辦了個什麼『無遮色魔狂歡派對』,有這麼回事麼?」玉皇大帝的大女兒如雲問老五如霜。

「好像有那麼回事吧,我聽那些丫頭私下裡講過……那幫色魔已經開過兩次了,最近又籌劃開第三次,那個什麼小皇帝和XJ169等都違反天條偷著回來過一次,這次還要回來……」

「是啊。」九公主如霧說:「瑤池的仙女們已經叫她們糟蹋了不少了……」

大公主挺著大肚子(懷著孩子呢)望著窗外迷離的說:「要是咱們那個冤家在就好了,真想抱著他親一親……」

她這麼一說,別的公主們也紛紛道:「是啊是啊,都想死那個冤家了……」

「大姐……」十公主如蘭走到大公主旁邊:「不如咱們也把那個冤家接回來住一兩天吧……哪怕只一兩個時辰呢?」

「對呀!」大公主聞言眼睛一亮:「王母娘娘都可以偷著把野漢子接回來,咱們為什麼就不能?把冤家接回來讓他也到瑤池去參加那個派對,咱們可不能讓小冤家虧著了……」

此時的我,也就是石達開還不到兩歲呢,成天就知道吃奶,見到女人的胸脯就想往上撲,這天我正迷迷乎乎的想找奶吃,可發現家裡居然沒人!這還得了?正在惱火之際忽然好幾個美得冒泡的女人笑嘻嘻的出現在我眼前。

「小冤家,想不到都重投了胎還是這麼可愛呀,想不想我們啊?」一個大肚子美女笑瞇瞇的對我說。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9th, 2014 at 3:27 下午

五毒浪子

without comments

五毒,顧名思義:吃、喝、嫖、賭、抽。

浪子,四海為家、瀟灑不羈的人。

如果一個人被稱為五毒浪子,那他一定是英俊倜儻兼風流多金的人吧?

錯!他的長相只能說是一般人,是那種掉在人堆裡就很難找到的人。

他也沒有多少錢,他的錢都在風花雪月中消耗殆盡了。

他的名字叫李動,他是一個敗家子,祖上積攢的諾大的家業被他在幾年中就揮霍一空了,於是他五毒浪子的名號也就傳開了。

第一章

臘月二十,金陵,明月居。

明月居是金陵最大的妓院,這裡有全城最美的女人,最醇的美酒,最可口的飯菜和最周到的服務。出入這裡的全部是達官顯貴和風流巨賈。在這裡你只要有錢,你就是皇帝,你就是主宰。堆砌在金錢之上的榮譽會讓你有不白活一回的感覺。

已是熄燈時間,明月居的大紅燈籠卻顯得更加明亮。八盞燈籠紅得像要滴出血來,把大街和門兩旁的石獅照得通亮。不時有華麗的馬車在門前駐足,接送著一位位「風流」人物。下車的人神色中透出期待和興奮,上車的人神色中透出疲憊與滿足。

大街的盡頭緩緩走來一個人,一身白衣,衣服上有一些灰跡,看來是幾天沒有換過了。來人中等身材,略胖,低著頭,腳步緩慢而猶疑,好像內心中正在苦苦掙扎。一段不長的街道足足走了一盞茶的時間。路總有盡頭,此刻,他來到了明月居的大門前。抬起頭來,一張再普通不過的面孔呈現在門口的龜奴面前,年紀大約二十左右。

「呦,李公子,有一段時間沒來了,快請進。」龜奴邊說邊露出笑臉。但笑得很勉強,也沒有任何手勢。也難怪,無論誰都看得出李公子現在是窮困潦倒,怕是吃飯都成問題,又怎會來這裡瀟灑。

猶豫了一下,李動終於邁出了腿,踏上了石階。好像已經做出了決定,腳步不再漂浮,整個人也突然精神了許多,李動好像又回到了以前。

就在李動要踏入紅漆大門的一刻,一隻手卻攔住了他。不錯,是龜奴。

「李公子,咱家的規矩您是知道的,您千萬別讓小的為難。」

伴隨著一聲冷哼,一錠十兩重的銀子出現在龜奴眼前。像變戲法一樣,龜奴的笑容一下變得燦爛起來。龜奴馬上把銀子揣入懷中,人也變得矮了許多。

「李公子,您別和我一般見識,我是狗眼看人低。快請進,快請進。」笑容中透著親切,話語裡透著熱情。

「您是找小紅還是小蓮?我這就吩咐下邊準備酒菜,一會兒送到您房裡。」

「等一下再說,去把你們老闆找來。」說話間,李動已經走入大廳,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8th, 2014 at 5:23 下午

[中國歷朝美女系列]李師師

without comments

李師師,是宋徽宗時汴梁人,家住在永慶坊,父親叫王寅。王寅的太太生下師師時,就因難產而去世,王寅只好父代母職,用豆漿當母乳養師師,所幸師師在襁褓時,從來沒有哭鬧過,因此讓王寅免去許多煩惱。

在汴梁有一個習俗,就是凡生了孩子,父母一定會帶著孩子到佛寺裡許願祈福。王寅對這孩子十分憐惜,就帶她到寶光寺去許願祈福。

王寅抱她到寶光寺,一個老和尚看到師師,看出師師將來定然是風塵中女子,就斥責師師說:「這是什麼地方,你竟然敢來!」。師師由出生之後都不曾哭過,可是一聽見老和尚說的話,卻哭了起來。老和尚看見她哭得凶,就摸摸師師的頭,師師就不哭了。

王寅看了,心裡很高興,心想:『這孩子和佛真有緣。』那時候,凡是做佛弟子的都叫「師」,所以王寅就叫她師師。

師師四歲時,因為父親受官府誣陷,被判了死刑。師師無家可歸,就被一個叫李姥姥的妓院老鴇收養。李姥姥對師師仔細的教養,果然長大以後色藝絕倫,尤其是詩詞文賦更是令人讚賞,所以有許多慕名而來的文人雅士,都特地指名要與師師一起吟詩賦文。在汴梁,大家都知道金錢巷的歌妓院,第一把交椅就是李師師。

在師師十六歲那年,李姥姥就以三千兩白銀,把她的初夜給「賣」了,買主是當地糧行的錢少東主。

※※※※※※※※※※※※※※※※※※※※※※※※※※※※※※※※※※※※

當天,金錢巷的歌妓院掛著朱紗粉燈,陣陣綠竹絃管奏著妙曼清音。前廳上,席開百桌,珍饈佳餚、美釀醇酒一應俱全;本屋裡,師師更是鳳冠霞披,有如閨秀出閣。

宴罷,曲終人散。錢少爺帶著微醺癲步,來到師師的本屋客室。『吱呀!』錢少爺推開雕門,一見師師低著頭坐在床緣,桌上的燭光映著清秀麗的容顏,眉杏眼、挺鼻峭瘦、朱唇一點。而玲瓏剔透的身材凹凸有致,看得錢少爺一陣心神蕩漾,心中直呼:『…三千兩白銀…值得!值得!…』

一直在沉默中師師,此時不禁熱淚盈眶。雖然師師自幼即來到歌妓院中,妓院裡的形形色色都看遍、知曉,也知道自己的命運必定有今日,心裡早已有底了,而且事前就跟李姥姥說定,不論是初夜獻紅;或是侍候留宿,都必須讓自己看上才願意,否則再多銀兩也不依。可是真的事到臨頭,師師也不禁懼怕、怨尤起來。

而錢少爺在眾過客中,可算是比較正派一點,對人總是彬彬有禮,毫無富家子弟的傲氣;對院中的姑娘也是溫柔體貼,從來也沒有財大氣粗的惡狀,可說是具備了「潘、驢、鄧、小、閒」(註:1.潘安的英俊──至少要穿著高級名牌、2.驢馬的大──不然也要床技高超、3.鄧通的財富──沒錢也要裝闊,出手大方、4.體貼的細語連哄帶騙、5.有閒功夫死纏爛打。)的《泡妞五字訣》,所以很得院裡姑娘的緣,這也是讓師師首肯的主因。

錢少爺來到師師面前,輕輕托起師師的臉龐,一看到師師含淚汪汪,不禁一怔,柔聲問道:「師師姑娘,你是否不願意?……是否被迫?……或是另有苦衷…」錢少爺連問幾個問題,師師都不言語,只是搖著頭。

錢少爺繼續說:「師師姑娘,假如你不願意,那也沒關係,我絕不勉強,那那些錢數(三千兩白銀)就算給師師姑娘添個脂粉妝錢。」錢少爺說罷轉身就往外走。

師師這才開口,幽幽的說:「錢少爺,請留步!……真抱歉,我……我只是哀歎自己命薄而已,並非有意掃你的興……」

錢少爺回到師師面前,見到師師楚楚可憐仰著頭看他,不禁低下頭舔拭師師眼角的淚痕。像這種親熱、或者更激情的情況,師師是看多了,可是還算是「清倌」的師師,被這樣親吻倒是頭一回。因此,錢少爺這種溫柔的動作,讓師師既驚、且愛、又害羞,而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

師師心想:『……這種事早晚都得遇上,再這麼自怨自艾也是於事無補,反而會絕了自己的後路,倒不如放寬心接受命運的安排吧……』師師慢慢想通了,遂一伸手環抱著錢少爺,讓他緊緊的貼著自己,然後往後躺臥床上,錢少爺當然順勢被抱著壓在師師身上。

錢少爺只覺得身下的佳人,全身柔若無骨,雖然隔著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膚的柔嫩與熱度,尤其是緊頂靠胸前的兩團豐肉,彷彿俱有無限的彈力。錢少爺開始發動攻勢,先以舌頭撬開師師的牙門,把舌頭伸到師師的嘴裡攪拌著,互相吞對方的唾液,而發出『嘖!滋!嘖!滋!』聲,好像品美味一般。

熱情的擁吻,讓師師有點意亂情迷、如癡如醉,朦朧中覺得有一個硬物,頂在自己跨間的陰戶上,雖是隔著衣褲,但那硬物彷彿識途老馬一般,就對準著陰戶上的洞口、陰蒂磨蹭著。師師一會意到那是何物,不禁又是一陣羞澀,而陰道裡竟然產生一股熱潮,從子宮裡慢慢往外流,沿途溫暖著陰道內壁,真是舒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13th, 2014 at 3:49 下午

[中國歷朝美女系列]王昭君

without comments

漢朝時,南郡秭歸縣(現在的湖北省境內),一片秀麗的風光,真是地靈人傑的好地方。秭歸縣城西北邊有一座小村落,靠南側有一戶民宅,便是王忠的祖宅老家。王忠曾官拜越州太守,現在告老還鄉隱居於此。

由於王忠現已年逾半百,膝下猶虛、乏嗣無後,所以人口倒還算簡單。家中就只有兩老及一位家僕而已,日子也蠻清閒恬淡的。不料,三個月後王夫人竟然有了身孕,樂得王忠是老來欲得子,天天開心。

這天,正是王夫人臨盆之日,寧靜的家中平白的熱鬧起來了!產婆、街坊、鄰居、賀客……一聽得王夫人開始陣痛,就都紛紛來到。前廳是人聲雜沓、內堂卻哀聲不斷。

這時雖是秋後冬初,王忠卻汗流夾背、坐立不安,好幾次都忍不住要衝進內室一窺究竟,但都給攔住。最後內堂傳出一陣陣嬰兒的哭叫聲,前廳反而靜得出奇,然後不約而同『哈!』的一聲,恭喜聲就此起彼落。王忠也笑逐顏開、樂不可支。

「哇!哇!……」,只見內堂門掀動,產婆手中抱著一個啼哭洪亮的嬰兒走出來。王忠立即向前問道:『夫人還好吧?』伸手就要接抱嬰兒。

產婆雖是一臉疲憊,卻也眉開眼笑的說:『恭喜老爺!添個千金,母女均安。』說著就把嬰兒遞給王忠。

王忠一聽是個女兒,先是一陣失望,但隨即又想到:「生兒育女本是天注定的,強求不得的,夫婦倆年過半百老來得子,也算是老天的恩賜。將來如果能為女兒找個好人家,那夫婦倆老也是有個依靠……」思忖中看著襁褓中的女兒,不禁又高興的笑得嘴合不攏:『呵!呵!好極了!……』

產婆又在一旁滔滔不絕的誇讚著:『老爺,說真的!我這幾十年來不知接生過多少嬰兒,可是就沒一個像小姐這麼漂亮……』產婆指著嬰兒的小臉蛋說:『老爺你看!小姐的鼻子挺直、小嘴紅潤、細皮嫩肉的,將來長大了可是個美人胚子,不知要迷倒多少兒郎啊……嘻嘻……』

一回兒,王忠抱著女兒進入內堂,坐在床緣望著產後虛弱,躺在床上的王夫人,說:『夫人!真是辛苦你了。』

王夫人一臉歉色,疲軟的說:『真抱歉!只替老爺生個女兒……沒能生個兒子來傳續王家的香火……』

王忠安慰著王夫人說:『養兒育女本是天注定的,夫人別太在意,我倆年過半百老來得子,老天也算是夠恩賜的了……』王忠又忍不住初為人父的喜悅說:『你看!咱們女兒長的多標緻啊,呵!呵!……』

王夫人心稍安慰的說:『老爺,你就幫女兒取個名字吧!』

王忠低首吟哦半天才喃喃地說:『……嬙,王嬙!就取個單名為「嬙」,小字就叫「昭君」吧!……』王忠抬頭得意的笑著對王夫人說。又自言自語:『王嬙、王昭君,王嬙、王昭君,嗯,好!……』

天生麗質的王昭君,越年長就越散發出典雅柔美的氣質。美當她到小河邊洗臉時,河裡的魚都驚於她的美貌而深沉水底;天空的飛雁都攝於她的氣質而亂了秩序。成語中之「沉魚落雁」指的便是王昭君,形容昭君之美足以讓天地萬物為之著迷、秩序大亂。據說湖北省境內有條小溪名為「香溪」,便是因王昭君長年在此洗臉,使溪水有芬芳之氣、香傳千里而得名。

王忠夫婦因是老來得子,對昭君自是疼愛有加、視若掌上明珠。王忠夫婦平常對昭君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鍾愛異常,還特地聘請才學出眾的夫子,到家裡來教導昭君學習文學、技藝。由於昭君的資質聰穎,所以昭君不但是文、書、詩、詞兼備,連刺繡女紅也是令人讚不絕口,尤其是音律樂器更是昭君的最愛,所以王忠家裡幾乎是天天笙歌不斷、琴樂連綿。

只是,昭君因王忠夫婦的溺愛,遂變得有點驕縱,雖不至於無理取鬧,但脾氣倔強、理直氣壯、得理不饒的個性,往往讓人難以自容。王昭君也是因為這個脾氣,而導致將來出塞和歡的淒涼命運。

※※※※※※※※※※※※※※※※※※※※※※※※※※※※※※※※※※※※

中秋月圓,桂花飄香。皇宮御園,歌舞昇平。

漢元帝賜宴滿朝文武眾官。元帝一時興起,舉杯不斷,最後是酒醉不支、醺醺欲睡。內監連忙上前扶持,護送元帝回朝陽宮休憩。

元帝朦朦朧朧中覺得,人聲歌樂突然全失,四週一片寂靜,不禁睜眼觀望,只見自己身置龍鳳床上,四下無人。元帝起身,信步走近窗口環視御花園,只見明月高掛、銀光滿園,而文武眾官、舞妓歌女皆不復見,御花園內一如平常,彷彿就沒有賜宴百官之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13th, 2014 at 10:47 上午

[中國歷朝美女系列]楊玉環

without comments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滑洗凝脂;待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承歡賜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彩生門戶;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緩歌謾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長恨歌白居易

(前言)

唐明皇與楊貴妃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可以說是代代流傳、家喻戶曉。從絢爛豪奢、淫慾浪蕩的宮中歲月,到被漁陽顰鼓所驚破;從馬嵬坡前美人的香消玉殞,到明皇無盡的回憶與迷茫的孤寂……,都是騷人墨客著筆之題材,也流傳著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巨著、小品;更有許許多多或褒、或貶的街話巷談。

因此,筆者路人原不敢在眾多的前輩先進中班門弄斧;可是又不希望楊貴妃在【中國歷朝美女系列】中缺席。所以,筆者路人就偷懶將白居易所詩之【長恨歌】竊為故事之骨幹,著重於唐明皇與楊貴妃之事典,其他宮闈之爭權奪利、計謀互陷之事,則一筆帶過、能省則省。

一來:是因為若要述全其來龍去脈,實在是龐著巨作,筆者路人才薄識淺、力有不逮。二則:因為家喻戶曉的故事,網友諸公定然瞭若指掌,心中自有定數。萬一筆者路人引喻有誤,豈不是貽笑大方、獻醜而已。故而虛構擬而文,莫非只為搏君一笑而已。

※※※※※※※※※※※※※※※※※※※※※※※※※※※※※※※※※※※※

楊玉環字太真,祖籍弘農華陰,後遷居蒲州永樂縣獨頭村。玉環幼年喪父,寄養於叔父河南府士曹玄德家;河南府士曹玄德專管皇族儀仗調度。

玉環生性活潑、不居小節又喜歡熱鬧,又拜叔父專管之便,不但常湊熱鬧,也進出宮中如家常便飯。

開元二十三年春,玉環年值十五,因堂兄楊洄與武惠妃之女咸宜公主成婚,受邀作公主嬪從,喜愛熱鬧的玉環正中下懷、欣然接受。咸宜公主公主一見玉環,便覺玉環很得己緣,兩人交談甚歡,並互為知己之交、以姊妹相稱。

喜宴中玉環穿梭席間,言歡、敬酒絲毫不讓鬚眉,直到醺醉方才作罷,胡亂找間客房醺醺入睡。

席罷、人散、更深。玉環因為宿醉頭痛醒過來,只覺腹內翻騰如攪,所以走到戶外水溝邊嘔吐。忽然玉環聽到有人在呻吟的聲音,聲音好像很痛苦,又好像生了重病,嗯嗯哎哎的又很曖昧。

玉環辨著聲音的方向走去,聲音越來越清楚,不但有女人的呻吟聲,竟然還有男人粗重的喘息聲。玉環越聽越是奇怪,漸漸走近聲音的來源,才發現聲音竟然是從堂兄新婚洞房裡發出來。玉環心想是不是新人倆也喝醉了難過想嘔吐,好奇的走到窗外,用手指戳破窗紙,踮著腳往裡瞧。

『嗄!』玉環一差點就叫出來,趕緊蹲下『唰!』一下,臉紅如火熱,心跳如急鼓。原來玉環從洞隙中看到,兩位新人正在行周公之禮,而且已經到了緊鑼密鼓的階段呢。玉環蹲下後滿臉羞紅,本來想走開,可是好奇心的催促,又讓她躡手躡腳的起來繼續往裡瞧。

只見堂兄跟公主兩人都是赤身露體、身無寸縷的;公主仰身躺在床上;而堂兄趴伏在她身上,臀部一高一低的動著,那些呻吟、喘息聲就是在這樣的動作中發出來的。其實玉環對這種事也是似懂非懂,只是隱約知道這便是夫妻敦倫,也好像聽誰說過,女的會很痛苦……玉環若有所思的想:『難怪公主會呻吟……可是公主看起來不像是很痛苦的樣子啊……』

玉環看到公主還一直把腰挺起來,讓兩人的下身互撞著,而發『啪!啪!』的拍打聲,只是兩人的下身看不大清楚,不過上身卻瞧得一清二楚。堂兄裸露著結實的胸膛,古銅的膚色因汗水而亮晶晶,咬著牙根表好像很嚴肅,一隻手撐在床上,另外一隻手卻按在公主的胸部。公主如玉的肌膚,跟堂兄烏亮的膚色,正好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玉環看到堂兄在揉搓公主的胸部時,不知名為什麼突然也覺得,自己的胸部有一點癢癢的,玉環不知不覺的也伸手揉著自己的豐乳,而且還覺得這樣搓揉還蠻舒服的。別看玉環年才十四、五歲,她的雙乳倒比公主豐滿,而且有一點點下垂,乳頭、乳暈也都比公主的大,這大概跟自己豐腴的身材有關吧!

玉環剛剛要進入陶醉狀態時,突然聽見堂兄跟公主兩人,同時發出急促的『啊!啊!』聲,玉環趕緊再瞧瞧發生甚麼事。只見堂兄竟然軟趴在公主身上,兩人都呼吸急遽,而且還不停輕微的顫抖。

玉環以為他倆發生甚麼意外,正想要進去救人,才又看到堂兄『呼!』呼了一口氣,慢慢的起身、下床,拿起床邊的布巾擦拭下身。玉環才看到堂兄胯下垂軟的一條,好像是「雞雞」;可是又不太像。玉環回憶著曾經看過小男生在小便,好像沒那麼大、也沒那麼黑,而且形狀也有一點點差異,所以不敢確定那是不是。

玉環看到堂兄又拿著布巾,回到床上幫公主擦拭下身,然後才吹燈睡覺。玉環覺得甚麼也看不到了,才又躡手躡腳的回房睡覺。玉環上床後才發覺下體竟然濕濕的,又好像癢癢的,遂把手伸到褲裙裡面搔著。玉環只覺得這樣搔揉陰部很舒服,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又說不出是甚麼感覺,只是繼續搔著、揉著……

古有吟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玉環這些偷窺動情的動作,卻被咸宜公主之親弟壽王李清,一一看在眼裡。

壽王李清今天算是妻舅貴親,也是上座嘉賓。在席間一初玉環,便對玉環之容顏玉貌、活潑大方別有鍾情。壽王今夜同樣也因宿醉難熬起床如廁,也覺得夜靜園中的空氣似乎特別清新,壽王李清置身其間,深呼幾口氣似乎清醒醒不少。

突然,壽王李清見得遠遠暗處中有人影晃動,似乎在尋找甚麼東西似的慢慢走近。壽王李清藉著月色端詳清楚認得是玉環,連忙隱身樹後,而玉環正在專注中並未察覺,自顧尋聲走著。壽王李清就這麼跟蹤著玉環,而在遠處看到玉環的窺視動作,心中便瞭然一切。待玉環回房後,壽王李清也如法炮製的在窗外窺瞧玉環房裡的動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12th, 2014 at 3:45 下午

[中國歷朝美女系列]貂蟬

without comments

漢憲帝時,三國之戰,孫堅戰死於襄陽。丞相董卓在長安得知消息得意非凡,心想:「終除心中大患,今後再也沒人跟他作對了。」

從此董卓便更加狂傲、無所忌憚,並自封稱為「尚父」,以皇上的長輩自居。凡是董氏宗親,不問老少,皆封公侯。又在長安城二百五十里處,築府建宮做為別邸,名為「媚塢」,「媚塢」的城郭構造型態皆彷長安城,有意跟朝廷互別描頭。

有一次董卓在宮內大宴百官,席中呂布(董卓之義子)向董卓一陣耳語,董卓邊聽邊得意的笑著,然後向呂布面授機宜。呂布立刻飛身撲向席間的司空張溫,一劍便斬了張溫,令在座的百官大大吃驚。

這時董卓笑著說:『大家別怕!張溫暗中聯合袁術,要對我不利,可是那糊塗的信差卻把信誤送到呂布家,所以……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司徒王允一聽便大大不安,因為他也是看不慣董卓專權跋扈,也有欲除董卓重振朝綱之意,只是苦無機會而已,今日又見董卓殺雞儆猴,豈有不惶恐之理。

※※※※※※※※※※※※※※※※※※※※※※※※※※※※※※※※※※※※

明月當空,怠光遍灑,司徒府花園裡一位女子佇立在亭台欄旁。

──這位女子藝名貂蟬。貂蟬本為南方人氏,幼年喪父,隨母投奔王允府上為奴,王允夫人見年幼的貂蟬很得己緣,便將貂蟬留為貼身丫環,並賜名為「貂蟬」(其本名無記載)。貂蟬雖名為丫環,實則王允夫婦視同己出,疼愛有加,並請師傅傳學授藝。所以貂蟬長大後不但是有天生之麗質、花月容貌,更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其是歌聲舞藝實令人讚賞、陶醉──

貂蟬平視著望向遠方漆黑的花圃,娥眉深鎖帶著憂鬱,隱隱約約彷彿有幾聲歎息。正好王允也為今天席間事件坐立不安,獨自漫步花園,忽然聽見貂蟬歎息之聲,就走進亭台欲問究竟。

『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裡?你有甚麼心事嗎?』王允關心的問著。

正在沉思的貂蟬忽聽人聲不禁一驚,回頭見是王允,隨即盈盈一拜:『向大人請安!……奴家並無心事……』

王允說:『那你又為何在此長歎呢?』

貂蟬回答:『奴家承蒙大人收留、授學傳藝,其恩惠並天比地,恐此生無以回報。今日又見大人赴宴回府後即心神不寧,眉頭深鎖。奴家猜想大人必有憂慮之事難以解決,而奴家力微又無法為大人分憂,故深深自責。』

王允一聽欣慰萬分,突然福至心靈,符掌叫好:『好!好!我有辦法了……』王允頓了一下,看著貂蟬繼續說:『可是……可是要委曲你了!』

貂蟬說:『大人之恩奴家即使粉身碎骨也難報一二,只要奴家能為大人分憂解勞,大人儘管吩咐,奴家決無怨言。』

王允便說:『好!跟我來。』

貂蟬跟著王允來到書房,王允突然向貂蟬叩首一拜,嚇得貂蟬跟著伏在地上顫聲連連:『……大人請勿如此……奴家受不起啊……』

王允不禁淚流滿面,說:『奸臣董卓專權跋扈,圖謀篡位,朝廷中文武百官皆奈何不了他。他又有一個義子姓呂名布字奉先,其人武藝高強、驍勇善戰,讓董卓有如猛虎添翼……』這時貂蟬摻扶起王允,王允繼續說:『他二人皆是貪杯好色之徒,我想藉助於你離間她們……不知你是否願意……』

貂蟬含淚拜倒,堅決的說:『奴家全憑大人吩咐,只是……只是……』貂蟬此時竟哽咽難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12th, 2014 at 10:40 上午

魔法師卡蒙 (1)

without comments

克羅西帝國建於幻想紀元1310年、那時拉瑟家族掌管著王權。

1383年帝國出現惡龍,全心為民的國王在權臣的反對下用王位與公主做
為屠龍獎賞。

1383年十月,聖劍持有者柯裡奧在飛望山與惡龍相遇,大戰三天後他終
於將惡龍殺死。因此他繼承了克羅西國王位,奧斯大陸最美麗的女人拉瑟·海倫
也成了他的皇后。

西邊尤凱帝國國王卡西托夫沒能娶到克羅西的公主,嫉妒之下,發動了兩國
戰爭,最終以失敗告終,並且於1384年抑鬱病逝。十二歲的卡羅德即位不久
便向克羅西帝國求和,降書上稱克羅西帝國為上國。善良的柯裡奧接受了卡羅德
的降書。

十年後,克羅西歡慶兒子十歲生日的時候,一夜間離奇死亡,妻子與兒子失
蹤。

1394年,克羅西國王柯裡奧死亡後,繼承人也消失了,全國陷入混亂之
中,柯裡世家與拉瑟家族為爭奪克羅西王權展開了內戰,最後老國王為了平息內
戰,與柯裡奧的弟弟柯裡斯攜手,將王權暫時由自己控制。

很多人以為是王宮的陰謀,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化裝成平民的卡羅德混入了克
羅西王城,在尤凱·卡蒙的傳送魔法下進入王宮,用父親留給他的黑暗之刃打敗
了聖劍柯裡奧,殺死柯裡奧後並綁走克羅西的王后和王子。

***    ***    ***    ***

尤凱·卡蒙是個家族沒落的皇族子弟,父親在卡西托夫那次戰役中死亡,母
親是來司洲普通富戶家的小姐,黑暗魔法師是他的職業。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遇到了國王。得知他是少數掌握瞬移的空間魔法師後,一
個計劃在卡羅德的心中擬訂好了。

這次突襲的戰鬥中,卡蒙的傳送魔法為這次勝利立下了不可忽視的功績,卡
羅德非常重視他強大的魔法,賜予其侯爵身份,職位為宮廷魔法師。

這就是帝都,帶著全家,卡蒙來到這繁華的都市。

侯爵府邸外面,西羅總管望著新到的主人頓時愣住,侯爵沒有大群的奴隸和
僕人,就一匹黑色的駿馬,後面一輛普通的篷車。

儘管有點驚詫,但卡蒙胸前的徽章證明了他的身份,西羅連忙迎上去禮貌的
鞠躬,「歡迎卡蒙侯爵到新府。」

其他的僕人聽西羅如此一說,頓時明白眼前的人就是他們的主人,於是上前
牽馬,並從篷車上迎下卡蒙的母親。

尤凱·卡蒙問著身邊的西羅:「你就是我們家的總管?」

「是的,我是您的總管、大人,你們現在可要參觀下自己的伯爵府麼?」對
於西羅的邀請,卡蒙看了下母親,目光詢問著她的意思。

「今天太累了、下次吧。」美麗的歐麗絲沖中年男人笑道:「西羅你說對嗎,
反正有的是時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7th, 2013 at 10:26 上午

肉蒲兵團(十一)

without comments

第十四章
萬頭鑽動,人人期待著欣賞武林至尊複選的好戲,卯初時分,武當派三清宮前的廣場便站滿萬餘人。
高臺上面擺著十六張椅子,椅上無人,只有空源子和兩位中年道士肅容站在臺上遙望著遠處。
沒多久,只聽一陣“無量壽佛”及“阿彌陀佛”自遠處傳來,沒多久,以少林掌門
明玄大師及武當掌門空靈子為首的九派掌門人行雲流水般出現了!
現場立即傳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及歡呼聲。
九位掌門人齊身上台之後,一字排開的向台下行禮之後,空源子立即依照他們入榜的順序請他們坐在椅上。
不久,“飛鷹真君”秦重陽得意洋洋出現了,現場之中,除了他的屬下吆喝之外,其餘之人皆冷眼旁觀。
秦重陽不在意的上臺,立即由空源子引導坐在第八張椅上。
沒多久,一位身材纖細的斯文青年來到台前,眾人正在暗詫之際,他倏地筆直射起身子,再平折落在空源子的身前。識貨之人立即喝采。
青年還禮之後,立即被空源子帶到十三號椅子坐下。
接著三位老者相繼上臺坐定了。
突聽遠處傳來一陣厲嘯,嘯音末歇,一頂八人大轎已經掠近廣場,現場不由起了一陣子騷動。那八名驕夫各個長得高頭大馬,年約四旬,身穿狼皮,怪的是,他們在這種酷熱的天氣扛轎,卻未見滴汗。他們將轎停在台前之後,只聽驕中傳出一陣哈哈大笑,銀影一閃,臺上已經多了一位三一旬左右的銀衣勁裝青年。
他長得身材高大,相貌威猛,那對濃眉配合炯炯有神的雙眼,朝臺上一站,立即令人沒來由的心寒膽顫。
他正是參加初選即大開殺戒的“蓋世少君”戚天彪,他朝坐在臺上的十四人及兩張空椅一瞧,立即冷哼一聲。
空源子忍住怒火道:“施主請到十六號椅上就座。”
“本少君為何要敬陪末座?”
“座位系依入榜順序所安排!”
“住口!憑什麼要依入榜順序安排座位,該依武功強弱定位。”
“未經決選豈知孰高孰低?”
“本少君穩居首座。”
“這……”
倏聽遠處傳來一聲:“哇操!少臭屁啦!”只見一道白影似閃電般疾射而來,現場立即響起轟天掌聲及喝采聲。
“雷煞來了!”
“酒王來了!”
“賽潘安來了!”
“喬大俠你好!”
來人正是喬武,他是聽從董源龍的建議延後登臺以保持盟主的身份,想不到他一出現就如此轟動!
他掠到台前半空之際,倏地刹住身子,然後轉向眾人拱手道句:“多謝捧場!”然後,向後轉“走”向臺上。
他這種“淩虛漫步”失傳絕技立即又引來一陣轟天喝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20th, 2013 at 10:02 上午

肉蒲兵團(十)

without comments

第十一章
黃秀珠突然被喬武封住櫻唇,全身剛覺一熱,立即被他吸吮得全身酥軟,心兒不由狂跳如雷。
鼻中不由自主的連嗯了兩聲。
他聽得受用極了,下身立即徐徐的旋轉著。
一陣陣酥酸,立即使她的胴體一顫。
她不由自主的扭了一下雪臀。
他對她能有此種反應,已經心滿意足,因此,立即加速旋轉下身,雙唇吸吮得更起勁,舔舐得更忙碌了!
她醉了!
她被這些五花八門的怪招陶醉了!
尤其洞中深處好似被一根火棒猛燙般既熱又酸,她若再不扭動身子,遲早會被燙化磨光!
她越扭動越疾速了!
房中立即傳出陣陣清脆的“樂章”。
突見他將雙唇朝她的右乳頭一含,立即急促的吸吮,她面對這種突襲,不由自主的“啊”了一聲!
“啊!”聲剛出口,她猶以為自己聽錯了,立即目瞪口呆。
因為,她方才聽了二姐的“胡言亂語”,實在替二姐暗覺難為情,所以,她決定自己一定要守口如瓶。
那知,方才卻繃出那句“啊!”她能不發怔嗎?
喬武偷偷的一瞄她的神情,心中實在欣喜極了,他的雙掌立即開始撫揉她的那對玉乳了。
別看她只有十七歲餘,由於“營養豐富”及修練武功,那對玉乳發育得不亞於二十出頭的姑娘哩!
喬武摸得興奮不已,下身旋轉更疾了!
她不由自主的又啊了一聲!
她窘得慌忙以掌捂嘴。
可是,經不起澈骨的酸及無窮的麻癢,她逐漸的以雙掌按著錦榻,不停的用力頂動下身了。
房中頓時熱鬧紛紛了!
黃秀碧在鄰房聽得滿臉通紅好奇的忖道:“三姐上回不是一直叫疼發誓不來了嗎?現在怎麼來得很起勁呢?”
黃秀玉卻含笑忖道:“武哥實在樣樣全才,想不到他居然能夠解開珠妹的心結,實在太好了!”
不過,沒多久,她旋又想起包霜夜昨天對她的“建議”,她的心兒立即轉為沉重,暗自為郎君耽心了!原來,她在將近九年與包霜相處之後,不但最得包霜之疼愛,而且,她也最瞭解包霜之心性。
昨晚,她在試穿禮服之後,包霜獨自入房,包霜贈她一面古玉佩,然後再與她面對面閒聊。聊著、聊著,包霜問她一個問題,那就是她會不會為了博取喬武的歡心洩露包霜易容為喬迅之事。她當然立即保證會終生保守秘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19th, 2013 at 5:59 下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