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亂倫’ tag

媽媽您別哭

without comments

我就讀於北安中學初中部二年級,今年十五歲,爸爸藤井龍一靠著媽媽娘家的關係選上了國會議員,媽媽紗夜子是有名的美女,三十五歲的她非但毫無中年女人的老態,反而因爲年歲的增加,更是成熟豔麗、嬌媚無比,肌膚雪白紅嫩,氣質高雅大方,神聖懍然不可侵犯。像媽媽這種美豔高貴的佳人,當初爲什麼會嫁給大她十多歲的爸爸,不說外人一直弄不清楚,就連身爲他們兒子的我也是如在霧中,就是不知道吶!

半年前,爸爸宣布媽媽又懷孕了,經過醫生檢查的結果,是個女嬰,也就是說我將要有一位妹妹了。爲何在三十五歲的年紀還要懷孕,他們的解釋是怕我太寂寞,再生一個孩子家裏也熱鬧些。

自從媽媽懷了第二個孩子後,爸爸就常常夜不回家,偶而回來也是喝得爛醉如泥,媽媽因爲懷孕的緣故,情緒上本來就變得較不穩定,爲此常常和爸爸吵架,有時甚至於把他趕到書房睡覺,不讓爸爸和她一起睡,爸爸本來就全靠媽媽娘家的社會關係才能當上議員,像這種小事他只有唯唯諾諾地不敢有任何異議,我看著爸爸這懦弱的表現,也真替他感到不是味道。

這天夜裏,爸爸又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只好幫著媽媽將他扶進門,媽媽因爲懷孕的關係,挺著大肚子不好用力,所以她只是在一旁幫我攙著爸爸的一只手臂,並且引導我行進的方向。在整個過程中,媽媽因爲靠近我身邊,讓我聞到了一陣醉人的香氣由她身上傳來,差點讓我使不上力地把爸爸放到地上,而媽媽的右邊乳房靠著我的手臂,因爲走動的關係,在我臂膀上磨擦著。雖然隔了一層睡衣,但是我可以清楚地感到媽媽的右乳非常富有彈性,堅挺飽漲地在我小臂上抖動著,這貨真價實的肥乳逗得我情欲高漲,一時興奮地兩腿間那支雞巴硬硬地漲了起來,光是用手臂觸磨媽媽的左乳已不能滿足我,所以大膽地調整手的角度,反過來用手背扶著爸爸的身體,用掌心去握住媽媽的左乳。

啊!好一顆飽滿結實的奶子,乳房頂端有一粒硬硬的奶頭頂在我的掌心,手感好舒服,暢快地讓雞巴更加粗長堅硬地頂在我的睡褲裏。媽媽的臉上整個都紅到耳根子去了,她也感覺到我在偷偷地撫摸她的乳房了,無意之間,她的右手忽然碰到了我胯下那根大雞巴,透過我掌心包著的乳房顫動的感覺和鼻息咻咻的吸氣聲,我可以斷定媽媽這時一定欲情激動,心旌猛搖著。這時的媽媽臉含春意,媚眼瞟了我一眼,小嘴兒顫了幾下,沒有任何表示。

我和她將爸爸放到床上的時後,已經累出了滿身大汗,媽媽看了我一眼,我怕她興師問罪,趕緊藉口說要去洗個澡,便落荒而逃了。

我沖完涼後,再從媽媽的房前走過的時候,竟然隱約地聽到一陣輕微的喘息聲音傳了出來,不久又變得急促了,我莫明其妙地興奮起來,直覺地感到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彎下腰湊著門縫偷看裏面的情形,只見床尾媽媽雪白的小腿輕輕地左右搖晃著,偶而她會在腳尖著力,翹成奇妙的弓字形,由於門縫實在太小,角度也不對,看不到她到底在幹什麼,我不顧一切輕推了房門,發出『吱!』的一聲輕響,嚇得我心髒都快麻 了,幸好裏面沒有反應,大概媽媽沒有聽到這個聲音吧!我拚命地控制著快要發抖的手指,將房門推開一公分左右,雖然是小小的一條縫隙,但也幾乎足夠我看清楚媽媽臥室裏絕大部份的空間了。

只見爸爸還是醉得沈沈睡在床上,但是媽媽的睡衣已經完全脫掉了,一只手在她胸前握住雪白的乳房,那受到擠壓的乳肌由五指之間露出,看起來肥嫩嫩的好不可口,真想趴在上面咬進嘴裏。看她用這麼粗暴的動作搓揉著乳房,應該表 示媽媽這時的性欲沖動很大了,相對之下另一只放在她兩腿之間的手,動作上就輕柔多了,只見那只手的中指好像輕輕壓著什麼東西,慢慢地畫著圓圈般旋轉著。從我站立的位置上雖然看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她的中指壓的一定是陰核,而且這時那小肉芽一定澎漲到了極限,對媽媽産生了非常大的快感。不是嗎?

只聽媽媽的小嘴裏泄出:『啊﹍﹍啊﹍﹍親﹍﹍親愛﹍﹍的﹍﹍』一心一意地活動她的手指,濕淋淋的黏膜受到中指的摩擦,那扭曲的指頭和黏膜旁鮮紅的嫩肉,構成一幅淫蕩的畫面,喉嚨裏發出騷浪無比的聲音,這情景這聲音,對我而言是多麼陌生和刺激吶!也成爲我這時最刺激快感的興奮劑,有誰又能知道媽媽獨守空閨的寂寞,現在她喊叫的是她心裏的真心話,我不禁對她這些日子來對爸爸晚醉不歸的態度感到同情了,沒有愛的日子對女人而言,尤其是在她懷孕的時候,更是讓她難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st, 2016 at 5:32 下午

邊緣

without comments

我覺得自己和媽媽在亂倫的邊緣掙扎……

我今年十七歲,和媽媽相依為命已經快七年了。

我第一次夢遺時做的夢就是和媽媽有關的,我記得的夢境是:我尿急,卻到處找不到廁所。在就快要尿褲子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廁所,其實就是一個茅草棚,我馬上沖了進去,掏出JJ就尿,卻看到媽媽就蹲在那兒,不知道是大便還是小便,我的尿液全部射到媽媽的胯下,但媽媽的胯下在夢醒后的回憶里卻是一片空白……

其實,春夢我應該做過多次,只是這夢印象深刻。[差不多兩年前]

三年前,媽媽經人介紹和一個男人交往過。我對那家夥的印象不好,但我知道,媽媽應該再婚。所以,盡管我不喜歡那人,對他還是很禮貌的,只是打過招呼后,我就會溜之大吉。

但媽媽還是沒和那人繼續,具體原因不知道。我只知道媽媽那天晚上回來就躲在洗手間里哭了,我一看到媽媽哭了就問是不是那人欺負媽媽了,媽媽搖搖頭,說等我大了就知道了。

過了幾天,我翹了半天課,約了幾個人在媽媽單位外等,希望抓到那人狂扁一頓。但等到媽媽出來時,那人才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我看媽媽似乎不願意和那人走,那人要伸手拉媽媽,媽媽才站在那兒和他說話,說著說著,那人又拉媽媽,我生氣了,幾個人一上去就要動手。媽媽大聲責罵我,我也大聲問媽媽:「他沒欺負你,你哭什麼?」那人還有點得意,我一個耳光抽了過去,「你TMD的給我滾遠點,再讓我看到你,就閹了你!」幾個朋友一擁齊上,拳打腳踢,那家夥就溜了……

媽媽很生氣,回家又哭了起來。但等到第二天,我又到媽媽單位外等她下班時,媽媽又沒事了,和我有說有笑地回了家。

就在上面說的那個夢以后,我開始用以前沒有的眼光看媽媽,覺得媽媽真的很有吸引力。媽媽的樣子雖然很一般,但身材卻很勻稱,沒有別的同學的媽媽那樣的水桶腰、小肚腩。

但我開始時真的沒有什麼實際的舉動。不完全是不敢,對著媽媽,我偶爾會有那種想法,但每次都會有深深的罪惡感,特別是在以媽媽為對象的手YIN以后……

就在今年夏天,又發生了件事……

那天,天氣很好。媽媽把棉被、毛毯和毛衣什麼的拿到太陽下面曬了一天,到了下午,把一大堆東西收回來,分門別類地疊好,放進壁櫃里。

我站在凳子上把媽媽遞過來的東西往壁櫃里放,媽媽在下面收拾,我從媽媽的領口看到了媽媽胸前雪白的豐滿,媽媽那天帶的胸罩是深紅色的,愈發顯得媽媽的皮膚白,我很快就起了反應,褲子里情不自禁地支起一個小帳篷,我窘得跳下凳子借口肚子不舒服,躲進廁所,等到情況好點后才出來,就看到媽媽站在凳子上,正在整理壁櫃里的東西。

我要媽媽下來,媽媽說還是她自己慢慢整理好,免得要找東西時不知道地方,我就站在媽媽身邊,一是幫手遞東西,二是起保護作用。

但看著媽媽扭來扭去的屁股,我又有點蠢蠢欲動了,這時媽媽因為夠不著壁櫃里面,就踮起腳來,還對我說:「扶一下媽媽……」我神差鬼使地就把手扶到了媽媽的屁股后面,我一扶過去,媽媽就驚叫起來:「你干什麼?」我一松手,媽媽正好轉身,就從凳子上掉了下來,因為本身凳子不高,我還在下面接住,媽媽沒有摔倒,但我的雙手在接媽媽的時候,又抓住了媽媽的胸口,媽媽的臉紅了,吱吱唔唔地,最后也卻沒說我什麼,我卻汗到死,一個下午心神不寧的……

媽媽的單位就在我的學校和家之間,去接媽媽得彎一段路,所以,我並不是每天都去接媽媽,但那天我又去了,因為下雨了……

媽媽和我共一把傘,走在雨中。媽媽緊緊地摟著我,我的個頭已經比媽媽高了,但我的手肘部還是在摩擦著媽媽胸前的豐滿,到家的時候,我的JJ已經硬梆梆地很難受了。媽媽的衣服也因為濕了一塊而貼在身上。我一進家門就脫了上衣,用毛巾擦干了身體。媽媽直接把菜拿到廚房,再回頭準備換衣服。我的眼光無意間又看到了媽媽,媽媽有點出神地看著我,我順著她的眼光就看到了自己的胯下,唉,又是一個小帳篷……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31st, 2016 at 5:26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哥哥和媽,我和爸爸

without comments

就這樣我和哥哥老公甜蜜地過了兩星期的小夫妻生活。在那段日子裡,除了出門買東西,我們哪兒也沒去,就算出門也都形影不離,在大家眼裡,就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天啊!誰說不是呢?我真是太幸福了。「哥我愛你!」

「老公我愛你!」

我的腦海中全是這樣的吶喊。我和哥在家的時候,我們倆都只有穿著小褲褲……嘻嘻!想也知道為什麼啦。哥和我隨時隨地都可能會愛愛一下,家裡的每個角落,從客廳沙發到廚房流理台、從臥室到浴室再到樓梯間,到處都灑遍了人家的愛液及兩人激情交融的香汗。有一次半夜,哥和我在陽台纏綿起來,由於是第一次露天做愛,哥特別興奮,人家當然也半斤八兩,才兩三下人家就對著滿天星光高潮了呢。有一天下午,我在房間看書,哥在客廳看電視。我走到客廳才發現哥竟在沙發睡著了。「電視都沒關就睡了,你這豬頭!」

我一邊小抱怨,一邊去幫哥關電視。走過哥的身邊時,忍不住盯著熟睡的哥一直看:「這是我最愛的人,我的好老公!」

想著想著,人家的下面不知不覺又濕熱起來了。看哥睡得這麼熟,突然想惡作劇一下,誰叫人家這麼愛你呀!

就是想逗逗我的好老公人家才會開心。我小心地拉下哥的小褲褲,馬上就看見哥的小弟弟和他一樣正熟睡著。我跪在哥的身旁,開始用人家溫暖又濕潤的舌頭舔弄小弟弟。哥的小弟弟在人家輕重有致的高超舌技之下很快就甦醒了,我當然二話不說,一口就吞了下去,含在口中又吸又吐,還不時用舌頭環繞著哥的香菇頭捲啊繞啊,弄得小弟弟在人家口中不斷彈跳,而人家的下面早已經濕到不行了。這時哥也被我吵醒了,開始發出喔喔的享受呻吟。我突然停止幫哥口交,把他的小褲褲拉回去,然後親了哥的嘴:「老公,午安啦!」

親完也不等哥說話,立刻跑回自己房間。過了幾秒鐘,只聽哥在身後喊道:「別跑,妳這小妖精!」

我不理他,自顧自跑開,只留給他一陣輕快嬌柔的笑聲。哥當然不放過我,直追進我的房間,假裝生氣對我說:「妳好壞!敢作弄老公!」

哥一邊說一邊向我走近,人家也只好往牆角一步一步退後,但是很快就落入哥的結實胸膛,被哥強而有力的雙臂團團抱住,無法動彈,有一根鐵棍子正抵著人家的小腹……完了,人家的蜜汁都多到開始沿著大腿往下流啦。「妳知道肇事逃逸是犯規的嗎?」

哥用額頭抵著人家的額頭,嚴厲地說:「看我不加倍處罰妳怎麼行?」

「唉呀!老公好可怕啊!」

我笑嘻嘻地回他。哥伸手往人家的聖地摸去,為了掩飾下面已經氾濫成災的愛液,我夾緊雙腿,彎下身去不給哥摸。誰知道人家越是抵抗,哥就越是百折不撓,一定要攻城掠地才行。人家只是個弱女子,怎躲得過哥的魔掌?終於讓哥的大手完全霸占了那片濕潤的平原。「妳看妳,原來都濕成這樣啦!」

哥淫笑地說。「哪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30th, 2016 at 5:25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父女浴室交歡的經驗

without comments

昨天(星期天)下午,我跟我女兒蜜兒在浴室裡痛痛快快地幹了一把。

這件事說起來真是爽!我們兩父女居然在大白天妻子都在家的時候如此膽大妄為!其實本來我是不敢的,以前我和蜜兒打炮總是選在深更半夜或者妻子都不在家的時候,謹慎得很;但昨天也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特別興奮(可能因為剛上過一個色情網站,受了刺激),褲襠裡的那根傢伙老是蠢蠢欲動的,幾次都把褲子頂成了小帳篷,我急不可奈地想插一插蜜兒的小穴去去火。

蜜兒剛剛睡完午覺,正在房間裡看書。我進去關上房門就要拉她上床。

你發神經呀?現在是白天,媽咪在隔壁呢!蜜兒很吃驚。前天晚上我才和她做過,兩個人從一點鐘搞到兩點半才休息,整整一場電影的時間。她實在想不到才一天沒做我就這麼急著想要了。

急什麼嘛,晚上吧。蜜兒輕輕把我推開,看了我一眼,笑著說,我又跑不了,你那麼猴急幹嘛?可我說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現在就想要。說著我又伸過手去摟她。

算了吧,媽咪都在家,要是被發現——哼!看你怎麼辦!好好歇著去吧,等晚上再說。

有什麼要緊的?她還在睡覺呢,現在不會醒的。我們快一點就好了,來吧,只要一刻鐘。

嗯,蜜兒想了一下,說,要不,去浴室吧?

去浴室?

對,那裡比較安全,萬一過會兒媽咪醒了也好應付嘛。要是她發現咱倆都不在,問起來我就說我肚子疼在上廁所,你到外頭去了,她一定不會懷疑的。

真是聰明的蜜兒!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對啊,關門上廁所總沒什麼好奇怪的吧?再說我的房間裡也有個衛生間,一般情況下妻子都不在外面的衛生間用廁的。真是個好主意!我一聽很高興,就拉著蜜兒輕手輕腳地進了浴室。

關上門之後,我迫不及待地去摸蜜兒的乳房和陰部,兩隻手一上一下,兵分兩路,直攻要塞。一陣手忙腳亂的胡揉亂摸,把她弄得渾身直扭,身子變得像棉花一樣酥軟無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7th, 2016 at 4:49 下午

熟睡的媽媽

without comments

我叫阿雄,22歲,家裡只有我媽和我兩個人,我爸是因為車禍而死的,所以夜晚就只得我跟我媽在家。我媽她是做名牌手袋的售貨員,叫ALDA,衣服穿得很新潮。我亦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小萍,她的穴都是讓我上,一個星期上她三次,做愛對我來講無甚特別。

我知我是變態,我好想跟我媽做愛,我媽樣貌不但不醜,而且還很漂亮,講話輕聲細語,聲音好嗲,細皮嫩肉,對我都是吸引力。她身材好正點,雖然對波小小,但是都有34寸,她的腰有28寸,有個小肚腩,屁股有36寸,好圓好有肉。她平時喜歡穿緊身衫褲,緊迫出她對乳房,緊身褲好貼身,前麵條縫明顯把內褲扯緊到分開兩塊,圓卜卜。本來她是要引誘外面男人,怎知連我都引誘,在家我好留意她,我會偷看她的乳房和那雙大腿,大腿盡頭被條內褲包住小穴,我好想吸一吸。

平時我媽在家都很隨便,甚至可以說放任,穿裙子她一定走光,又抬高只腳涂腳甲油,一走光,讓我看到都不知,媽媽不知我看到撐帳篷。有時沖涼之後沒穿胸罩,那粒乳頭忽隱忽現,蕩來蕩去,真想一手握去。平時下媽媽去沖涼脫下內褲,她不會馬上洗,通常和其他衣褲放在一齊,隔天再洗,我會去把媽穿過的內褲聞一聞,一邊吸嗅那泛黃的尿漬,一邊幻想媽的小穴,一邊自慰。內褲尿漬有時已經乾了,黃黃的一沱,聞一下有尿味,腥腥的,舔一下鹹鹹的、由乾讓我吸到濕,滑潺潺、黏呼呼,每次我都好興奮,白帶漬也差不多讓我舔吸落肚,我心想:「讓我舔我媽的小穴,舔那大陰唇、小陰唇,吸那粒陰核,噢!尿味、白帶味、淫水穴水味,啊!真過癮!」

我在干小萍的時候,我都會幻想那是媽的小穴,「臭穴,乾死妳,插死妳,美穴、賤穴,我插死妳!」慢慢開始,我就去偷看媽媽沖涼,嘩!原來媽她是無毛白切雞,是白虎女。「媽,妳的皮膚好白好滑!」有幾次看見她在自慰,用隻手指去摳弄穴那粒陰核,又摸乳房,那個樣子淫蕩要命,咪起雙眼,依依哦哦。「死賤穴,穴縫想找根屌插那個穴哩!好,等我找個機會幹爆妳的穴!」

我在想,這樣下去不是辨法,(旦家雞見水)俗語(貓甲鹽春慢死)台語。把心一橫,有一晚,我放了三粒安眠藥到鮮奶中給老媽喝,我想到可以摸老媽的小穴、她那對乳房時就興奮極了!

等到半夜我走入老媽房中,看見老媽睡得好沉,我走到床邊,慢慢揭開張涼被,我見到老媽穿著睡裙,包住成熟的身體,當時我的心卜卜直跳,就快可以看到老媽的身體、摸到她的小穴了啊!

我開始由裙腳拉上,慢慢看到雪白的大腿,大腿盡頭見到粉紅色小到不能再小的內褲,隱約見到小穴,我用鼻去聞,好熟悉的穴味,我慢慢用雙手去脫下她的內褲,噢!老媽的小穴就在我的眼前,穴味讓我好興奮。我掰開老媽雙腳,看到一塊好漂亮的穴,大陰唇好肥,那穴縫夾得好緊,我用手指撥開那條縫,見到小陰唇中有個穴孔,還有那粒在小陰唇上面的陰核,嘩!好漂亮呀!雖然穴孔兩邊陰唇是深紫色,但是怎個穴都好正點,我伸出舌頭去舔、去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9th, 2016 at 8:08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無盡的母愛

without comments

那天晚上我和媽媽睡覺時,為了報復她,我故意從背後和她挨得很近,有時候還用我的小雞雞貼在媽的臀部上,只不過那天晚上媽沒有任何反應;隔天晚上我當然繼續行動。現在我還蠻佩服自己,當時雙手那麼不便,我竟然還有心思搞這個。

提到姊,其實我跟姊不算很親,但也不能說是生疏,因為我們的年紀相差太大,彼此之間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聊。她放假在家不是跟她朋友出去逛街,就是躲在房間裡跟她男朋友講電話,沒有談過戀愛的我,那時很難明白兩個人怎麼會有那麼多話可以說?但是整個暑假姊還真的幾乎天天跟她男朋友聯絡。

不過她在房間裡講電話也有某種好處,這讓雙手已經復原的我,晚上就寢前可以摸到媽房間裡去,姊也不知道。媽雖然沒有把我趕回我自己的房間,不過姊在家她還是比較小心一些,幾乎都不讓我有任何踰矩的行為。

出於調皮或是某種報復,我開始大膽地在姊面前用嘴調戲媽。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要出門,在我穿鞋的時候,姊看了看我的腳說:「看你也不是很高,沒想到腳這麼大。」我沒有反唇相譏,反倒轉過身用眼神盯著媽的胸部說:「媽的才『大』呢!」可是不明究裡的姊看了看媽的腳說:「不會啊!看起來跟我的差不多。」我向媽擠了擠眼說:「嘿,我敢肯定媽的比妳『大』。」

從頭到尾媽都假裝沒事一般,可是才等到姊走出門,媽就趁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又賞了我一個白眼。諸如此類的戲碼不時地上演,直到姊回學校宿舍為止。

姊回去後,日子回歸平復,晚上跟媽睡在同一張床上還是繼續騷擾她。媽有時候會翻過身來強裝嚴肅的叫我不要胡鬧,可是有的時候她又似乎完全不在意,隔天早上依然和我有說有笑。

有一天,我故意用從電影裡學來的那種情人式的擁抱來迎接剛回到家的媽,我用才痊癒的左手和剛拆石膏的右手環繞著她的身體,讓我的胸壓住媽豐滿的胸部。媽因為我剛拆石膏的緣故,沒有怎麼掙扎,更重要的是她並沒生氣,只說了一句:「別抱這麼緊啦,媽都喘不過氣來了。」

從那時候起,除了就寢時的騷擾之外,我開始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起媽的豆腐來了。國中剩下的兩年裡,有時媽的情緒不好又或者非常好的時候,她都會親親我的額頭,也讓我親她的臉頰;我發覺她生悶氣的時候,如果親她或抱她一下會讓她緩和不少。

升高中一年級時,我和媽媽一起進行了一次大掃除,事後媽媽高興地親了我一口。照慣例我會回親她臉頰一下,可是我卻親了媽媽的嘴唇,她顫抖了一下,瞪了我一眼後說了一句:「死小孩,竟敢吃你媽豆腐。」之後就走開了,這次她也沒有真的不高興的樣子。

之前說到從國中開始,為了安慰媽,我一直睡她床上,這個習慣除了會在姊回家過寒暑假偶爾被打斷之外,平時是風雨無阻的;況且有時候媽也會讓我摟著她睡,甚至高興時會讓我親她的脖子或搔她癢,所以我瞭解媽其實一點也沒有受不了,又或有要趕我回自己房間意思。

至於對媽色色的騷擾,則在她那些無效的警告下變得越來越大膽。記得有幾個晚上,等媽睡著以後,我會把手偷偷放在她的胸部上,輕輕地握住媽的胸部,有時則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其中媽媽只醒過一次,她把我的手從她胸部上移開來,轉過身來敲了我頭一下就又睡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7th, 2016 at 5:21 下午

那一次誘父的經歷

without comments

十六歲,是叛逆,也是尋求歡愉與刺激的年齡。

有時候,我根本不能解釋這發生在我身上的改變。我喜歡打扮自己,心裡想著卻是一個離我最近,也最遙遠的男人,我不是厄勒克特拉,但有時看見他與另一個女人親密時,卻忍不住妒火。我開始學會偷窺,紀錄著他與她做愛的頻率、步調、姿勢,我想變成她,卻又不想跟她一樣。

「妳愛他,即便他是你的爸爸。」

「是的,我確實愛著他」

於是,感情最大的悲哀莫過於,聽著男人說著原先本屬於對自己說的話,卻對另一個女人說著,而那女人,是自己的媽媽。

回想原先屬於自己的快樂僅只能於一種不可言喻的關係,女孩有點氣餒,每次午夜夢迴,她總期待男人如之前一樣進來,撫吻著她的臉頰,然後偷偷地掀起她的棉被,將他的那粗大的陰莖插入自己的陰道……

我記不得是那個晚上了,那天,我一時興起,看著從朋友借來的A片,直視著黑人那粗壯的肉棒在女人的陰道裡快速抽插,我慢慢地張開雙腿,露出自己的陰戶,讓自己左手用力搓揉著堅硬的乳頭,右手摳弄著自己的屄,進進出出的好像想挖出什麼東西來,不自覺的扭動著屁股配合著手指的抽插律動,口中開始呻呤了起來。

當指尖帶給自己滿足地快感後,自慰的高潮下獲得了她三個月來短暫的滿足。在椅子上休息了一回後,帶著疲累感,全身赤裸的倒躺回床上,突然生出一個主意。

算算時間,這大概快到爸爸來例行查房的時候了,我突發奇想,如果爸爸看到我裸體睡著,不知會怎樣反應?帶著一種期待雀躍的心情,等待爸爸查房。就在這時,房門的球狀把手開始轉動。

「咿呀~哢嚓」爸爸來了!我立即把正在捫弄陰核的手縮回放在身旁,將眼閉上,將棉被夾在兩腿中間,假裝已經睡著的樣子。我聽到房門開了,我眼微睜一線偷看動靜。爸爸沒有像平時一樣,立時離去;他站在門口,向我凝視。片刻後,進入我的房間來,站在房中央。

心裡想著現在是個好機會,我假裝翻身,讓我的雙腿原分開的,呈現「大」字形的睡姿。在小夜燈的光影裏,他應可清晰的看到我的整個陰戶。在我的記憶裏我想不起他曾看過我的裸體,自我懂事以來我從沒有讓爸爸看到我的乳房或陰戶。他移近至我床邊,這時我可看到他的褲襠前襟已如帳篷似的頂起。

「God!真美!」他的聲音極其輕微,只有在很近距離裏的我才能聽到。他就這樣站在床邊,向我凝視了幾分鐘。我的秀髮過肩,棕褐色帶有閃燦的金光;正在發育的乳房雖不不算豐滿,但卻是圓鼓鼓的;陰阜上有幾絲稀疏淺褐色的性毛,陰戶其他部份則仍是光溜溜的。這時不知怎的,我的乳頭竟已自動發硬,站立了起來,陰戶中也已滲出一些淫水。

我希望爸爸不會察覺到我的陰戶已這樣的潮濕。

他慢慢的退後,轉身走出房門,然後把門輕輕關上。我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下來,但卻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覺。我內心希望他會有所動作,不僅只是站著呆看不動。待門一關上,我的手便立刻回到屄縫裏,迅快的撥弄。想起爸爸看到我的裸體,他那胯間的陽具竟會馬上勃起,我內心十分興奮,瞬間我便達到了前所從未有過的高潮!我幾乎要大叫出聲,但終於極力忍住。

只剩喘息「嗯……嗯……啊…」的氣音。

「我明白不可以這樣……我是怎麼了,越是這樣想……嗯……手越不聽使喚……啊……不行了……我要停止……不行……啊……要高潮了……啊……來了……高潮了……」

高潮慢慢過去,我躺在床上靜想,不知爸爸的陰莖是什麼模樣?從他褲襠被撐起得那麼高的樣子,他的陰莖一定很粗大,有那個黑人大嗎?我不禁將右手中指插進陰道中。我的處女膜在我去年用月經棉柱時已受損破裂,當時曾少許出血,有點兒痛,但隨後就好了。我用手指進出抽插了幾次,幻想著那是爸爸的陽具,但手指細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來。我想要的是一根較粗大的東西,或是真的男人陰莖。但我並不想要別的男人的陽具,我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

早上起來,爸爸像平時一樣替我做了豐美的早餐。初看到他時我覺得有點羞澀,但過了一會兒就好了,恢復正常。早餐後,和平時一樣,爸爸先行離去上班公室,然後我就出門搭乘校車上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5th, 2016 at 5:17 下午

父女春宮圖

without comments

我楊磊今年36歲,剛離婚,目前在一家IT公司上班,前妻因為與外籍老闆赴美捨下我和女兒而去。女兒楊蜜今年15歲。剛好初中畢業,以前一直在外婆家鄉中學住校,所以與我有親情但不太親密。前妻離開後,我想要不女兒就到深圳來升讀高中,也正好可以有個照應,於是跟前岳母提了一下。沒想到前岳母跟蜜兒一說,蜜兒立即答應了。說不日就收拾行李從老家過來。

三天後,蜜兒到深圳了。見面的時候,蜜兒的皮膚很白,加上以白色的連衣裙,越發襯托出她的清純來。蜜兒看到我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謝謝爸爸來接我」。我說「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趕緊回家洗個澡了休息吧,坐了一天的火車,肯定累壞了。叫爸爸太見外了,叫我爹地吧」。

吃完飯後,蜜兒收好行李便出來,見我還忙還在忙,過來問我「爸……爹……爹地,有什麼要我幫忙收拾的嗎?」

「嗯,都收完了,你也早點去洗澡了休息吧!要不要我幫你燒點熱水?」

「不用了,天氣熱,用冷水洗就可以了!」

「那行吧!洗了早點休息,肯定累壞了!」

說完拿著衣服睡衣就進浴室洗澡了,我坐在沙發聽見浴室裡麵的水流聲,不禁想起蜜兒的清純。蜜兒洗完出來了,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卡通睡衣,但我一眼便望到裡麵也沒有穿內衣,一對小乳房若隱若現的晃動著,我盯著蜜兒看了好久才恍過神來,蜜兒看到我的眼神,並沒有生氣,反而臉紅了。

自從看到蜜兒出浴後,每天我看蜜兒的眼神都不一樣了,總感覺泛著青光,蜜兒可能也覺察到了什麼,總是會逃避我的眼神,但是我仍然每天都坐在沙發上等候蜜兒出浴的場景。連續幾個晚上,我都輾轉難眠。時不時會想到那粉紅色的蕾絲睡衣下的乳房,雖然不大,但形狀卻很美,尤其加上那纖細的小蠻腰、平坦的小腹和一雙修長的美腿,每每想到這些的時候,就會YY起來,想像著她用那雙長腿勾住我背後,在我的衝刺下婉轉呻吟的情景時,小腹裡就不禁升起一股熱流,褲襠忍不住好像要爆炸一般,我發誓要得到她,慾望的洪流幾乎將我淹沒,於是我決定展開我的計劃……

晚飯過後,蜜兒在她房間上網的時候喊道「爹地,電腦最近開機好慢哦,是不是出了問題?」

我過去說「哦,可能是係統垃圾太多了把,等我洗完澡了,清下係統垃圾應該就好了」。

「那行,等會你幫我弄弄吧,不然電腦反應慢,我用起來不方便!」蜜兒說道。

洗澡的時候,心想今天晚上,蜜兒你就乖乖的做爹地的情人吧!

穿著大褲衩進門,看著蜜兒正在看電影,笑個不亦樂乎。

「蜜兒,在看什麼電影了,笑個不停的?」我裝作不在意的問她。

「嗯,看韓劇捏,爹地,最近越來越慢了,你快點幫我看看是怎麼回事。」蜜兒回答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2nd, 2016 at 4:56 下午

我與妹妹快樂的暑假

without comments

想到在大家放暑假的時候,我竟然是和我的雙親在一起。你問我爲什麼會這樣子?其實我原本打算好要和兩個同學一起去玩個痛快的,不過卻沒有成行。沒去的理由很簡單嘛,還不是錢花光了。

好吧!短短的一個暑假很快就會過去的。我的雙親則是選擇帶我們到山上的湖邊去渡假,他們很喜歡那個地方,因此在那裏的湖邊買了一個漂亮的小別墅。而且不騙你,這個別墅的旁邊竟然還附贈了一個小小的船塢。其實如果想要一個人享受甯靜,一個人劃船是與世隔絕的好方法,可惜小我兩歲的妹妹也一起跟來了,她總是纏著要我劃船帶她去湖中間玩。

她真的煩死了!我警告她,要是她再一直纏著我的話,等我把她帶到湖中間後,會把她丟在那邊,然後自己一個人回來。不過我的雙親可不這麼想,你也知道他們會怎麼撈叨。

拜托喔~~她可是你妹妹耶,你這個哥哥是怎麼當的?

好吧!既然這樣,我還能有甚麼選擇呢,隻好帶她一起去了。

雖然說事情並不是那麼的糟糕,不過……我就是它媽的不爽!

直到有一天,事情有了轉變。

那一天早上湖裏天氣還算不錯,因爲山上比較高的關係吧,湖麵有些霧氣。而且告訴你,這個湖還算滿大的,所以我甚至無法從湖的這頭看到湖的另一邊。雖然我百般不願意,但是也沒有生氣,畢竟我還滿喜歡劃船的。

小茵就是那個小我兩歲的妹妹,正趴在船頭試著去曬到一些太陽。她的皮膚曬得紅透透的,也沒有搽防曬油或乳液之類的。她已經盤算好,等我們劃到湖中間後,她要跳到湖裏遊個痛快,所以呢!她今天穿了一件高腰的三點式泳衣,誘人的曲線展露無遺。

不過,也許是她之前老是更換泳衣的樣式,所以你可以看她的皮膚在太陽曬過或是沒曬過之處,顔色大大的不同,感覺她就像個剛擠出來的草莓冰淇淋,一塊紅一塊白的,當然還摻雜巧克力的顔色。天啊!她的膚色看起來一片紊亂。

終於劃到我最喜歡的湖中間,我把槳收好,靠在小船的一邊,打算好好的放鬆一下,忍不住看著仍然趴在船頭的妹妹。

小茵你快要曬傷了,我拿一些東西把你蓋起來。

她搖了搖她紅通通的臉:不要管我,我打算把皮膚曬成古銅色。

嘿,我有沒有聽錯?

你不可能曬出古銅色的顔色啦!我看喔,你活像一棵聖誕樹還差不多。我接著說:你沒看看自己的身體,一條一條,亂七八糟的。

她看了看我,挺起了胸部,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你可以想像,當她挺起胸部時,那兩顆奶頭的輪廓是多麼凸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0th, 2016 at 4:53 下午

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搞

without comments

我的名字叫張偉成,家住台中,今年二十一歲,高中畢業後,由於沒有考上大學,所以十九歲就提早入伍兵。退伍後由於父母的鼓勵,也一方面覺得應該再拿個文憑,比較好找工作,所以北上台北,白天上補習班,晚上則借住姐姐家。

姐姐叫張佳雯,今年二十七歲,說起我那個姐姐,從小性情就文靜,清秀可人是她給人的印象,五專畢業後就在私人公司擔任會計工作。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長髮披肩,皮膚白皙,再配上34C的胸部,修長的雙腿,加上富有彈性的臀部,不知道是多少女性夢寐以求的身材。平時上班,姐姐總愛穿著著套裝,十足的女人味,總叫我著迷。

小時候,我總愛溺在姐姐身旁,姐姐常說我是跟屁蟲。隨著時間過去,姐姐三年前上台北工作,與姐姐見面的時間變少,加上我去當兵,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是我相信我跟姐姐的感情,不會因為這樣就疏遠,姐姐在一年前嫁給姐夫,姐夫因為公司最近在大陸設廠,所以常要至大陸出差,家中只剩姐姐一人。所以,爸媽一方面希望我,就近有姐姐管教,一方面姐夫也希望我可以給姐姐作伴,這樣生活上也有個照應。

那天剛好是禮拜日,我與幾個同學出去玩,本來要去基隆和平島玩,由於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點多就回來。我回到家中沒看到半個人,也就回房睡覺,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來已是晚上八點了。

這時我覺得口渴,來到廚房打開冰箱拿了汽水,就咕嚕咕嚕的喝光。這時,我聽見姐姐的房裡傳來聲響,我直覺以為是小偷,順手拿了根棍子,輕輕的走到姐姐的臥房門口,聽到裡面傳來男女一陣一陣嘻笑聲……我耳朵貼在門上聽。

原來是姐夫回來了,姐夫說:「老婆你想不想我。」

「老公當然想了,你不要一直摸人家嗎,你在大陸有沒有跟別的女人亂來?」姐姐撒嬌的說。

「當然沒有,我日夜想的都是你的身體,你的奶奶,你的小蠻腰,你下面的……」

這時我有點好奇,趴在地上由門縫往姐姐房間看,我看到姐姐正赤裸的坐在床上,姐夫則仰臥躺在床上,他們下面身體連在一塊,姐夫雙手握著姐姐尖挺如筍般的乳房,上下不停的撫摸,而姐姐的口中則發出不斷的呻吟:

「哦……老……公……太……棒……了……快……快……用……力……啊……啊……我……快……高……潮……了!」而姐姐的臀部則不停的前後擺動。

過了一會,姐夫一個翻身將姐姐壓在下面,將姐姐雪白的屁股抬高,雙腿抬到肩膀上,用他的肉棒強力的撞擊著姐姐下面,烏黑陰毛包覆的陰穴,經過一、兩百下的抽插,姐姐的臉頰上發出紅潤的光彩,姐夫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在一陣抽慉下,氣喘吁吁的緊緊的抱在一起。

對於毫無任何性經驗的我來說,第一次看到男女交媾的畫面,著時震撼了我久久不能釋懷。我起身趕緊回到房裡,我躺在床上,腦中不斷浮現姐姐那美麗的胴體,尖挺的雙峰,粉紅如嬰兒般的乳頭,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膚。手不由得的握住我下體的肉棒,堅挺如鋼的肉棒不斷的上下套弄,腦中幻想著我那白天端莊賢淑,清秀佳人的姐姐;晚上在床上卻此如風騷的、猶如蕩婦的姐姐。我手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在一陣又一陣酥麻後,我的龜頭射出了濃黏白稠的精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17th, 2016 at 4:43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