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交換’ tag

交換游戲中老婆讓人白玩了

without comments

阿明是我在澳洲工作那時的哥們,彼此無話不談。阿明和妻子結婚快十年了,之間的感情很好,在朋友的眼裡他們是規規矩矩老實的人。結婚的這些年,家庭生活趨於平淡,生活總像少了些鮮活的東西。半年前,阿明接觸到一些交換的文章,覺得很新奇,拿給妻子看,開始怎麼也不能理解,時間長了漸漸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心裡覺得很刺激,夫妻倆經常到網上看相關的圖片和報道,上網聊天與陌生人談論性愛。在網上認識了不少人,彼此談得還算投機。慢慢地,妻子也會和網友說些相關的話題,這段時間他們的夫妻生活也因此而活力四射。

有一天,在無比快樂的愛後,妻子睜著美麗的大眼看著阿明的臉,半開玩笑的說“我們也來玩交換!”妻子的話好像說出了阿明渴望已久的事,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阿明找遍各網站和論壇,在一個社交網站的群組裡看到一個叫夫妻交友的,這個夫妻交友的群組有好幾百人。倆人在群組裡選了一個叫大哥的人攀談起來,感覺到了對方比較真誠,條件相當,素質不錯,而且兩個城市很近,不會留下什麼麻煩。幾次接觸下來,雙方感覺都挺不錯,互留電話,只是沒特別談到交換的話題,就是當作好朋友一樣相處。

阿明和妻子那陣子想到要交換時都很莫名興奮,枯燥的夫妻生活一下被改變了許多,彼此間又經常噓寒問暖互相體貼起來。

中秋節假期快到了,大哥想請阿明夫妻一起過去他那玩一天。正好阿明夫妻也很久沒有出去散散心了,就很高興接受了邀請。

行使在時速120公裡的高速路上,天氣不錯,夫妻倆心情異常的好,因為目的是一起散心,再是拜訪大哥(打算看一下是什麼樣的人),沒想到交換,所以阿明很輕松,很久沒有這樣放松了。妻子穿著一條普通的牛仔褲,襯托著活力,一件嫩綠色高領毛衫顯得臉色白裡透紅,渾身上下散發著光彩。

大哥在高速出口迎接他們,大家握手,寒暄象是很久不見的老朋友,大哥解釋說嫂子因事不能趕來迎接。說話間,帶著一絲驚喜打量著阿明妻子。進入市區,來到一家賓館,點了菜以後,嫂子也到了。細看兩人,大哥身材適中,很儒雅的樣子;嫂子身材高挑,職業女性的味道。阿明的妻子能喝些啤酒,就和大哥喝啤酒,阿明酒量差,就和嫂子可口可樂。四人談天說地,氣氛好不融洽。

吃完飯一起去唱歌時阿明還輕松得不清楚自己其實是要做什麼的,唱著記憶裡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大哥大嫂很親昵地對唱,也很開心。時間都這樣坦然地打發著,十一點的樣子阿明和妻子一起來到大哥家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25th, 2014 at 10:21 上午

我妻荔荔和朋友女友小琴

without comments

我妻荔荔(一)初見

我和我的女友同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職員,分別屬於不同的部門,只是我的級別比她要高。開始的時候我們都不認識,後來因為我的一位下屬的辭職,她被臨時調到我部門來幫忙。

那天我因為和客戶開會,回到公司時已經很晚,辦公室裡的人都已經下班走了,只有我的秘書還在工作,她身邊還有個美女,那高挑的身材,凸凹有致的身體曲線讓我不禁多瞧了兩眼。秘書介紹了之後我就讓她先回家了,畢竟是有小孩的女人,不需要她在公司裡面多呆嘛!

秘書走了以後,老總打電話給我,讓我明天早晨把報表送過去。我在秘書那裡找不到,心裡急的要命,打電話給秘書也打不通,因為時間緊迫,只好自己做了!我沒有注意到還有個美女在我這裡,一心只在做報表。

「你平時就是這樣拚命工作的嗎?怪不得你有拚命三郎的稱呼呢!」我猛然回過神來,「我來幫你做吧!」對於這個提議我沒有理由回絕,於是我們一起工作到第二天晨。

我們住的地方離公司都很遠,這個時候也沒有車了,現在怎麼過夜成了一個問題。我們有間休息室,裡面有張床,是預備給加夜班的人睡的。但是現在有兩個人,而且還是異性。想來想去,我還是讓她睡在床上,而我準備在我的辦公室裡睡。夜裡做了個春夢,很是興奮!

早晨醒來的時候,我竟然是睡在床上,而她卻不見了。看看手錶,只有7︰20,同事們都還沒有來。我到辦公室拿了自己預備的牙刷,正好碰見她正將早餐放在我的桌子上,回頭碰見我,很不好意思。

中午休息的時候,為了感謝她昨天的幫忙,我請她吃午飯,在餐廳她問我昨天睡得怎麼樣?我說很舒服,可是她卻有點很意外的樣子說我睡覺很不老實,還會打呼嚕。我疑惑地問她︰「我怎麼會在床上睡?」她低下頭,很不好意思。

下午快要下班的時候我接到指令,晚上又要加班,而秘書要去醫院看醫生,所以我又留下她和我一起加班。等到沒有人的時候,她問我昨天是不是做了個春夢?我很奇怪,同時也很不好意思,問她怎麼知道?她低下頭說,我昨晚居然把頭枕在她的胸口,還抱著她睡呢!後來她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說,她其實喜歡我很久了,這次調任是她主動要求的。但是不知道我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沒有,她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各位網友,看到這裡,你們一定要問我為什麼會這樣不知廉恥?但是情況的確如此,不是老弟我在吹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3rd, 2014 at 3:10 下午

換妻的喜劇

without comments

(一)

我叫李明,結婚一年,我的老婆叫蘇琴。她是我工作之後才認識的,我們倆
人談了兩年戀愛,情投意合,就結婚了。她身材苗條,兩隻乳房特別豐滿。今年
春天的一天,我下午下班回家後發現她一個人在家,正在看一封信。她發現我回
來後,慌忙把信收了起來。我問她是誰來的信。她紅著臉吱唔著,回答說是一個
老朋友。我當然不信,因為我對她非常了解她是個非常單純的女孩子,一撒謊就
臉紅的。

我沒有逼問她,因為各人都有隱私權,我在認識她之前就談過好幾次戀愛。
最讓我心動的一個姑娘叫小怡,我們倆曾經非常相愛,但是因緣差錯,她出國後
倆人交流慢慢斷了。我時常在夢裡和她相愛,但是我從來就沒有和蘇琴透露過一
次,我也不了解她以前有什麼經歷。結婚第一夜,我非常高興她還是處女,所以
我想她以前可能也沒有幾次戀愛。

那天夜裡我發現她心神不定,以為我睡著了,離開臥室,在沙發上想了好長
時間,長吁短嘆,我透過門縫看到她眼裡暗含淚水,心裡一動,猜想可能和白天
的來信有關。

第二天,趁她出門辦事,我找到那封信。一看之後,心裡吃驚不小,原來她
也有一段生死相許的感情經歷,她和她的一個同班同學談了五年的戀愛。看信裡
知道那人叫許志明,隱約從信裡猜出個所以然。

那個姓許的(我心裡醋意大動)在大四那年去美國留學了,而且還在美國結
了婚。最讓我心驚的,是他的愛人叫藍海怡,北京人。我以前的戀人可不是也叫
藍海怡嗎?難道真的是她嗎?再看之後,可嘆造化弄人,小怡的父親在美國開了
一家精密光學器械公司,非常有錢。沒錯,正是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交換女友 (7)

without comments

我一擁著阿雯,二話不說就將漲得發痛的陽具插入她的淫穴中。她亦相當配

合我的動作,當我一插入,她雙腿立即纏上我的腰。同一時間各人也已經順利進

入各女生,淫叫聲又再次響遍這小小的渡假屋。

在一遍呻吟聲中,阿雯一邊嬌喘著,一邊說:“阿豪,我……我好興奮啊!

不……不要停啊!你知不知道,剛才對於勝利者的獎勵是我提出來的呢!啊……

插大力一點,入一點,是……是這樣了,啊……來了……”

我也喘著氣問:“那……那又怎樣?”

她呻吟著說:“那是為你而設的,我知道你一定能夠勝出的。呀……再深一

點,插深一點!”
阿欣一面爽叫,一面附在我耳邊說:“原來你這麼厲害的,若你真能勝出,

我要你第一個約會我!讓我試試你的滋味!我很想嘗試不停地做愛45分鐘的滋

味!”

我望著她失笑道:“你這個小淫婦,居然斗膽偷聽我與我老婆仔的對話!”

她回應道:“你們就躺在我的身邊,說些什麼我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啦,何

需偷聽呢?啊……雖然阿發真的很大,卻沒有你插得我舒服啊!啊……再插大力

點!”她一邊在我耳邊說,一邊在我耳邊呵氣如蘭,有時更吹氣入我耳內,雙手

更伸到我的屁股上,有一下無一下的輕按著我的菊花圈。

我心中一笑,決定要教訓她一下。我學著日本色情片的動作,一面插入,一

面腰肢運力轉圈,並依《素女經》的教導,作九淺一深的抽插。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2th, 2013 at 10:41 上午

交換女友 (5)

without comments

說罷,已經整個人軟攤地上,而阿旗仍舊奮力做著抽送動作。

阿雯羞澀的道:“我才沒有你這般淫蕩呢!”

阿旗笑說:“看來不需阿發的大陽具也能滿足她哦!阿基你大可放心了。”

阿發此時苦著臉道:“那我豈非不能盡情享受阿君?”

我笑說:“那也不是沒辦法,我遲一些再教你!呀……”我慘叫一聲,因為

阿君很用力地打了我的陽具一下:“你想我死麼?教他把這麼大的陽具插入我裏

面。”

阿基此時放開了阿珠,走到我們身邊,向阿君道:“你遲些被阿發插不插死

我不知道,但肯定你將會被我插得欲仙欲死!”然後轉向我道:“阿豪,該輪到

我嘗一嘗班花的滋味了,我也想一嘗被子宮頸吸吮的滋味呢!”

阿君淒然道:“阿豪,你害死我啦!”

我哈哈一笑,將阿君送入阿基的懷抱,笑著對她說:“我怎麼是害你呢,剛

才被我的陽具插入子宮時,你不是興奮得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嗎?我是幫你發掘性

感點,讓你享受性愛樂趣呢!”

我說完後,起身讓阿基佔據我的位置,然後走去微笑著的阿珠身邊。背後隱

約傳來阿君的耳語:“我不懂。”

阿基說:“不要緊,我教你,遲些你也會像阿欣般純熟。”

我坐下擁著阿珠24吋的蠻腰後,望向阿基他們,原來阿基在教著剛失身於

阿發不久的阿君口交。只見阿君羞答答的把他的陽具含入口中,生澀的吸啜著那

仍軟趴趴的陽具。

我擁著阿珠蠻腰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攀上那對35B的豪乳。阿珠突然按

著我的手道:“你先回答了我的問題,我才讓你繼續!”

我呆道:“什麼問題?”

她的手仍按著我在她酥胸上使壞的手,但沒有推開,一本正經道:“你是否

與阿基夾計,今晚來玩弄我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1th, 2013 at 10:30 上午

交換女友 (4)

without comments

她羞羞的望著我道:“你壞呀,我不依……呀……”說話間,她已經用手抓

著我的陽具,把它引入我一直想得到的桃園洞內。陽具被陰道壁緊緊包裹著,緊

窄的程度,比我的女友更甚。

我在她的耳邊說:“你下麵好緊啊,插得真舒服,真羡慕阿發能天天把你插

爽!”說罷,更用力地抽插。

身下的玉人被我那幾下用力的抽插弄得秀眉直蹙,喘著氣在我耳邊道:“阿

豪,不要這般大力,我今次才第三次,受不了。”

我驚訝得停下了所有動作:“什麼?”

她雙頰升起了兩團紅暈,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裏道:“什麼什麼啊,人家今次

才第三次啊,聽見了沒有?求你不要這麼粗魯嘛,我真的受不了!”

我驚異的問道:“那麼剛才不是你的第二次麼?第一次在何時?”

她的臉更熱(因為此時她的臉正埋在我的胸口處,所以,我只能感到她的臉

在發燙,而看不到她的臉是否更紅。但我相信她的臉定紅得連太陽也失色),嬌

羞地嗔道:“你叫我怎答你啊?!”

我再用力地抽插了幾下,然後笑道:“你不答我,休怪我無情。”

她喘著氣道:“好啦!我答你就是,求你不要再這般弄我。我的第一次是在

昨天。滿意了吧?”

我驚訝的道:“阿發居然能夠忍到昨天才上你,真是奇跡!過程如何?”

她抬起頭直視著我道:“我只應承答你何時發生,沒有應承將過程講給你聽

(結果她也有把那次過程說給我聽,但那已是第二個故事,有機會定會與大家分

享,現在不在此細表)。況且我現在只想與你快樂,其他事我不想理會。再繼續

疼人家好嗎?”

“好,但以後一定要說給我知。”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你剛才不是說不

想的嗎?為何現在卻想我繼續疼你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交換女友 (3)

without comments

另一邊傳來一陣的浪叫聲。原來阿基已擺正阿珠的身體,雙手握著她的35

B豪乳,8吋的陽具一對正陰道口就狠狠地插入去。阿珠迎合著阿基的抽送,配

合著上下起伏,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淫叫聲。

我再次環顧四周(應該說是在挑選獵物),發現阿麗已躺在地上撐開雙腿,

雙手放在自己那仍在流著剛才阿力射過精液的陰道上搓揉,但顯然得不到滿足,

身體不安地扭動。

阿軍也看到此番光景,先一步爬過去,一手捉著她的足踝,將她拉近自己身

邊,跟著整個人壓上去,用舌頭頂開她的嘴唇,吻將下去。雙手也沒有閑著,一

邊搓揉著她那對32C的乳房,一邊撥開她陰唇上的手,將手指插入她陰道內攪

動。

可能阿麗真的太興奮了,竟一反平日矜持,雙手捉著阿軍的陽具,硬把它拉

往自己的陰道口。阿軍亦樂意滿足她,將8吋的陽具插入她體內。

隨著阿軍的插入,阿麗舒服得不停淫叫,雙腳更撐得高高,十隻腳趾像痙攣

般弓起,一看便知她已經進入高潮。阿軍在她身上不顧她死活的拚命抽插,隨著

阿麗一聲:“我舒服死啦!”跟著整個人軟軟的躺回地上,任由阿軍在她身上繼

續活動。她除了口中仍啍著歡愉的呻吟外,整個人真的像死了般攤在地上。

阿萍與阿君則坐得遠遠的呆看著屋中發生的一切。我慢慢的走過去,繞到她

們後面,伸出雙手一左一右的分別抄起她們的乳房搓揉。我終於得償所願,阿君

的乳房終於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左手順時針的搓著阿君的33C胸脯,右手逆時針的搓著阿萍的33B乳

房,兩隻食指放在她們的乳頭上撚弄。慢慢地我發現她們的乳頭已經凸起,口頭

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她們雙雙叫道:“阿豪不要,我不想呀……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交換女友 (2)

without comments

我雙手繞到她的屁股上,把她托起,然後盤膝坐起來,當著阿基面前鬆開雙

手,讓阿欣的身體趺下,陽具剛好套入她的陰道內,剌激得她尖叫起來。我亦同

時發現,阿欣的陰道原來是那種被稱做“名器”的陰道,其陰道壁重重疊疊,一

層疊一層,向上伸延,把我的陽具包得像在重門深鎖內,一下一下的把我的陽具

吸啜入內,我忘情得大歎一句:“好舒服呀!”

此時,我女朋友才從我的喘息聲中,驚覺到在她身後挑弄著她的並非我而是

另有其人。猛然回頭想知道身後的是誰,但阿基已搶先一步,一手掩著她雙眼,

一手按在她陰阜上,將她的屁股壓向他的下身,讓自己的陽具緊貼著她,並在她

的耳邊吹氣,詢問她:“你猜一猜我是誰?”

我女友極力掙脫他的懷抱,但被阿基按壓在地上。

她顫聲道:“你是阿基?怎會這樣?”

阿基把她拉起,從後擁她入懷,很安份的把雙手放在她的小腹處,在她的耳

邊訴說:“我很愛阿欣,她喜歡的事我從不反對,只要她喜歡,我就沒有意見。

她喜歡刺激我就讓她去尋求刺激。”他續說:“你看看他們,幹得多快活!我見

到阿欣快樂,我也會快樂。”

我女友望著正在瘋狂交合的我們,眼神有點迷茫。

此時阿欣正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在我身上像打樁機般在我身上拋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交換女友 (1)

without comments

我是個挺開放的人,曾嘗試過與好友交換女友的。

那次我與女友及一班好友到離島的渡假屋渡假,因為大家都是大學同學,所

以下午時大家也玩得很盡興,連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家踫踫撞

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飯後,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議玩撲克牌,輸了的要被罰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淺,加上班中(先說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

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給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過那天她也

有去……)早有傳言她喝醉後比平時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眾矢之的,更揚言

不准我代飲。

不知他們是否早有預謀,我連輸十多局,喝得有點醉。跟著的十多局也是我

女朋友輸。結果我女友因為見我喝得太多,不願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很快喝醉

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著了。

玩到後來,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議以分組的形式來玩,男女朋友一

組,先由男方玩,輸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脫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人提議要

玩激一點,除脫衣服外,更要讓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會,限時必須滿一分

鐘,而被人摸過的地方其他人不准再摸,男方倒過來亦然。為了增加難度,有人

居然提出第一個被摸過的地方,到第二個時亦不准再摸。在一番擾攘後,終於決

定兩樣一齊罰。

我首先抗議,不是因為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為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參賽。

於是有位女同學立即拿出濕毛巾替她敷面,結果她柔柔轉醒(雖仍醉得腳步

浮浮)。她聽到此提議後,雖然很反對(主要是因為她挺害羞的性格,但一到床

上……),但經不起我們的再三哀求,她終於答應了,況且我們也未必會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9th, 2013 at 10:57 上午

交換夫妻的肉宴3

without comments

**************************************************************************

第五章 甦醒的淫亂少婦

  可是圭子沒有遵守諾言,一郎沒有接到電話。

  一郎打電話給圭子也不在家,在電話錄音留話,也沒有的到回話。

  一郎感到不安,就去位於自由丘的公寓。

  圭子的房間大門上鎖,她的人不在家。

  向管理員查詢也不得要領。

  一郎無技可施。

  (是不是被她騙了?)

  看起來,圭子這個女人好像是老油條,會不會利用江奈企圖做什麼壞事?

  (難道說,江奈去找她這件事本身就是騙局。)

  一郎想來想去都往壞處想。

  (事情可能糟了……)

  就站在203號室發呆時,對面房的主婦提著菜藍回來,一郎走過去問。

  「你找飯岡小姐嗎?聽說是去旅行的。」

  「那麼,要去多久呢?」

  「不知道……」

  公寓裡的人,往往連鄰居都不認識,聽她的囗吻根本不知道江奈來過這裡。

  (一點辦法也沒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