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同性’ tag

185的蠱惑

without comments

過了一個漫長的暑假,新的一學期開始了。

提著三大包的行李,雖然腳步沈重,心情卻很輕鬆。今天,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開始,因為,今天是我唸研究所的第一天。我興奮地三步併做兩步向著男研究生宿舍走了過去。

我考上的這所大學位在南臺灣的一個小鄉鎮裡,硬體設備堪稱冠於全台,研究生宿舍就更不用說了!兩人一間套房式的格局,環境清新優雅,從窗戶望過去,還可以一覽無遺地看到整個學校的運動場,天氣好一點時還可以看到遠處的青山綿延。光看外表,一點也不會覺得這是學生宿舍,倒有幾分像度假山莊。

領了鑰匙,開了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左一右靠牆的兩張床,床尾各有一張L形的大書桌,不過,右半邊的書桌上已經擺滿了東西,想必是我的室友已經先進住了!沒差,反正左右邊差不多,稍做休息後,我開始整理我的東西。

大概是因為我的行李還不算多的關係,不到一小時我就整理地差不多了!室友一直沒有回來,一個人待在寢室還真是有點無聊。嗯...來翻翻室友的東西好了,心裡想著反正我又不偷又不搶的,翻翻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他衣櫃裡的衣服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運動服,看size可以推斷這個人大概是個彪形大漢,衣櫃旁那一排像是巨人在穿的運動鞋更加證明了我的推論。衣櫃裡除了衣服,還有羽球拍、網球拍、桌球拍和一顆排球,看樣子似乎是個運動健將。他的內褲花樣繁多,舉凡豹皮樣式的、子彈的、比堅尼的都有。輕撫著他的內褲,我不由得開始幻想,他正穿著它們時那英挺的模樣,雖然我還不知道他是誰。

他的桌上因堆滿了東西而顯得相當地凌亂,發票、零錢、原子筆丟得到處都是,我翻攪著他那亂七八糟的抽屜,試圖想找到他的證件或者是照片好讓我滿足我對他長相的好奇心,不過,翻了半天,除了一顆印章我比較有興趣外,其餘的對我來說都只是一堆沒有用的東西。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5th, 2013 at 10:47 上午

女同性奴「番外篇」

without comments

「噢……上國中了。」看著四周,人來人往,真無聊,「唉……」這時感到
上學的腳步越來越重了,踏進校門大概就是痛苦的開端吧……

  「……!!啊……!」

  「哎呀!……」

  「哪……哪個混蛋……走路不看……人呀!」痛死了,我的頭上大概一個包
了。

  「對……對不起……我遲到了……我……真的很抱歉……」女子爬起身來,
拍拍灰塵,撫著剛剛撞到的地方,想必也很痛吧。「真……的很……很抱歉……
啊!我先走一步啦……」說完便繼續奔向校園。

  「喂……」想罵罵她,但跑掉了,算了。

  晃晃走走,走到校門口,門已經關了,可惡……「哼,牆是用來做啥用的,
呵……」我翻了個身,啊哈,門口的門可以拆了啦,一點用也沒有。

  教室相當的靜,我從窗口瞄了一眼:「喔~老師來啦。嗯,我以為國中的老
師會有帥一點的,怎麼是個老女人?嗯……看來蠻討厭的。算了,翹了吧……」

  「花月薰同學!」老師眼尖的看見我在外頭偷偷摸摸,急步跑了出來叫住正
想溜的我:「妳是花月薰吧,來到這幹嘛要走呢?進來吧。」說著帶我進去找了
一個位子,要我去坐下。

  坐下後看了看四方,「咦……好熟喔,誰呀?」坐我左邊的女的,眼熟的感
覺,是誰呢?小學的嗎?

  只見她轉頭看著我,羞澀的點點頭,說了:「Sorry~~」

  「是妳!」我訝異道:「可惡呀,撞到人就跑啦,這樣做對嗎!」我強烈的
問著她。

  「嘿!花月薰同學,不要一坐下就說話啦,遲到還這麼多話。」被老師一連
串罵了一下。

  「喔……」可恨呀,真想衝過去打妳這老太婆一拳。

  我低聲道:「妳,等會兒到廁所。」那女的呆了一下,我再狠狠的瞪了她一
眼,她忙點點頭。

  「好,今天是妳們的開學第一天,我介紹一下,我叫……」喔……又是無聊
的一串介紹,今早太早起了,好累……

  「上杉……同學……我對……你……我……我很喜歡你……」

  「啊……這我……我……不知道耶……嗯……太突然了……嗯……這……薰
同學……我還是小學,我不知道耶……嗯……」

  「嗚……你不喜歡我……嗚……我再也不理你了……嗚……」

  「花月薰同學!!」

  別吵我……我失戀了……

  「花月薰!!」

  又叫,真煩耶,我生氣了喔!

  「別吵啦!!」我大叫了!嗯,安靜多了……嗯……誰在搖我?

  「嗯……妳是薰同學呀,妳……妳快起來呀!老師叫妳呀。」

  我睜開雙眼,發現一切都不對了,台上老師臉色還真難看,全班都看著我,
我……做錯什麼了嗎?

  「ㄜ……薰……薰同學……剛剛……老師叫妳……但妳說……說……」是撞
到我的女子搖我起來的,她一臉驚慌的樣子。

  「明芳同學,不用說啦!花月薰!妳好大的膽子,敢叫老師……好……妳!
出去罰站。」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2th, 2013 at 5:08 下午

女同性奴

without comments

女同性奴(一)

  「花月薰!花月薰,妳在幹嘛?」一陣急遽的聲音,把正在夢遊的女人叫喚
起來。

  薰晃了晃頭,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一位老女人,似乎在哪看過,可
是忘了……

  「啪!」教鞭打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花月薰同學,妳實在是太糟糕了。
妳……」薰已站了起來,也已經想到了,但腦袋裡還是昏昏的,老女人的嘮叨一
點也聽不進去,而且此時,自己也做了一個後悔的舉動。

  「啊……嗯……」深深的打了一個哈欠,打完後,看見眼前的老女人臉色鐵
青,越變越青了……

  「哈哈!阿薰,真有妳的,那老太婆被妳氣的又不知道掉了幾根頭髮了。」
叼根煙,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情,撥弄著被風吹起的頭髮,長髮掩蓋住穿滿耳洞的
耳朵,一臉未成熟的臉,卻說出老氣的話。

  阿薰蹲在一旁,看著自己吐出的煙霧,在空氣中慢慢的淡化,她沒有烏黑的
長髮,只有挑染的短髮,正在她臉頰飛揚著。

  「嗯……唉……我只記得老太婆最後的一句話:『出去罰站!』嗯……嗓門
真大子呀。」抽完最後一口,薰深深的吸一口空氣:「明芳,妳放學後要去哪玩
呀?」

  明芳遞去手上的煙,想了想,「一樣吧,妳要來嗎?」

  「嗯……看看吧。」薰站起身來,一手摟住明芳,嘴唇對上去,緩緩的用舌
頭把煙味送進明芳嘴裡,明芳也一手搭在薰的胸口上,慢慢的揉動著。

  「嗯……嗯……啾……噗啾……」兩個女的在天台上大膽的親熱著,毫不掩
飾的熱吻。「嗯~~呼……啾……啾……嗯……」

  「噹噹~~~」

  「啊~~討厭的鐘聲,難怪我會討厭這裡。」薰皺起眉頭,從明芳嘴裡牽出
一條細絲,輕輕的斷掉了,明芳笑著說:「呵……好像每個學校都一樣吧。不只
有我們這間國中是這樣的呀。走吧,不然老太婆又抓狂了。」明芳踩熄煙頭,拉
著不情願的薰,往教室跑去。下課的鐘聲總是特別慢,明芳和薰不等向老師說再
見,便溜到廁所裡,穿上預備好的衣服,正翻過圍牆時,一個男的站在外面,薰
又皺眉頭了。

  「上杉,你又來幹嘛!」一句不屑的問話,這男的支支吾吾的說:「啊……
薰……我……想……想……」薰不耐煩的揮揮手,騎上機車,「囉囉唆唆的,走
開啦,不要就是不要,你快滾啦。」不等回答,明芳已經在前面招手,要薰快一
點,並叫道:「再不走,教官會來的啦。」眼尖的薰已看到遠方轉角走來一人,
她手一揮,要明芳先走,回頭看著上杉,沉思一下,道:「先上車,快。」「但
我沒安全……」「快呀!」薰吼了一聲。上杉跳上車,薰趕緊轉車,朝另一方向
急駛而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2th, 2013 at 11:06 上午

同性之戀

without comments

同性之戀(一)

  喧鬧的城市,帶給寂靜夜裡一片生氣,路上的人不斷的走著,一處華麗的招
牌,閃爍著光芒,不少人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門口的小姐親切的招呼來人,來人點了頭,便向吧台走去,
正在裡頭調酒的年輕小夥子,走了過來,問:「先生,你要些什麼?」

  「謝謝,伏特加。」客人點起煙,緩緩的吐出煙霧來,酒保放下了酒在客人
眼前,好奇問道:「先生,我似乎沒看過您,您新來的呀?」

  客人點點頭,笑道:「是的,我是第一次來的。」

  酒保邊幫其他人調酒,也邊與此人聊天,當客人喝下第三杯的酒後,PUB
內客人增多,小夥子連忙工作,此時客人又陳默的在那吞雲吐霧。

  不知多久,這位客人身邊多出一位女性,獨自一人,她叫了杯酒,客人遞根
煙給她,女子接來,「妳好。」

  「嗯,你好。」

  「單獨?」女子笑了起來,看這位客人。

  「你想把我呀。」客人微笑著看著她,女子端詳一下此人的面貌,覺得此人
清清秀秀,皮膚稍稍白嫩。

  「呵……你保養的可真好,比我們女人還好。你多大了呀?」

  「我19,妳呢?」

  「呵……長你4歲,做什麼的呀?」

  「學生。」

  「啊……呵……那我不適合你呀。」女子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是個應召
呀。」這客人想也沒想,付了酒錢,一把拉住女子的手,便往外走去。

  「嘿……放…放手……」女子被客人帶出場,走到較無人的地方,女子掙脫
了客人的手,「喂!……你太……嗯…你的手好軟喔……對了,我不適合你呀,
你應該去找你們同年紀的呀。我比你老呀,而且你也不能給我什麼,我不做虧本
的喔。」她手撥弄著非亂的長髮,嬌豔的臉蛋,豐滿的身軀,透出媚人的姿態。

  客人不回答她的問題,說了一句:「到我家。」剛剛在PUB裡有些吵雜,
這回路上冷冷清清的。

  女子發現客人聲音挺清新的,「嘿,去你家。那先談條件呀。」

  「2萬。」

  女子愣了一下,其實她不是什麼應召女郎,她只是下班之後,沒事做,跑到
PUB喝一杯,沒想到竟碰到這種事,但也很欣慰的是自己竟被年輕的小子看上
眼,表示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

  「怎樣?」

  「嗯……這個……我其實…不是應召的呀……我…是一個上班族而已……」
女子緊張的說道。

  客人深思了一下,說道:「那…妳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只有今天而已。」

  女子想了很久,客人又道:「我……不會虧帶妳的。」

  「這……好吧。」

  客人高興的抓起女子的手,「謝……謝。」

  女子道:「但我還不知你的名字。我叫秀美,你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1th, 2013 at 5:01 下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北京故事3

without comments

 第 二十三 章

  藍宇還活著!他有了自己的生活!我這兩年來所有的恐懼、擔心、憂慮都是多餘的!我不用再受良心的譴責,我可以又恢復從前放蕩不羈的生活。他變了,和以前我認識的藍宇不一樣了,他看我的目光不再是憂鬱、迷戀、欣賞。他謹慎地觀察我,還帶著點玩世不恭。他早已不再屬于我了!!

  我手裡拿著他的名片,上面寫著『大和』建築建材公司,業務代表,藍宇。我能做什麼?我還需要再找他嗎?我這麼想著,手卻不自覺地拿起了電話。在我尋呼他不到一分鐘後,電話鈴聲響了:

  “請問誰呼2345566?”他說。

  我辦公室的這部電話他打過四年多,現在他居然問我誰呼他!!我的眼圈發紅。我覺得委屈。

  “我!陳捍東!”我也冷漠地說

  “有事嗎?”他問

  “沒事!……”我說。

  “……我在上班,你要是有事我們找個地方聊。”

  “……”

  “要不你今晚來我這兒?”他說,聲音還是那樣平淡。

  “行!”我放下電話,對自己發誓,這是最後一次找他。

  夕陽西下的時候,我敲開藍宇的門。又像上次一樣,我尷尬地坐著,他禮貌地招待我。

  ……

  “吃飯了嗎?”他問

  “吃了。”我看到餐桌上還放著一盤吃剩的生黃瓜

  “你一個人住這兒?”我問。我已經沒有了緊張、激動,祇想盡快將事情說完離開。

  “不是!”他還是那樣誠實!

  我笑笑:“我以後不會來了,我祇是想看看你過得好壞……我這一年多到處找你,怕你出什麼事……哼!”我又自嘲地笑了一下:“過去是我對不起你!我也無法補償,就算我欠你一輩子的……我離婚了……你要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我是指錢以外的,都可以來找我……”他頭半低著,目無表情。

  “多保重!!”我眼睛盯著他,語氣很重地說道,然後起身向門口走去。

  當我的伸手去拉門把時,我感覺我的胳膊被緊緊抓住,我轉過身看著他,我們站得很近,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聞到他的氣味。兩年了,那是我夢寐以求的時刻。然而他沒直視我,眼睛看著我的肩膀……我再也無法控制,一把緊緊將他抱住,我用盡全身力氣想把他瓖進我的身體裡。他也同樣地摟住我,他沒有聲音,但我感到他臉貼著我肩膀的地方一片潮濕,他開始出聲音地哭,還是那麼壓抑,但哭的很凶,而且用力咬著我的肩膀……連我們分手時他都沒這樣過,為什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8th, 2013 at 10:33 上午

北京故事2

without comments

第 十二 章

  十月份的一個周末,我和藍宇去『迷宮』的室內泳池游泳。那個地方一般只有國內的有錢人去,不像各大飯店,有老外在一起,使我感覺不舒服。

  藍宇原來不會游泳,他說西北人大多不會,可現在已經游得好極了,我是他的教練。我坐在岸邊的椅子上邊品著飲料邊看他在水中的動作。

  “嘿!捍東,幹嘛呢?”蔡明笑著衝我走過來,身後還跟著個家伙,我認識他,叫王永宏,才二十出頭,可已壞出了邊。

  “唉!休息休息,這陣子太忙了!”我答道。

  “忙什麼呢?忙著搞妞呢吧!瞧瞧,一個人在這躲清閑呢!”他們說著坐了下來。

  “沒你丫搞的多!”我也笑著罵他:“有什麼好事?”我猜他們可能有事找我。

  “是我找你。”王永宏說:“我有批鋼材,你要不要,價格絕對好。”一定是武裝走私來的,我想。

  “我倒想要了,可拿什麼要啊?上次那船貨美國佬還沒付錢吶,全壓著呢!”我胡亂地應付著。這人是個地道的潑皮,他仗著有個通天的爺爺,軍隊的老爹,和腰纏萬貫的哥哥,無惡不做。我與他來往很少。

  正說著,藍宇已經上了岸,他擦著濕漉漉頭髮,然後又甩甩頭,向我這邊走來。他天然的陽光色皮膚帶著水,顯得油亮。他看到我正與陌生人說話,衝我笑了笑,向另一個桌子走去。

  我發現王永宏正痴呆呆地盯著藍宇看,見藍宇同我笑,問:

  “這是誰呀?我怎麼沒見過?”

  “我帶來玩兒的。”

  “新掛上的?你小子艷福不淺呀!”他挺驚訝的看著我說。

  “就那麼回事吧!”我一副不屑的樣子。我沒想到這“渾蛋”也有同好。

  過了一會兒,藍宇又回到水中。王永宏已經沒心思和我聊天,趁我和蔡明說話,他起身向游泳池走過去。

  “永宏也‘好’這個?”我邊看著王永宏和藍宇搭訕邊問蔡明。

  “也‘好’?他只玩兒這個。可上癮了!你不知道?”

  我訕笑一下,沒說話。

  “他自己都說他這方面有毛病。”蔡明笑著說。

  在按摩間裡我問藍宇:

  “剛才在游泳池裡你和誰說話呢?”  

  “還不是你的朋友,你還問我!”

  “他說什麼了?”

  “說他是你的朋友,問我在哪工作。”

  “你告訴他了?”

  “我說我上學呢!”

  “你以後少和這種人說話,檢點點兒,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啊!看他長得像個人,那就是個惡棍!”我衝藍宇凶巴巴地說。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7th, 2013 at 6:26 下午

北京故事

without comments

第 一 章

  已經過去三年了……。三年前,我每天晚上夢見他回來了,我總是驚訝又狂喜地問:“你不是死了嗎?你沒有死嗎?”三年後的今天,我仍是常常做著這個同樣的夢,不同的是,現在的夢中我會反復的告訴自己那只不過是個夢,直到我醒來。

  溫哥華的天氣那麼宜人,好像從沒有過像北京那樣飛沙走石,或是悶熱潮濕的時候,總是明媚的陽光伴隨涼爽的微風。每天清晨醒來,我會茫然地想“這是哪裡”?看著窗外美麗的楓葉隨風搖擺,看看身邊熟睡的年輕女人--我的新老婆,我輕嘆了口氣,重新又躺下來,繼續夢中的回憶……

  我在中國曾經算是個高幹子弟吧,但不是不學無術的那種。高中畢業後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的中文系,讀到大二,已經與周圍的狐朋狗友弄了個不大不小的公司。大學畢業後拿著一筆不小的貸款建了一個自己的貿易公司,什麼賺錢幹什麼,尤其那幾年與東歐的生意做的特別火爆,五年後靠著老爸的關係,也仗著自己有點聰明才智,已有了個上億資產的公司,那年我二十七歲。

  那時的我從沒想到過結婚,甚至都沒有特別固定的性伙伴,我說性伙伴,是因為那包括女孩也包括男孩,從大一時我就開始交女孩,與我第一個上床的女人我仍然記得很清,她是個比我高兩年級的漂亮的女生,眼睛不是特別大,可睫毛很黑很長,高挺的小鼻子,使我有咬一口的欲望,笑起來兩個淺淺的酒窩。

  我們的第一次是在我家中我的臥室裡,那天我們逃了課,我先借故將小保姆打發出去,將她領到我家。她看起來很興奮,我們先是不停的接吻,然後我試探著將手伸進她的衣服裡,她好像沒有任何反應,仍投入的和我吻著,直到我雙手握住她的兩個乳房,她才微微皺了下眉,一邊輕輕地推我一邊含糊地說不行,我的心已經是狂跳不止,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她的拒絕倒像是給了我動力,我也含糊不清的叨念著“我愛你,我一定娶你”之類的廢話,我慌亂地脫去她的衣服,自己只把褲子脫掉,舉起她的雙腿,連忙將陽具往裡送,連送了三、四次,總不得要領,最後還是在她的幫助之下插進了陰道口,只可惜進去還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行事,就一泄如注了。那女孩哭了,不知是高興的還是傷心的。我想大概女孩第一次都要哭的吧。

  直到一年後,我已經算是經驗豐富了,才知道我根本不是她的第一個,恐怕連第三第四個都說不準呢。以後的我不停的更換身邊的女孩,對我來說找女人已經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擺脫她們。我的心裡多少有些討厭這些女人,她們總在從一而終,或非我不嫁的問題上和我糾纏,使我有一段時間對女人望而生畏。這時圈兒裡一位老哥給我介紹了一個男孩,他是在歌廳裡唱歌的,我也開始了另一種新的玩兒法。

  那是我掛上的第一個男孩。時間太久了,我怎麼也無法記起他的名字,但他的模樣仍清晰可見,他很白,還算清秀,聽說他已經二十多了,比我大,可看起來也就十八、九的樣子,唯一的缺陷是臉上有幾個“青春豆”。我們先是在他的歌廳裡,我點了兩次他的歌。他挺健談,但又有些靦腆。他下班後,我們一起去了他的家。一路上,他不停地和我聊這聊那,我倒顯得有點被動。看的出,他很心細,而且好像一直在試探我的反應。

  他的家還不錯,是個一室一廳的單元房。家俱也不少,可收拾得非常乾淨,使我一下想起骯臟的八人一屋的宿舍和自己零亂不堪的“狗窩”。

  “我爸媽給我準備的,讓我結婚用的”他一邊笑著跟我說,一邊用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瞟著。

  “我先洗個澡,歌廳裡的生人味道太重,你要不要……?”

  “等會兒吧!”我聲音有點兒不太客氣。我實在是想掩飾自己的恐慌。沒想到這比和女孩子第一次上床還難。

  沒過太久,他從浴室裡出來,只穿了一條內褲,身材很勻稱,我還注意到他的頭髮是乾的。就在這短短的幾秒種,我突然覺得他好像一下變了,他沒再說話,開始輕輕的撫摸我,慢慢地將我的襯衫脫掉,并在我身上來回地吻,手也不停地在我褲襠上摸索。我連大氣都不敢出,可我的確開始激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7th, 2013 at 2:25 下午

女同性奴「番外篇」

without comments

 「噢……上國中了。」看著四周,人來人往,真無聊,「唉……」這時感到上學的腳步越來越重了,踏進校門大概就是痛苦的開端吧……

  「……!!啊……!」

  「哎呀!……」

  「哪……哪個混蛋……走路不看……人呀!」痛死了,我的頭上大概一個包了。

  「對……對不起……我遲到了……我……真的很抱歉……」女子爬起身來,拍拍灰塵,撫著剛剛撞到的地方,想必也很痛吧。「真……的很……很抱歉……啊!我先走一步啦……」說完便繼續奔向校園。

  「喂……」想罵罵她,但跑掉了,算了。

  晃晃走走,走到校門口,門已經關了,可惡……「哼,牆是用來做啥用的,呵……」我翻了個身,啊哈,門口的門可以拆了啦,一點用也沒有。

  教室相當的靜,我從窗口瞄了一眼:「喔~老師來啦。嗯,我以為國中的老師會有帥一點的,怎麼是個老女人?嗯……看來蠻討厭的。算了,翹了吧……」

  「花月薰同學!」老師眼尖的看見我在外頭偷偷摸摸,急步跑了出來叫住正想溜的我:「妳是花月薰吧,來到這幹嘛要走呢?進來吧。」說著帶我進去找了一個位子,要我去坐下。

  坐下後看了看四方,「咦……好熟喔,誰呀?」坐我左邊的女的,眼熟的感覺,是誰呢?小學的嗎?

  只見她轉頭看著我,羞澀的點點頭,說了:「Sorry~~」

  「是妳!」我訝異道:「可惡呀,撞到人就跑啦,這樣做對嗎!」我強烈的問著她。

  「嘿!花月薰同學,不要一坐下就說話啦,遲到還這麼多話。」被老師一連串罵了一下。

  「喔……」可恨呀,真想衝過去打妳這老太婆一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3th, 2012 at 10:25 上午

女同性奴

without comments

女同性奴(一)

  「花月薰!花月薰,妳在幹嘛?」一陣急遽的聲音,把正在夢遊的女人叫喚起來。

  薰晃了晃頭,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一位老女人,似乎在哪看過,可是忘了……

  「啪!」教鞭打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花月薰同學,妳實在是太糟糕了。妳……」薰已站了起來,也已經想到了,但腦袋裡還是昏昏的,老女人的嘮叨一點也聽不進去,而且此時,自己也做了一個後悔的舉動。

  「啊……嗯……」深深的打了一個哈欠,打完後,看見眼前的老女人臉色鐵青,越變越青了……

  「哈哈!阿薰,真有妳的,那老太婆被妳氣的又不知道掉了幾根頭髮了。」叼根煙,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情,撥弄著被風吹起的頭髮,長髮掩蓋住穿滿耳洞的耳朵,一臉未成熟的臉,卻說出老氣的話。

  阿薰蹲在一旁,看著自己吐出的煙霧,在空氣中慢慢的淡化,她沒有烏黑的長髮,只有挑染的短髮,正在她臉頰飛揚著。

  「嗯……唉……我只記得老太婆最後的一句話:『出去罰站!』嗯……嗓門真大子呀。」抽完最後一口,薰深深的吸一口空氣:「明芳,妳放學後要去哪玩呀?」

  明芳遞去手上的煙,想了想,「一樣吧,妳要來嗎?」

  「嗯……看看吧。」薰站起身來,一手摟住明芳,嘴唇對上去,緩緩的用舌頭把煙味送進明芳嘴裡,明芳也一手搭在薰的胸口上,慢慢的揉動著。

  「嗯……嗯……啾……噗啾……」兩個女的在天台上大膽的親熱著,毫不掩飾的熱吻。「嗯~~呼……啾……啾……嗯……」

  「噹噹~~~」

  「啊~~討厭的鐘聲,難怪我會討厭這裡。」薰皺起眉頭,從明芳嘴裡牽出一條細絲,輕輕的斷掉了,明芳笑著說:「呵……好像每個學校都一樣吧。不只有我們這間國中是這樣的呀。走吧,不然老太婆又抓狂了。」明芳踩熄煙頭,拉著不情願的薰,往教室跑去。下課的鐘聲總是特別慢,明芳和薰不等向老師說再見,便溜到廁所裡,穿上預備好的衣服,正翻過圍牆時,一個男的站在外面,薰又皺眉頭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2th, 2012 at 4:45 下午

同性之戀

without comments

同性之戀(一)

  喧鬧的城市,帶給寂靜夜裡一片生氣,路上的人不斷的走著,一處華麗的招牌,閃爍著光芒,不少人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門口的小姐親切的招呼來人,來人點了頭,便向吧台走去,正在裡頭調酒的年輕小夥子,走了過來,問:「先生,你要些什麼?」

  「謝謝,伏特加。」客人點起煙,緩緩的吐出煙霧來,酒保放下了酒在客人眼前,好奇問道:「先生,我似乎沒看過您,您新來的呀?」

  客人點點頭,笑道:「是的,我是第一次來的。」

  酒保邊幫其他人調酒,也邊與此人聊天,當客人喝下第三杯的酒後,PUB內客人增多,小夥子連忙工作,此時客人又陳默的在那吞雲吐霧。

  不知多久,這位客人身邊多出一位女性,獨自一人,她叫了杯酒,客人遞根煙給她,女子接來,「妳好。」

  「嗯,你好。」

  「單獨?」女子笑了起來,看這位客人。

  「你想把我呀。」客人微笑著看著她,女子端詳一下此人的面貌,覺得此人清清秀秀,皮膚稍稍白嫩。

  「呵……你保養的可真好,比我們女人還好。你多大了呀?」

  「我19,妳呢?」

  「呵……長你4歲,做什麼的呀?」

  「學生。」

  「啊……呵……那我不適合你呀。」女子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是個應召呀。」這客人想也沒想,付了酒錢,一把拉住女子的手,便往外走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2th, 2012 at 10:38 上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