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女兒’ tag

迷姦女兒

without comments

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小娟已經20了,在外面上班,沒有住在家裡。

小女兒小研只有14歲,正在上初二,是班上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老婆是中學教師,對於工作十分的負責,所以在暑假的時候都會主動的去負責學校夏令營的事情,整個暑假都不在家裡,就只剩下我和小女兒小研兩人,大女兒也是在工作不忙的時候在週末回家一趟。

記得那是在女兒放暑假的第三個星期天,由於我們這裡到了週末流行趕集市,我就帶著女兒小研一起去集市買東西,從下午一點鐘逛到了五點,買了兩大包東西,也給女兒買了幾件衣服,回到家後吃了飯,我就出去打麻將去了,而女兒小研就在家裡做暑假作業。晚上我的牌運很好,自摸一個接一個,贏了300多元,到了十二點種麻將收了場,我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了家裡。打開門,見女兒房間裡的燈還是開著的,門也沒有關緊,”女兒還沒睡啊?”因為贏了錢,所以我突然想到叫女兒一起出去吃夜宵。”小研,走,和爸爸一起出去吃夜宵。”我邊說邊推開了女兒房間的房門。

只見女兒平躺在床上,沒有反應,胸口上放著一本雜誌。”看來女兒因為看書累了,又加上今天去集市逛了一下午,所以連燈都沒有關就躺在床上睡著了。”我苦笑了一下,走到女兒身邊,把手放到女兒的肩上輕輕搖了搖她,”小研,快起來,跟爸爸去吃宵夜,爸爸今天晚上請你吃好的哦。”小研還是沒反應,”看來女兒是真的疲倦了,還是不叫醒她了,睡的這麼熟,真要叫醒她還真要費一番工夫呢,向女兒這種年紀的孩子一但睡熟就是雷打下來也別想叫醒啊!”我暗暗想到。於是我便伸手去拿女兒因為睡著而掉在胸口上的小說書,由於這本書比較厚,所以我拿的地方靠下了一點,手指一不小心觸到了女兒的微微拱起的胸部,因為女兒現在躺在床上是穿的睡裙,所以連乳罩都沒有戴,我的手指正好隔著女兒薄薄的睡裙”真是好柔軟啊!”我在心裡想到。

拿下女兒胸口的書後,我把它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因為女兒剛才在看書的時候睡著了,所以現在她現在是半睡在床上,頭正靠在床頭上,這樣睡久頭肯定會痛的,於是我俯身去,一隻手扶住女兒的頭,另一隻手從下面穿過女兒的雙腿,想把她往下抱一點,好讓她能夠睡的更舒服一點。誰知我剛一用力就感覺我的脖子上碰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不用說,這肯定是女兒的乳房了,我感到我的脖子上癢癢的,又非常的舒服,我的肉棒居然在這個時候也非常不爭氣的勃了起來。沒費多大的工夫,我就把女兒的睡姿調整好了。我站起身來,剛剛女兒乳房那柔軟、美妙的感覺卻仍然在我的脖子上。因為老婆參加學校的夏令營去了,我也是有三個星期沒碰過女人了,剛才那一下,我的性慾是完全被挑起來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5th, 2016 at 8:11 下午

父女浴室交歡的經驗

without comments

昨天(星期天)下午,我跟我女兒蜜兒在浴室裡痛痛快快地幹了一把。

這件事說起來真是爽!我們兩父女居然在大白天妻子都在家的時候如此膽大妄為!其實本來我是不敢的,以前我和蜜兒打炮總是選在深更半夜或者妻子都不在家的時候,謹慎得很;但昨天也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特別興奮(可能因為剛上過一個色情網站,受了刺激),褲襠裡的那根傢伙老是蠢蠢欲動的,幾次都把褲子頂成了小帳篷,我急不可奈地想插一插蜜兒的小穴去去火。

蜜兒剛剛睡完午覺,正在房間裡看書。我進去關上房門就要拉她上床。

你發神經呀?現在是白天,媽咪在隔壁呢!蜜兒很吃驚。前天晚上我才和她做過,兩個人從一點鐘搞到兩點半才休息,整整一場電影的時間。她實在想不到才一天沒做我就這麼急著想要了。

急什麼嘛,晚上吧。蜜兒輕輕把我推開,看了我一眼,笑著說,我又跑不了,你那麼猴急幹嘛?可我說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現在就想要。說著我又伸過手去摟她。

算了吧,媽咪都在家,要是被發現——哼!看你怎麼辦!好好歇著去吧,等晚上再說。

有什麼要緊的?她還在睡覺呢,現在不會醒的。我們快一點就好了,來吧,只要一刻鐘。

嗯,蜜兒想了一下,說,要不,去浴室吧?

去浴室?

對,那裡比較安全,萬一過會兒媽咪醒了也好應付嘛。要是她發現咱倆都不在,問起來我就說我肚子疼在上廁所,你到外頭去了,她一定不會懷疑的。

真是聰明的蜜兒!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對啊,關門上廁所總沒什麼好奇怪的吧?再說我的房間裡也有個衛生間,一般情況下妻子都不在外面的衛生間用廁的。真是個好主意!我一聽很高興,就拉著蜜兒輕手輕腳地進了浴室。

關上門之後,我迫不及待地去摸蜜兒的乳房和陰部,兩隻手一上一下,兵分兩路,直攻要塞。一陣手忙腳亂的胡揉亂摸,把她弄得渾身直扭,身子變得像棉花一樣酥軟無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7th, 2016 at 4:49 下午

老爹和女兒們

without comments

湖北荊門地區,仍有許多漁民長年漂在湖泊之中,他們以捕魚為生。打魚賣魚,生兒育女,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騷動和慾望,都渲洩在了一條條小船上。

由於他們生活在水的世界裡,很少和外界來往,陸地上生活的人很難瞭解、知悉他們,他們的生活對於現代都市人來說是一個不解之謎。話說在荊北湖區裡,有一戶漁家,男的叫顧平,女人何莉,生了三個姑娘,一家人安居樂業,小日子過的也是芝開花節節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在大女兒14歲那年,何莉因病去逝了。

這以後,顧平一個人帶著三人姑娘,風裡雨裡,總算是把她們帶大。漁業興旺,長年停泊著大大小小幾十條船。顧平的船隻是其中一條普普通通的,但是就在他這條船上,卻發生了一起叫現代人拍案驚奇的故事。這年的夏天,氣溫炎熱,熱的叫人透不過氣來,漁民們都提早收了船。這天和往常一樣,顧平吃過午餐,就回到自已艙裡去休息了。可是悶熱的船艙內,一點風也沒有,顧平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於是索性起來,坐在床上想他的心事。

顧平今年45歲,正值壯年。可是自老伴8年前死後,他就再也沒有接近過女色。眼看著三個女兒逐漸長大,一個個長的豐滿可人,識書懂禮,船上的營生也都能拾起來,叫他省了不少心。俗話說,人閒生事,飽暖思淫慾。這些天讓他又動了再找一個女人的心思。可是讓他心煩的是,他們長年在湖泊上漂著,那有機會接觸女人呢?思來想去只能怪自已命苦,沒這個艷福。「唉!坐在這胡想有啥用,還不如出去透透氣,喝點水」。去廚房取水,必須通過大女兒的中艙。

他光著膀子在經過大女兒身邊時,見睡著的女兒上身只穿了件小布衫,由於天熱她的布衫也沒完全扣上,他無意中看見了女兒裸露在外的乳房,豐滿圓潤,一起一伏。看到這,顧平的心跳忽然加快,這是他多年沒有過的感覺。他不知不覺的停住了腳步,有年頭沒看見女人的乳房了!他停下來是為了要多看上一眼。這時一陣小風吹進船艙,把女兒的裙子掀了起來。他突然覺得體內有股電流通過,一種雄性的東西在體內亂鑽,下面的陰莖也猛然挺起,多年來積壓的慾火被自已的女兒點燃了。原始的衝動讓他無法控制自已,雙腳竟向女兒床邊走去。忽然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起風了!顧平一驚,慌忙後退。女兒也驚醒了,愣愣的望著父親:「老爸,你怎麼站在這。」顧平忙說:「我睡不著,正準備出去走走。」那天,自看見女兒的豐胸美臀後,顧平就再也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一躺在床上就滿面腦子都是女人。

晚上想,白天打魚時還是想,怎麼也無法集中精神。有時魚群來了竟忘了撒網;有時開著的船不知怎麼就停了下來,三個女兒也覺得老爸怪怪的,可又不敢多問。顧平就是在這樣整天的胡思亂想中,度過了炎熱的夏天。秋天是收穫的季節。這年的魚出奇的多,全家都忙著打魚、曬魚、賣魚,顧平也把精力都有放在了打魚上,把想女人的事就放在了一邊。豐收給全家帶來了歡喜,一家四口高興興。一天晚上,附近村裡放電影。二女兒、小女兒都上岸去了,船上就顧平和大女兒。大女兒收拾完碗筷,就同往常一樣,給顧平燒洗澡水。顧平洗完澡,心滿意足地站在船頭上觀賞著湖光山色,任晚風清清的吹拂。這時湖面已亮起點點燈火,有的漁民還再忙著打點漁具。有的漁船已熄燈入睡,而附近的船上是剛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

顧平藉著燈光隱約可以看見,燈下小倆口摟在一起親熱的情形。這一幕又觸動了顧平對女人的慾望,體內燥熱起來,一股難以名狀的慾望直衝腦門。這時,他忽然聽見女兒洗澡的響動。「這不就是女人嗎?唉!她是我的女兒呀,做這種事豈不是傷天害理,也對不起死去的老伴。」顧平的思想激烈鬥爭著。「可話又說回來,女兒已長大了,遲早都要嫁人,讓自已的老爸先品嚐一下,也是和情和理。況且幹那種事,她又少不了什麼東西,還解老爸之急。」想到這裡,顧平便心安理得地向船艙走去。顧平躡手躡腳地接近了洗澡的女兒,藉著燈光他第一次看到女兒全裸的身體,發育豐滿、性感誘人,他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此時的顧平,什麼倫理道德、什麼傷風敗俗、什麼……他都不顧了。他見女兒站起來開始擦拭,就快步衝了進去,一口氣吹滅了燈,緊緊地抱住女兒的身子。「爸,你怎麼能這樣,我是你女兒呀1這時的顧平什麼也聽不見了,無論女兒怎樣掙扎,他就好像一頭發了狂的公牛,猛地把女兒按倒在船艙內,撲了上去。他情急之下褲子也顧得脫了,就掏出陰莖猛地向女兒的體內捅了進去。這時,他聽不見女兒痛苦的叫喊;他也不管女兒如何拚命的掙扎,陰莖快速地在女兒的體內抽插著,他在女兒身上渲瀉著被壓抑了多年慾望,直至完事。女兒哭泣著站起來,穿上衣服:「你不是人,你是畜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2nd, 2016 at 3:05 下午

把女兒當老婆操

without comments

老婆在廚房裡忙著今天的晚餐。

「老公!去叫你女兒,下來吃飯了。」老婆在廚房裡吼著。

「哦!」我懶懶的回應著。慢慢的站起身子爬向二樓。

「今天,女兒帶了同學來家裡用功,現在應該在讀書吧!」我心想。到了房間門隱藏的內容口,正想敲門時,門內突然傳來一連串的細喘,心底不由得一陣納悶,趕忙停下動作,仔細聆聽。

我,霍地親了我臉頰一下,飛奔似的逃回房間去了。「哦﹍﹍﹍﹍再深一點﹍﹍對對對﹍﹍就是那裡﹍﹍啊﹍。。」女兒喘噓噓的聲音,從房裡傳來。我緩緩的將房門推開一道小縫,偷偷窺視裡面的情形。

就見女兒,眼神迷離的斜靠牆壁、坐在床上,兩條粉嫩的大腿,張的大開,底褲就褪在床邊,女兒的同學─安妮坐在一旁,手中拿著一條,彷彿是今天晚餐的香腸,在女兒濕淋淋的小洞穴中,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看著穿著學生服的女兒,心想:「不知不覺中,女兒也已長的含苞待放、秀色可餐了。」那飽滿的胸部顯露著女人特有的動人曲線,隱約可見的粉紅處女地周遭,滿布著細小的黑色絨毛,心中不由得一陣激動,老二也不自主地翹得半天高,褲襠快要撐破的感覺,差點讓我破門而入。

我深深的吸口氣,壓下驟然狂生的濤天巨燄,緩緩的退到樓梯口,加大腳步聲,假裝正在上樓的樣子,也一邊叫著:「女兒!吃飯了。」

就聽到女兒房間,傳來一陣慌張的回答:「哦!馬上來。」這時,我正推開女兒的房門,就見女兒一臉通紅,嬌柔欲滴的坐在書桌前,假裝讀書。床腳還看得到底褲的一角,但香腸卻不見了,想必是過於急促,來不及穿好底褲,那香腸一定還插在女兒的小穴裡!!想到這,氣息不由得急促起來,老二也不受限制的跳動了一下。

為了掩飾我的激動,我催促女兒及安妮,一同下樓吃飯。到了飯廳,女兒和我坐在同一邊;老婆和安妮坐另一邊。吃飯時,看著女兒滿臉尚未褪去的紅潮,及間或一兩聲若有似無的細細低喘,心頭不由得一陣蠢動,我猜大概是那根香腸在做的怪吧!!

於是,我便一邊笑著對老婆說:「今天的香腸,真是好吃!!」一邊問女兒及安妮:「對不對?」

這時,我的左手已悄悄的滑入女兒的雙腿間,拈起那根已溼淋淋的香腸,緩緩的抽動著。女兒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於是我又問了一次:「今天的香腸好吃嗎??」

女兒紅著臉回答說:「嗯!很好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6th, 2016 at 5:19 下午

女兒的深喉性愛

without comments

十二月的北國,街頭滿是風雪。

差不多四五點的時候,天色已經暗的差不多了,15歲的田蜜今天提早一個小時離開學校補習班,想要趕在川流不息的繁忙時段之前回到自己溫暖如春的家。田蜜把自己從上之下裹了個嚴嚴實實,栗色的毛織圍巾在她嬌嫩的脖子上繞了數圈,承接著的是長過腰際的黑色雙排扣毛呢風衣,街上的寒風凜冽,妄圖趁其不備鑽進每一個路人的衣服內。

田蜜的家離學校不太遠,步行二十多分鐘就能到達,但是坐公交車卻極不方便,所以儘管是隆隆嚴冬,田蜜依舊只能加快腳步,這是她唯一需要做的。呼出一口氣息就能在空氣中凝結成白煙,是不是裸露在冰冷空氣中的鼻子都被凍紅了呢?

田蜜聳了聳肩,深呼一口氣,曼妙的身姿如同一道魅影劃過了百貨商店門前裝扮繽紛的聖誕樹下,她穿著緊身的藍色牛仔褲,足上的黑色長筒皮靴每踩下一次,都能發出清脆的聲音,連帶著濺起零散的冰晶。

進入公寓的電梯才顯得稍微暖和了一些,這是一棟市中心的老式高層公寓大樓,田蜜的家在15樓,一套三室一廳的住宅。用鑰匙打開門,卻並沒有人迎接,但田蜜彷彿一下子回到了春天,或許是暖氣開得太足的關係,空氣中甚至透露出一股慵懶的意味。今天放學比平時早,母親的確不會先回到家,田蜜褪下圍巾,摘下手套,隨意把大挎包往衣帽架子上一掛,徑直穿過了玄關,就看到了在廚房間認真煲湯的父親。

「爹地,我回來了!」田蜜的聲音顯得俏皮而悅耳。

田章轉過頭,用詫異的眼光看著眼前的女兒,用略帶責備的語氣詰問道:「今天比平時早了呢。」不過口吻馬上變得和藹而慈善「小蜜你應該打個電話回來啊,我好去接你,今天天這麼冷,凍壞了吧?」

「還行」田蜜一邊褪去厚重外套,一邊坐到沙發上,開始擺弄起手機來,大衣裡面的緊身毛衣塑顯出她青春誘人的線條。

田章走到田蜜面前,給她遞了一杯熱乎乎的紅糖水,滿滿的暖意似乎要溢出來似的。

「爹地……」田蜜的眼中充滿了感激,對於一個15歲的少女來說,沒有比這更溫暖人心、更有家的感覺的了。

「凍壞了吧,喝點紅糖水暖暖身子吧,家裡暖氣可不能把溫度調的太高,呵呵。」爹地溫柔的笑著,田蜜喝了一口,頓時心裡和生理上都升騰起了一股濃濃的暖意。

「對不起啊蜜兒,今天爹地去菜市場逛了半天才買到只老母雞回來,湯燉得完了,也不知道你這麼早回來,可能要再過個把小時才能喝。」田章笑著,「你喝完這個我再給你沖點薑茶驅驅寒。」

「沒關係的爹地,你煲什麼湯我都愛喝。」田蜜說的是真心話,爹地做菜的手藝尤其是這煲湯的功夫絕對是一絕。

田章拿起茶几上的遙控器打開了電視,然後把遙控器遞給了女兒。「看會兒電視吧,我再去看看還能做幾個什麼你愛吃的菜,真是的,下次早回來要打電話回來。」責備的語氣中明顯帶有一絲疼愛。

「嗯。」田蜜笑笑,發自內心的。

田章,大家都喚田夫子,大學教授,大學沒課節便做家庭煮夫,今年三十有六。 就這麼過了一小會兒,誰也沒有再講話,空氣中傳播的只有電視裡廣告的聲音,有些嘈雜,也有些安靜。

田章小心翼翼的把火關小,只要再燉煮個一個多小時就大功告成,剛想轉過身,卻被一把手抱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11th, 2016 at 2:39 下午

花園裡的父愛

without comments

有天,放晚學後,我穿著一件紅色的吊帶,下身穿著白色的短裙,懷裡抱著一摞書,走出教室,準備回家。

由於是夏天,而這個時候是我們學校給予學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時候,藉著朦朧的月光,我見三三兩兩的同學,在花園裡散步、聊天,不禁覺得心曠神怡,遂也邁步走向花園,想從園裡的小道上走出校門。

當我走到一少有人走過的灌木叢邊時,忽然一個戴著遮住上半個臉面罩的蒙面人一躍而出,右手摀住我因驚嚇張開的嘴,左手橫在我胸前將我的雙手別住,緊接著就把我往花園角上的涼亭裡拖,我不住的掙扎,可再怎麼掙扎也掙脫不了他的鐵臂。

來到涼亭,他放開左手,從屁股兜里掏出一把匕首,貼在我的臉上,嚇的我馬上停止了掙扎,雙手一軟,書掉到了地上。

這時那蒙面男人才移開捂著我嘴的右手,而我由於害怕,沒敢叫喊,腦子裡一片空白,只是渾身戰栗,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面男人把我的雙手背到身後捆住,讓我坐在他懷裡,這樣我們就像一對情侶一樣,雖然偶爾有人永遠不遠處走過,但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那男人左手摟住我的腰,右手伸進我的吊帶背心裡,在我的乳峰上摩挲,我的那粒小豆豆不爭氣的站了起來,而且氣鼓鼓的越來越大越來越硬。

他用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搓弄,食指不住的點擊,無名指和小指則繼續在乳房上徘徊。

弄的我竟然忍不住從緊閉的雙唇中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

這時那男人放開我的腰身,左手接替右手撩撥著我的乳頭,右手則移到右乳開闢第二戰場,我的呻吟聲也不由得加重了。

就這樣被他把玩了一會兒,他的頭湊到我的耳邊,輕輕的對著我的耳孔吹氣,輕咬著我的耳垂,然後又移向我白皙的脖項,輕吻著。

我終於張開小嘴,銷魂的「啊」

了一下,他馬上即使的用嘴接過我的呻吟,肆意的吻著我的嘴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19th, 2016 at 7:52 下午

女兒和父親

without comments

有天,放晚學後,我穿著一件紅色的吊帶,下身穿著白色的短裙,懷裏抱著一摞書,走出教室,準備回家。由於是夏天,而這個時候是我們學校給予學生在校最大自由的時候,借著朦朧的月光,我見三三兩兩的同學,在花園裏散步、聊天,不禁覺得心曠神怡,遂也邁步走向花園,想從園裏的小道上走出校門。

當我走到一少有人走過的灌木叢邊時,忽然一個戴著遮住上半個臉面罩的蒙面人一躍而出,右手捂住我因驚嚇張開的嘴,左手橫在我胸前將我的雙手別住,緊接著就把我往花園角上的涼亭裏拖,我不住的掙紮,可再怎麼掙紮也掙脫不了他的鐵臂。來到涼亭,他放開左手,從屁股兜裏掏出一把匕首,貼在我的臉上,嚇的我馬上停止了掙紮,雙手一軟,書掉到了地上。這時那蒙面男人才移開捂著我嘴的右手,而我由於害怕,沒敢叫喊,腦子裏一片空白,只是渾身戰慄,不知如何是好。

那蒙面男人把我的雙手背到身後捆住,讓我坐在他懷裏,這樣我們就像一對情侶一樣,雖然偶爾有人永遠不遠處走過,但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那男人左手摟住我的腰,右手伸進我的吊帶背心裏,在我的乳峰上摩挲,我的那粒小豆豆不爭氣的站了起來,而且氣鼓鼓的越來越大越來越硬。他用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搓弄,食指不住的點擊,無名指和小指則繼續在乳房上徘徊。弄的我竟然忍不住從緊閉的雙唇中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

這時那男人放開我的腰身,左手接替右手撩撥著我的乳頭,右手則移到右乳開闢第二戰場,我的呻吟聲也不由得加重了。就這樣被他把玩了一會兒,他的頭湊到我的耳邊,輕輕的對著我的耳孔吹氣,輕咬著我的耳垂,然後又移向我白皙的脖項,輕吻著。我終於張開小嘴,銷魂的”啊”了一下,他馬上即使的用嘴接過我的呻吟,肆意的吻著我的嘴唇。而這時候的我心裏的害怕已經被情欲代替,同時一種好熟悉的感覺漾上心頭。稍微努力集中一下思維,使勁嗅嗅這男人的氣味,我立刻明白了:是爸爸,是我親愛的爸爸!想到這,我不禁又是一陣興奮,也故意不說破,開始去享受爸爸玩的花樣帶給我的不一樣的刺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8th, 2016 at 7:31 下午

高潮後的女兒更加誘惑

without comments

今天是2.14,也就是情人節,俞劍明放了陳阿姨一天假,像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般緊張又期待,這天他只想跟寶貝女兒—-蜜怡單獨度過。

一早醒來,看到身邊人甜美的睡顏,爹地覺得人生都圓滿了。俯身向前,含住誘人的紅唇,反覆吸吮,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齒,頂弄對方的舌頭,圍著舌尖打轉,蜜怡不滿的嘟囔,他才離開,還帶出一條銀絲……

「睡美人,醒來了啊?」爹地深情地望著嘟嘴的愛人。

「你討厭死了,一早就……發情,妨礙我睡覺,昨天都做了那麼多次了……」蜜怡羞澀地鑽進爹地懷裡。

「誰叫寶寶的小穴又熱又濕,緊緊包裹住爹地的肉棒,一輩子都不想出來,爹地一抽送,寶寶還會收縮自己的甬道,深怕爹地離開,寶寶說,是不是很喜歡爹地這麼操你?」

「啊啊啊……不許再說了,臭流氓不要臉!」

「昨晚是哪個小妖精喊著要爹地用力操她的?」

「我不認識她!!」

「嗯?不認識?那爹地讓你認識認識她。」

說著反身壓住蜜怡,將她雙手緊鎖在頭上,低下頭一口含住她的耳垂,不忘伸出舌頭又舔又咬,灼熱的氣息使得蜜怡寒毛都豎起來,拚命閃躲。

「嗯……爹地……」

爹地右手撫過蜜怡的大腿內側,來到傲然挺立的雙峰上,任意揉搓擠弄,滿意地聽到她舒服的呻吟,於是放開嘴裡的肉片,吮住已經硬硬站立的小乳頭,用牙齒輕輕啃咬,反覆的拉扯,左手握住另一邊的乳房,用手指玩弄同樣已經硬硬的小肉粒。

蜜怡雙手抓住爹地的頭髮,將雪嫩的乳房往他口裡送,嘴裡還不斷發出嬌吟,爹地像品嚐人間美味般對著眼前的乳房撕咬親吻,粉紅的乳頭上滿是盈盈水光。

「寶寶說爹地現在在幹嗎?」爹地抬頭戲謔地看著滿臉紅光的女兒。

「在……在吸我的奶子……」蜜怡害羞地回答。

「寶寶的奶又滑又香,簡直就是玉液瓊釀。」

「亂說……我……哪有奶……」

「嘿嘿……寶寶以後的奶水只給爹地一個人喝好不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6th, 2016 at 7:28 下午

大奶妻女

without comments

前陣子因為我失業,實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間小酒家做傳菜維持。我太太樣貌雖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對大白奶、肥臀、纖腰,當然讓酒家裡的那些粗漢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都像軍妓一樣,給他們隨便吃豆腐。

最厲害的是那個大廚老朱和清潔的忠伯,二人都五、六十歲了,說話還相當下流,本來只給他們摸摸奶子、屁股,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想不到……

那天我女兒放假,不用上學,所以去看她媽媽。那時剛吃完午飯,職工全都去了睡覺,只剩老朱在抽煙,我老婆則坐在旁邊還在吃。不久後老朱又毛手毛腳起來,我老婆不敢得罪他,只好啞忍。

正在此時,我女兒走了進來,我老婆忙推開他,起來道:「女兒,你怎麼來了?」

我女兒道:「來看看你嘛!」老朱瞧著我女兒叫道:「阿霞,這小美人是你女兒嗎?好可愛哩!」

我女兒今年十八歲,個子不高,只有五尺四吋,卻遺傳了她媽媽的身材,小小年紀,已有三十四吋的大奶,樣子還十分甜美可愛。這時穿著一件吊帶小背心和一條小百摺裙,看得老朱心也跳了出來。

我老婆對女兒道:「這是朱叔叔,是這兒的大廚。」

我女兒見老朱說她可愛,十分高興,便對他笑了笑說:「朱叔叔,你好!」

老朱把我女兒拉坐在他旁邊,我老婆也差不多時候要去開工了,本想帶她一起去,但老朱說會看管著她。我老婆雖不放心,也沒辨法,只好叫女兒等等,便出去了。

老朱剛喝了酒,瞧著我女兒,下身像火燒一樣,忍不住搭住她肩膊,在她頭發上嗅著香味。

我女兒羞道:「叔叔,你……你幹嗎?」

老朱在她耳邊道:「小寶貝,你真可愛!個子小小的,奶子郤這麼大!來讓叔叔疼一下好麼?」

這老傢伙說著,便把我女兒從後抱了過去,一雙大手由她脅下伸前用力揉她乳房。我女兒想拉開他的手,郤哪裡夠他力大,只得叫道:「放……放手嘛!你怎能……怎能摸人家咪咪呀!你是個壞……叔叔!小詠……討厭你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18th, 2015 at 9:11 下午

爹地的男性巨物讓女兒迷醉浪吟

without comments

「恩,好香啊!寶貝兒都燒了些什麼菜啊?」李兆明不知道為什麼心情頓時輕鬆愉悅起來。自行脫掉球鞋,腳步略微不穩地走近寶貝兒。

(恩,是爹地!他叫我什麼?真是好羞啊。從沒有人這樣親昵地稱呼我!)

「哦,我燒了一些家常菜,有糖醋小排,蝦仁炒蛋,麻辣豆腐,燙青菜,還有香菇雞湯。」

「恩,我還沒有吃呢。」

給爹地連盛了三大碗飯,自己只吃一碗,為他夾菜,寶貝兒看著他吃得有些忘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吃完了這一頓,爹地的酒也醒了,對他來說,這是他有生以來吃得最舒暢的一次。這更堅定了他非把寶貝兒占為己有不可的決心。

欣賞著14歲寶貝兒美好的背影、妖嬈的身段,爹地不知不覺站起身,輕輕的緩緩的靠近,俗話說飽暖思淫欲,他下身起了反應,呼之欲出,想要好好展現男性雄風。

寶貝兒收拾好桌上的碗碟,俐落的在廚房清洗。「爹地,要喝點茶嗎?」細細甜甜的溫柔嗓音飄出,寶貝兒隨之轉身,手上帶著手套,拿著滿是泡沫的盤子在胸前。

沒有料想到爹地已經站在她身後,他對著寶貝兒的頭頂,貪婪地呼吸著寶貝兒柔亮青絲散發的清新香氣。

「啊!」「恩!」兩人對沒有預想到的狀況發出輕呼,現在是兩人衣服胸口和接近腹部的地方都被泡沫、水和一些油污染上一片。

「呀!爹地,真對不起!把你弄髒了。」

「你怎麼沒有圍圍裙,這樣很容易弄髒的!」爹地皺了皺眉,看著寶貝兒胸口沾濕後絲薄的布料貼著身體,把裡頭黑色的胸罩印了出來,明顯的看到她沒有被胸罩包裹住的乳肉,在濕了的布下那隱約的肉色,使得爹地勃起的性器更囂張起來了。

(騷B啊!感情非把我折磨到噴鼻血你才能收斂點,你真是無時無刻不想盡辦法刺激我,誘惑我!)這樣想著,爹地克制不了,挺起又硬又大的性器,故意撞著寶貝兒柔軟的腹部。

(啊!呀……怎麼好硬的大東西在撞我啊!身體有點騷起來了,乳房都脹了呀!爹地是在玩弄我的身體嗎?)

寶貝兒抓住一絲理智,身體退後了些,有些尷尬地對爹地說:「那個……我想說什麼?哦,實在不好意思,爹地你可以把上衣脫下來我幫你清洗……」

話沒有說完,爹地就直接把衣服脫了下來,丟在地上,「不要緊,煩你洗一下!你是女孩,這樣穿著髒衣服,肯定不舒服,趕緊去洗個澡好了!」雖說著這話,禮貌的話應該是藉口不打擾要回去的,但他還是站著,離寶貝兒這麼近,絲毫不像馬上要撤退。

寶貝兒又看到了他堪稱完美的上身,盯著爹地胸膛中間直至延伸至下腹並且沒入褲腰下的胸毛,感到他實在是太雄壯性感致命了,被他蠱惑得像吸食了鴉片一樣沈迷墮落,可以為得到他做任何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

「恩……我臥房裡面的浴室不好用,龍頭壞了,要修的話,恐怕得明天才行,不知道可不可以先借爹地的浴室讓我洗個澡呢?」寶貝兒好久才回過神,輕輕慢慢地說著。

心裡盤算好了的爹地,果斷的決定今天,就是今天,等寶貝兒洗完澡,一定要操到她,操死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4th, 2015 at 5:12 下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