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奴隸’ tag

圖書館員的奴隸

without comments

張美盈來到本地的圖書館,她是本地高中的學生,今天來這裏借參考書。

這間圖書館位於市區的幾間學校之間,她就讀的高中和其他學校的學生都經常到這間圖書館。

今天是星期三,她下課比較遲,所以不打擾其他同學,單獨一人前來,來到的時候圖書館還有一小時便要關門,但還有足夠的時間讓她找到要借的參考書。

這時幾名附近其中一間高中的女生一邊在櫃檯那裏借書,一邊和正在當值的圖書館員談話。盈盈經過的時候,才發現只有其中一名女生要借書,其他女生都只是有空和她一起來圖書館的,也在這時候跟她一起和圖書館員談話。不久,只見那圖書館員在談笑期間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和敲了幾下檯面,沒有多久,談話便結束了,那些女生也一起離開了。

盈盈認得這名年輕的圖書館員,他叫莊永康,經常看見他在櫃檯當值。據大家說,他是圖書館裏在櫃檯當值時間最長,每天都會在櫃檯當值的圖書館員。但盈盈覺得在櫃檯當值是圖書館裏最悶和工作量最不穩定的工作,不明白為甚麼他會願意負擔大部份在櫃檯當值的時間。

自從我成為圖書館員之後,我偶然地找到一本與別不同的講解催眠學的書,我在學會其中記載的催眠術以後,終於能夠像小說的主角那樣輕易地催眠和控制別人,而我也通過催眠術將圖書館的所有職員和保安變成完全服從我的僕人,並且將女職員變成我的性奴。既掌握了圖書館的實權,又將圖書館變成我的第二個家,我享樂的地方,在找到真正希望擁有的女性之前暫時能夠以女職員作為發洩性慾的對象,即使在工作時間也能夠在只准職員進入的房間享樂。

作為圖書館員,我經常能夠接觸到附近大小學校的學生,並在其中一部份成年的女生裏找到希望佔有的對象,也不會因為有對象的年齡問題而出現和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問題。至於對方的身份,我從她們的校服和借書證知道她們的名稱和就讀的學校,以及從她們借書的種類知道她們的喜好和課程的進度。

我更改了職員在櫃檯當值的時間表,給我更多的當值時間,更多的機會接觸我的目標,並設法讓我的目標們出現單獨一人的時候,以便給我和目標單獨見面和培養友誼的機會,以及了解她們上圖書館的習慣。我也乘這些機會向她們進行暗示,雖然不能對她們產生重大的影響,卻能夠逐漸改變她們的習慣,使她們慢慢地改為在圖書館將關門的時候單獨前來,給我正式催眠她們的機會。

不久,終於到了圖書館差不多要關門的時間,我先將大門鎖好,其他圖書館員也按我的安排前去處理其他未離開的讀者,並帶領他們從側門離開,然後也提早離開,幫我製造和張美盈獨處的機會。

我不出所料地在參考書區找到盈盈,一邊例行地通知她圖書館要關門,一邊帶她到櫃檯借書。在借完書之後,盈盈沒有立即離開,她將參考書放在櫃檯上,乘在關門前不多的時間和我談話,話題最後轉到我的櫃檯工作上。

這時盈盈注意到窗外的樹枝隨著秋風輕搖著,使樹枝的倒影不斷在櫃檯上掠過,更不定時出現在她借的參考書的封面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21st, 2015 at 4:40 下午

圖書館員的奴隸

without comments

張美盈來到本地的圖書館,她是本地高中的學生,今天來這裏借參考書。

這間圖書館位於市區的幾間學校之間,她就讀的高中和其他學校的學生都經常到這間圖書館。

今天是星期三,她下課比較遲,所以不打擾其他同學,單獨一人前來,來到的時候圖書館還有一小時便要關門,但還有足夠的時間讓她找到要借的參考書。

這時幾名附近其中一間高中的女生一邊在櫃檯那裏借書,一邊和正在當值的圖書館員談話。盈盈經過的時候,才發現只有其中一名女生要借書,其他女生都只是有空和她一起來圖書館的,也在這時候跟她一起和圖書館員談話。不久,只見那圖書館員在談笑期間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和敲了幾下檯面,沒有多久,談話便結束了,那些女生也一起離開了。

盈盈認得這名年輕的圖書館員,他叫莊永康,經常看見他在櫃檯當值。據大家說,他是圖書館裏在櫃檯當值時間最長,每天都會在櫃檯當值的圖書館員。但盈盈覺得在櫃檯當值是圖書館裏最悶和工作量最不穩定的工作,不明白為甚麼他會願意負擔大部份在櫃檯當值的時間。

自從我成為圖書館員之後,我偶然地找到一本與別不同的講解催眠學的書,我在學會其中記載的催眠術以後,終於能夠像小說的主角那樣輕易地催眠和控制別人,而我也通過催眠術將圖書館的所有職員和保安變成完全服從我的僕人,並且將女職員變成我的性奴。既掌握了圖書館的實權,又將圖書館變成我的第二個家,我享樂的地方,在找到真正希望擁有的女性之前暫時能夠以女職員作為發洩性慾的對象,即使在工作時間也能夠在只准職員進入的房間享樂。

作為圖書館員,我經常能夠接觸到附近大小學校的學生,並在其中一部份成年的女生裏找到希望佔有的對象,也不會因為有對象的年齡問題而出現和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問題。至於對方的身份,我從她們的校服和借書證知道她們的名稱和就讀的學校,以及從她們借書的種類知道她們的喜好和課程的進度。

我更改了職員在櫃檯當值的時間表,給我更多的當值時間,更多的機會接觸我的目標,並設法讓我的目標們出現單獨一人的時候,以便給我和目標單獨見面和培養友誼的機會,以及了解她們上圖書館的習慣。我也乘這些機會向她們進行暗示,雖然不能對她們產生重大的影響,卻能夠逐漸改變她們的習慣,使她們慢慢地改為在圖書館將關門的時候單獨前來,給我正式催眠她們的機會。

不久,終於到了圖書館差不多要關門的時間,我先將大門鎖好,其他圖書館員也按我的安排前去處理其他未離開的讀者,並帶領他們從側門離開,然後也提早離開,幫我製造和張美盈獨處的機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3th, 2015 at 10:02 上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新聞之花成為性奴

without comments

嗚……饒……了……我……吧……嗚……嗚……」

「嗚……我……真……的……受……不……了……啦…嗚……」」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

「哎丫……救命呀……呀……呀……呀」

「啪、啪、啪、啪……」

陰道裡漲大的陰莖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抽動,下體感覺到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噴灑在子宮的深處。

這晚,阿慈已經被這個叛軍的高層人士干了3次。

阿慈本來是代表xxx新聞來到這裡採訪當地兵變的情況,不料叛軍攻入酒店,外國記者成為了人質。頓時間,整橦酒店成為了人間煉獄,男的被殺,被打,女的被強姦,我們的美麗女主播阿慈都難逃一劫,可幸是她只用「服侍」其中一個高層,不致被一眾男人輪姦,漸漸阿慈開始馴服,成為了對方的性奴。

這天晚上,阿慈仍未入睡,她正在整理今天的文件及為明天採訪準備。阿慈在不用出鏡時都喜歡將自己的頭髮札起,另外由於她只是一個人在房間,所以身上只穿上胸圍及底褲,半杯罩的胸圍只能蓋住她一半左右的胸部,那條由於雙乳豐滿而形成的乳溝令男人看見都不禁大動食指,而且好的白色奶罩,根本就不能掩飾住乳頭的存在,下身就只是穿上一條t-back,後面布條都陷入了那條長溝中,整個臀部的輪廓清楚的暴露著,前面剩下不多的部分根本蓋不住整個陰部,黑黑的毛髮從內褲兩邊露出來。

突然之間,傳來幾陣槍聲,阿慈探頭到門外看過究竟,好見很多頭戴冷帽的持槍男子在走廊上,逐間房搜查,阿慈知自己逃不了,就馬上穿上一件風褸及在床上找了一條套裝裙穿上,而且盡快向外求救。

不過房間大門已被叛軍爆開,阿慈中了一下手刀就昏暈過去。醒來時,阿慈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個男人玩弄著,從來沒被別的男人碰過的肌膚意外地受到侵犯,阿慈的全身都僵硬了,她用力地扭動身體,「你是誰!要……干……什麼?」阿慈著戰抖的叫起來。

阿慈想掙扎,那男人彷彿很知道她的心意,有力的一隻手已掐住她的脖頸,頸部受制,壓得阿慈要透不過氣來。那男人以挺快的動作用絲襪繞過阿慈的嘴到她身後,抓住她竭力想要掙脫的雙手,緊緊的纏了幾繞。

嘴被絲襪勒緊,阿慈只能從喉嚨中發出不規則的哼聲,她已經瞭解那男人以後的企圖,也知道自己的處境不太妙,但也不甘心就此輕易的失身,她現在等於趴在那男人的身前,而身上也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以這種性感的姿勢和如此的暴露,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太大的誘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12th, 2015 at 3:32 下午

逼姦偷情少婦

without comments

那是夏日的一個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閒著無聊在廠裡瞎逛,不知不覺來到了醫院樓下。我抬頭看看外科有隱約的燈光,於是我就準備上去找值班的小護士或小醫生聊聊天。

因為整個醫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棟樓漆黑一片。我摸索到三樓,來到外科門外,我通過門上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內張望。裡面沒人,我失望的準備離開。忽然,裡面傳來『光當』一聲!『有人!』我暗想著狐疑的再次向內看去。這次看見在屋內拐角處屏風後面有人影晃動。「躲在那裡幹什麼?」我心裡想著手推門,關著了,推不開。我想和裡面的人開個玩笑嚇她一下,於是拿出身份證插進門縫,輕輕一別,老式『四不擰』鎖就被別開了,我躡手躡腳溜了進去。

昏暗的燈光下我摸到屏風前,透過縫隙我看見,我看見診療床上兩個裸體在翻滾著,是黃桂萍和射書記!看的我目瞪口呆!呆看了一會,我回過神來,「媽的!」暗罵著的我輕手輕腳將兩人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抱了起來,沉靜在歡愉中的他們渾然不知,我把衣服輕輕抱出了門外,然後將老射的衣服拋在門口,而將黃桂萍的衣服藏到了旁邊的一間房內。最後,我重回到房裡,我將門從裡面關好,然後,我打開了燈並迅速走到驚愕的停下的他們倆面前。

事情過於倉促,以至於老射還沒能來得及從她身上爬下來,我一把按住老射說:「別動!不然我就喊人了!」因為剛才性交的劇烈運動,老射是一身大汗,又由於突然的驚嚇,他渾身冰涼。驚嚇過度的他顫抖的問:「你是誰?你要幹什麼?」「問我?你又在幹什麼?如果我大聲喊叫,想信會有不少人來看個熱鬧。只是那樣,老射你恐怕就別想再混下去了,官位權利也就煙消雲散了!」我繼續威脅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12th, 2014 at 3:13 下午

高傲的女上司半月女王

without comments

天已經很晚了。我駕着車在燈火通明的街頭漫無目的的遊蕩着。

想着也倒黴,要不是今天下午被那個高傲的女上司半月女王批了一頓,還打算好好輕松輕松呢。
象我這種有受虐傾向的人表面上不把她放在眼裏,其實是在引起她的注意,要是有朝一日能做做她的奴隸,那可是…

“嘟嘟…”我的手機叫了起來,“這麽遲了有誰會給我發短信?”我疑惑着打開手機。

“我有事找你,到麗都花園12幢7A,半月女王。”是她!“會是什麽事呢?”半月女王冷酷又美麗的樣子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心裏琢磨着,不由自主掉轉頭朝麗都花園駛去。

“能幹到今天也不容易,要是被她給炒了…又得重新開始。況且半月女王又是我心儀很久的‘女王’…….難道我會夢想成真?”這麽想着已到了她的樓下。

“叮…咚…”我按了門玲。

“進來吧,門沒鎖。”半月女王在屋裏說道,聲音還是那麽冷冷的。

我有點局促,往日在辦公室的那份自信蕩然無存。

門廊鋪着地毯,我的眼睛馬上就看到了門後的鞋架上放着
的好幾雙鞋子,正是她上班是穿的那種漆皮的亮面高跟鞋。我頓時渾身發熱,很不得抱在懷裏狂吻一翻,以解相思之苦。

“男式拖鞋在那呢?”我裝着在鞋架上到處找拖鞋,鼻子卻拼命嗅着鞋裏飄出來的象蘭草般的氣息,刺激的我狠不得馬上套在小弟弟上爽個夠。

“你在幹什麽呐?”半月女王問到。

“我在找拖鞋。”

“這兒沒有男人的拖鞋,你光腳進來吧。”

我脫掉鞋,進了客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7th, 2013 at 5:31 下午

奴隸的女警(二)

without comments

原本洛雲極力想抗拒這樣的調教,但是身體裡的變態血液卻淹沒了理智,再
加上月奴和花奴的挑逗,洛雲也慢慢習慣這樣的調教。

就在洛雲到達別墅後的第三天,洛雲完全接受了陳威的調教。她已經從內心
接受自己是奴隸的事實,不但在吃飯時像狗一般跪著吃,也絕不反抗陳威任何無
理的要求。而陳威也在此時為洛雲戴上了乳環,同時對洛雲說:「現在開始,妳
叫“雲奴”,明天我會替妳烙下雲奴的烙印。」

「是的,主人。」雖然洛雲猜不透陳威的想法,但她早已被訓練成不反抗的
奴隸,沒有自己的意見和思想。

在替洛雲戴上乳環的第二天,陳威告訴月奴和花奴帶洛雲到地下室來。兩人
頗有深意的笑了一下,知道洛雲將會在這裡留下屬於奴隸的烙印,就像自己當初
一樣。

過了不久,洛雲就被帶到地下室。當她看到在地下室裡的火盆和烙鐵時,心
裡就有不祥的預感。

「過來吧!雲奴。」陳威命令著洛雲。「我說過,今天是最後的烙印,我會
讓妳留下永遠不能抹煞的烙印,讓妳成為我永遠的奴隸。」

洛雲被推到準備好的桌上用繩子牢牢綁住,「別擔心,不只是妳一個人有,
月奴、花奴。」

「在!」

「讓雲奴看看。」

「是的,主人!」月奴和花奴兩人脫下身上的丁字褲,在兩人的陰部之上,
原本應該是茂密的森林,現在卻分別出現「月奴」和「花奴」的烙痕。

這樣的畫面讓洛雲了解,自己也將面臨這樣的對待。可是洛雲卻不恐懼,相
反的很興奮,「啊!終於到了最後的烙印了,過了今天我就不是洛雲了,而是陳
威主人的雲奴了。」洛雲這樣想。

陳威先在洛雲身上打麻醉藥,然後趁洛雲昏迷時,解開她的丁字褲,露出陰
部和茂密的森林,再拿出預備好的刮鬍刀和刮鬍膏,把洛雲那茂盛的森林刮的乾
乾淨淨。這樣做的目的是讓烙印後的陰毛能長的整齊,不會蓋住烙痕。完成這些
工作後,陳威就拿起燒的通紅的烙鐵,完成最後的步驟……

就在洛雲接受陳威進行最後調教的同時,她的好朋友—孫嫣翎,正因為找不
到洛雲而擔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21st, 2013 at 6:09 下午

奴隸的女警(一)

without comments

第一回 女律師的沉淪

臺北的敦化南路上,一座高聳入雲的大樓內……

「總經理,有位洛雲律師找您。」對講機響起了秘書的聲音。

「終於來了!我就不信,經過我的“細心”調教之後,能夠忘記我的大雞巴
的味道。律師!還不是個追求肉慾的浪蕩女。」

被叫“總經理”的是崴晶集團的大老闆——陳威,這個人是個不折不扣的虐
待狂,最喜歡“調教”女奴,不管是女秘書還是女強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很少
能逃過他的手掌心。

「請她進來,記得通知她,不要忘記該穿的“服裝”。」

秘書接到指示後,就告訴在一旁等待的洛雲:「總經理請妳進去,而且要我
告訴妳不要忘記該穿的服裝。」

一聽到秘書這樣說,洛雲的臉頰立刻泛起了紅霞。她回憶起在陳威別墅的那
天晚上,他讓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雖然是因為春藥的刺激,但是她卻真正
體驗到性愛的快樂,也體驗到自己是個被虐待狂的事實。

「主人說的沒錯,我是個淫蕩的女奴隸,最喜歡品嚐主人的大雞巴,讓主人
幫我浣腸,讓我的陰戶接受繩索的綑綁吧!」

不知不覺中她陰戶濕了,「啊!我真是淫蕩,光想著主人的雞巴就濕了。」
秘書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樣子,就拍拍她的肩膀:「洛律師、洛律師」她才醒來,
「謝謝!」

她走向通往陳威辦公室的專用電梯,一進到電梯內,她就開始換上該穿的服
裝,把原來身上的窄裙脫掉,連內褲也脫下,露出茂密的森林和被森林覆蓋住的
陰戶,換上最性感的黑色吊帶襪,沒有穿上內褲,直接就把窄裙穿上。這件裙子
並不是原來那件,而是膝蓋以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只要稍微彎腰就會看到沒穿
內褲的屁股。至於上衣方面,原本裡面就沒有穿胸罩,35吋的堅挺乳房幾乎清
晰可見,現在更是把上衣的扣子打開,露出雪白的肌膚和那對堅挺的乳房,一想
到要接受調教,洛雲心裡就充滿莫名的興奮,粉紅色的乳頭也硬了起來,陰戶也
流出了淫水。

終於電梯到了,電梯門一打開,就看見了陳威全身赤裸只穿著內褲站在洛雲
的面前,整個房間擺滿了假陽具和繩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21st, 2013 at 10:08 上午

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二)

without comments

他們還郵購了大尺寸的電動陽具,在玩雙響砲的時候插入小如的屁眼,讓她的三個洞都不孤單。

少女已徹底的臣服在他們的勇猛之下了。丁磊還曾經玩過幾次極刺激的遊戲,他讓上身衣著整齊的小如伏在窗口上向他正要上班的爸媽道再見,然後在窗簾之後猛幹她的小穴,害的小如雖然爽卻又要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

有一次在天強的家裡還一時性起,兩個人拿著蠟燭玩起SM來了,小如被蠟油滴的滿地打滾,還氣得說以後都不理他們了,結果到了晚上還不是乖乖的翹起屁股,央求兩個猛男的駕御。

甚至有時候,他們把小如綁在馬桶上,兩個人便用溫熱的尿液射得她一身都是,或是比賽射乳頭.小穴,演變到最後竟變成小如張大嘴巴迎接主人的尿液,天強甚至還隱約看到小如吞了幾口進去,真是不折不扣的淫娃。

性慾旺盛至極的這兩個十七歲壯漢一整個暑假都極盡所能的用各種手段玩弄著嬌嫩的十三歲小淫娃。

小如在那年暑假不知是因為兩個猛男的日日操練,還是因為喝下了不少猛男的營養精液,身體竟變得較為硬朗,體質也改善不少。

天強和丁磊的性能力更鍛練到平均一發要花近五十分鐘的地步。轉眼間暑假已接近尾聲,天強和丁磊為了給小如一個更難忘的回憶,便悄悄的郵購了一些亢奮藥劑和一罐西班牙蒼蠅。

在小如回家的前一天,天強和丁磊向丁家父母佯稱要去山上露營,以製造不在場的證明。而小如也聲稱要到一個住在鄰鎮的同學家過夜,一來因為小如的身體已不似以往單薄,二來小如還留了個假電話給他們,丁家父母也不疑有他的答應了。

到了晚上三人到天強家的大屋中集合,小如剛進門,赤裸的兩人便把她脫的光溜溜的。西班牙蒼蠅的藥力已使兩根巨大肉棒硬挺到最大的程度,看得小如淫水直流,兩名壯漢便在鋪著地毯又寬敞的客廳地板上瘋狂的吸吮撫摸她的身體。

藥力加上離別在即,兩人倍加狂暴,不一會小如的身上便處處是齒痕和紅紅的吻痕。小如的左乳頭甚至被粗暴的表哥咬得微微出血,他們首先玩雙響砲,呈狗趴式的小如嘴裡含著天強的肉棒,而小穴裡插著表哥的肉棒。

天強還把電動陽具開到最大插進她的小屁眼裡去,極度充血的肉棒令小如也感到無比興奮,她不知道迎接她的是一整個晚上的極樂地獄。

丁磊一邊操小表妹一邊狠力的打著她白晰的小屁股,輕脆的響聲傳遍空曠的客廳,而天強也邊將巨棒往小如嘴裡送邊玩弄她隨身體晃動的雙乳。

才過十分鐘左右,小如就發覺兩人的硬挺程度.力道和速度都是平日的一兩倍。但她發現的太遲了,藥力的作用加上潤滑劑裡的持久成份讓天強和丁磊窮兇惡極的狠幹了她近兩小時,當兩股燙熱的男精噴灑她全身時,她早已癱瘓。

即使被兩名猛男操練了一個暑假,淫蕩的小如仍無法承受這幾近野獸的狂暴,她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不料表哥把他略為疲軟的肉棒塞進她的口中竟開始小便。

極度無力的小如只得大口大口飲下表哥滾燙的尿液,天強也依樣畫葫蘆的把小如的嘴當馬桶用了,小如心想這總該可以了吧?

但只見兩人重新抹上了持久潤滑劑便玩起前後夾攻了。天強插她的屁眼,丁磊插她的小穴,這以前就令她最難以消受的姿勢,現在更是難以消受。

無力的身軀令自己全身的重量都落在倍加粗大的兩根肉棒上。小如覺得表哥又粗又長的肉棒似乎要頂穿她十三歲的子宮壁了,而天強的巨物也令她的腸壁灼熱不已。

又狠操了近兩小時左右,小如才得以飲下兩發男精。整個晚上天強和丁磊各洩了四發,直到藥力消退,三人方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小如醒來時便發現自己睡在天強的跨下枕著天強的大腿,他半軟硬的的肉棒還塞在自己酸澀的嘴裡,而表哥同樣半軟硬的肉棒也停留在小穴裡休息著。

小如的全身佈滿著全乾半乾的精液,雖然嘴巴酸澀小穴也紅腫發痛,她依然樂於讓兩根賜與她一個快樂暑假的大肉棒在她的體內和口中休息,以報答兩名壯漢一夜的恩寵。

直到丁磊和天強也醒來,三人才忙著梳洗穿衣,快到中午時便一前一後的返家。

天強也前往送行,兩人陪著她在房裡收拾行李,丁家父母則在門口等候小如的父母。提著行李準備出門的小如忽然蹲下身隔著褲子吻了一下兩人的肉棒,又在兩人壯碩的胸上深深一吻。

她嬌俏的說:「表哥,強哥謝謝你們一個暑假的照顧,希望以後還能見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29th, 2013 at 3:28 下午

性奴隸小妹妹養成計劃(一)

without comments

第一章 妹妹

陳天強,人如其名,身高一八六,標準的肌肉男。俊秀而略帶英氣的面孔和他巨熊般的身材並不很相配。

十九歲的他就讀某五專化工科。也許因為他是天生的雙面人吧? 中規中矩的表現,再加上對倒貼的女同學毫無反應的態度,大家總認為他是個木訥老實的傻大個。

其實他並不傻也不是對女色沒反應,只是他不願讓大家察覺他如狂濤般的巨大性慾,十九年來也只和至友丁磊一起搞過一個女孩(詳細情況後幾章自有分解)。

這一天,他放學回家便直奔浴室洗澡,因為他一會便要去機場接父母的機。他的父親是一名非常優秀的生物學家,母親則是化學專家,他們已經為了一種治癌新藥在澳洲待了四年。

自十五歲起天強就一個人生活了,近一百坪的三層樓房是他獨自生活的大天地。洗澡時不經意望見自己巨大的陰莖,硬起來足足有十七公分,大概三指合併的寬度,粗得像大香蕉似的。

他心裡想著:『我這兇猛的巨獸何時才能得到慰藉呢?』

十點整,天強從機場失望的返家,等了許久都不見父母的蹤影。

『也許是搭下一班飛機吧?』不料一打開家門,父母的笑容便迎面而來,原來他們坐了更早一班飛機回來,和天強錯過了。四年不見免不了一陣親切的問長道短,功課啦! 近況啦! 生活啦!

天強一一回答時卻瞥見在沙發上熟睡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過肩的長髮,粉嫩嫩的臉頰,還有一身粉紅色的洋裝,天強一臉驚訝的望向父母。

母親一臉沉痛的說:「還記得黃叔叔夫婦吧? 就是和我們一起去澳洲的黃叔叔和黃嬸嬸,上個月他們夫婦倆已經因為車禍過世了,這是他們八歲的女兒黃婷婷。我和你爸爸已經辦妥了領養的手續,從現在開始她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好好照顧她,下個月我和你爸又要回澳洲了,我們打算讓婷婷留在台灣接受教育,他的生活起居你可要好好照料,早點讓她從父母過逝的陰影中恢復過來」

『妹妹,我竟然莫名其妙多了個妹妹』天強心中這樣想著,不過看著婷婷可愛的小臉,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喜悅。

第二天早上,天強一洗完臉就直奔婷婷的房間,也剛起床的婷婷訝異的盯著他。

天強先開口:「婷婷,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妳的哥哥了,以後妳的生活起居就由我來照顧,我一定把妳養得白白胖胖的。來! 我們下樓吃早飯吧!」

也許是因為天強燦爛的笑容吧 ? 一向怕生的婷婷竟乖乖的讓天強簽著手走下樓,他的父親一看到他們下來就笑著對天強的母親說:「麗卿妳看,我早說天強對小孩最有辦法了」

她也笑著回答:「那當然,我們天強可是個溫柔又有愛心的大男孩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29th, 2013 at 10:26 上午

奴隸女特務9-14

without comments

調教師說「把我們新的晶片值入淫花的乳房內啦,等我們可以經過晶片知道她的一舉一動。」晶片值入了淫花的左邊乳房,現在任務講俾淫花知,叫她通知總部須要更多人支援。
淫花接到命令後就回到總部,她首先第一個要找的人是一個中央電腦程式員,叫華達。
靜雯要進入中央電腦,將資料傳送到組織,所以她先要對付華達

靜雯走到電腦房門前「咯,咯!我可以進來嗎?」
華達知道她是靜雯,所以說「進來吧。」
進來的靜雯穿著辦工制服,西裝短裙,恤衫開了三個扣,令到一雙34D的乳房呼之欲出,靜雯看見裡面無其他人,可以向他下手了。她走到華達的背後,說有些電腦的問題唔明,要請教。

靜雯左手放在華達的肩膀上,右手按在台上,將身子彎下,讓華達可以看到那深深的乳溝,身上更加散發出獨特的香氣,一種可以令男人神魂顛倒的香氣,華達看見那引人的場面,但又不好意思直看,使他做事都有點不專心,靜雯看見他這個樣,不禁從心裡笑了出來,她說「講個秘密你知…」

「有什麼秘密呀?」

靜雯將咀巴靠到華達的耳朵旁細聲的說「其實我很喜歡你的」然後就將乳房壓在華達的肩上,被一個有著神秘香氣的尤物挑引著,右手慢慢地滑向華達的手,華達一時間不知怎做好,靜雯更向他說「你的耳朵好香啊….可以舐下嗎?」話未說完便把舌頭伸進華達的耳朵內挑引著,華達合上雙眼不想反抗,因為看見這尤物,有誰不被誘惑,況且現在他都非常享受….

靜雯開始將右手移向華達的恤衫處,將扣遂一打開,伸手入內撫摸華達的胸,用食指指甲撩著細小的乳頭,華達打了個冷震,令乳頭都凸起,他的手亦開始不規舉了,摸著靜雯的大腿,以至靜雯的下體處,他的手已經感到那處非常潮濕,滑滑的愛液從那T-back內褲裡滲出來,更散發出一股引人的香氣,令到華達更加不能自制,靜雯心想這個人真容易對付,做少少野就頂唔住,咀角露出微笑,繼續對華達施迷惑。她將右手漸漸地伸向華達的褲頭上,用手掌輕輕磨著那凸起的地方,用掌心按著龜頭處,靜雯的手感覺到那凸起的東西在漲大「嘩!好大啊…….」華達不好意思地笑笑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20th, 2013 at 10:58 上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