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姐妹’ tag

我和姐妹兩的性福生活

without comments

2008年我大學畢業,24歲,女朋友羅欣是我大學同班同學小我一歲。畢業後我們在她家居住的城市的一個造船廠謀了一份技術員的工作,羅欣在船廠下屬設計院工作。

剛剛畢業時我們住在單位分的宿舍裏,就是那種老式的筒子樓。公司爲了照顧新分配大學生,爲我們都安排了單身宿舍。我和羅欣選了兩間相鄰的房間,在我的一再堅持下一間用來住宿,另外一間當廚房餐廳。

羅欣是個非常害羞的女孩子,上大學時我們也做過愛,但是次數非常少,每次出去開房都要躲躲閃閃的跑到很遠的地方,在學校周邊怕碰到熟人。我們大學時住的是公寓,根本都沒有老師管,男女出入宿舍留宿特別正常。我們宿舍有兩騷人就經常帶女朋友留宿打炮,導緻我經常伴隨著床的咯吱咯吱聲和喘氣呻吟聲入睡。四年啊,我的這個羨慕嫉妒恨。

剛搬進宿舍的那一天,我的心情格外的愉悅,終于有了自己的小窩了,以後的夜生活大有作爲啊。搬入小窩的第一天,下班後我們就操持買菜做飯,我的心裏甭提有多得意了,一直樂的合不攏嘴。

「你樂呵什麼勁呢?」看我小曲哼個沒完,羅欣問我。

「床前明月光,夢中衣衫少,舉頭望明月,兒女正歡好。」一首淫蕩小詩表達了我此時此刻的心情。

「流氓。」小寶貝的臉都紅了,「我警告你你可不能亂來啊,隔壁還住著人呢,這房間的隔音也不好。」

「老公我都憋了兩個多月了,現在看著個母蟑螂都兩眼綠光。」我抗議道。

「改天找個時間去開房吧。」小寶貝低聲建議。

你妹,這也行啊。都住一起了還開毛房去啊,這不自欺欺人麼。「你不想愛愛啊?」我非常納悶。

「想,那也不行。」羅欣非常堅決。然後就忙著炒菜了。

望著她柔軟纖細的蠻腰,烏黑的拉直披肩發,圓潤飽滿的小屁屁,我的陰莖情不自禁的硬了起來。羅欣小寶貝最讓我著迷的還是她的乳房和陰部。乳房不是很大,但是乳型非常完美,很堅挺,乳暈不大乳頭嬌小,興奮的時候鮮紅欲滴。

陰部陰毛很少也很柔軟,基本都集中在恥骨處,整個陰戶上沒有一根毛毛,兩片肉瓣又白又肥,光溜溜的,陰蒂很敏感,一摸就濕,水還特別大。小寶貝愛愛的時候很是放不開,高潮時候渾身顫抖也隻是低聲呻吟。我陷入了深深的意淫不可自拔。

「想什麼呢,老公,趕快洗手吃飯。」原來羅欣已經做好飯了。

「想和你愛愛啊。」我笑了笑。

「討厭。」小寶貝甩了我一個衛生眼球轉身盛飯去了。

點化,點化,我一定要點化你。想想已經住在一起,也是個挺大的進步了,以後天天耳鬢斯磨的還怕沒機會?然後就卿卿我我的吃飯了,有自己的窩就是好啊,今天喂飯小寶貝也開始吃了,以前在食堂是死活都不讓喂的啊。

飯後就出去散步,我盼天黑盼的心都碎了,時間怎麼就過得這麼慢啊,看著我抓耳撓腮的樣子,小寶貝的臉又紅了。

這你妹的。好不容易盼到天黑,回到宿舍我耐著性子洗漱完就迫不及待的把小寶貝撥個精光,看著小寶貝羞澀的神情,雪白的皮膚,挺翹的嬌乳,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我的陰莖瞬間就翹起了150度,「呀。」小寶貝害羞的捂著陰部,迅速的鑽進被窩裏,連腦袋都蒙了起來。

「師太,老衲來了。」我虎吼一聲,猶如猛虎撲羊一般掀開被子鑽了進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4th, 2016 at 4:51 下午

巨乳姐妹雙飛

without comments

一個禮拜六早上,我來到我乾姐秋秋的家裡玩!

乾姐是我同學萍萍的姐姐,綽號叫奶瓶,兩姐妹的身材都算挺不錯的,屁股高蹺,胸部高挺。

我常常到她們家做客,都會趁機到陽台欣賞她們姐妹兩的乳罩,兩人的胸部目視起來,都算挺有料的!

乾姐秋秋的胸圍比較大,都是奶罩型式的,拿下來仔細瞧瞧,38D的標籤映入眼簾,不愧是乾姐,這麼大的胸部,握起來一定很爽。

而涼在旁邊則是純白色的少女型內衣,看來應該是我同學萍萍的,全都是白色的胸衣,沒有罩杯Size,目測的心得,應該只比乾姐小一些些而己,而這些運動型的白色胸衣蕾絲邊緣,都一點點泛黃了,可能是撿之前乾姐穿過的吧!

但晾在一旁的內褲就性感的多,不是蕾絲網紗透明的,就是丁字褲。

看來看同學是騷在內裡。

而乾姐的胸罩,有紅色、黑色、紫色等,還有幾件是無肩帶的,但一旁的內褲,就保守的多,多半是些平口的棉質內褲,但看起來都非常的乾淨,好像沒穿過一樣!

猜想,乾姐平常可能都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吧!

鼻子靠近兩人的貼身衣物聞了聞,盡是些洗衣精的味道,可惜不是原味的了。

但撫摸過乾姐的奶罩以及萍萍的薄紗小內褲,幻想著這些衣服所包覆的肉體,讓我真想掏出老二,狠狠插爆這兩姐妹。

這天早上,趕了大早來到乾姐家裡,乾姐揉著剛睡醒的雙眼,來幫我開門。

乾姐的爸媽昨晚回南部老家去了,萍萍今天要上輔導課,要到中午才會回來。

所以今天只有乾姐一人在家。

乾姐開完門後,打著哈欠又回到房裡,倒頭就睡,要我自己坐坐。

本想來去陽台欣賞欣賞他們姐妹兩的內衣褲,但看到陽台空空如也,覺得有點點失落。

來到浴室,卻給我意外的收穫,原來乾姐昨晚沒洗衣,姐妹兩的原味內衣褲正放那。

這時想起這時乾姐還在睡!

於是便拿起兩人的原味內衣褲聞了聞。

乾姐的白色棉質內褲,一點味道都沒有,果然猜的沒錯,乾姐沒穿的內褲的習慣,只是怕被家人發現,所以就丟到浴室裡去洗,拿起乾姐的紫色胸罩,湊近一聞,一股汗臭混合著少女體香,老二蹺的老高;再拿起萍萍的薄紗小內褲,看到包覆著私處部位,幾根陰毛還殘留在內褲上。

拿近一聞,一股刺鼻的味道,少女私處的味道,還是第一次聞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6th, 2015 at 5:56 下午

嫩嫩的一家-操完姐妹操嫂嫂

without comments

小妹僅穿一襲薄裙,豐乳肥臀,細腰粉腿,隱隱約約,妙態橫生。

小妹自顧自地來到了洗手間,隨手拉了一把門,卻沒有關牢。

我湊身在門縫處,向內看去,只見小妹雙手把裙子撩了起來,夾在腋下,便可看到渾圓的臀部包在半透明的尼龍三角褲下。然後小妹又雙手把三角褲拉了下來,身子也順勢蹲了下去。

我看到有一條水注直射到便池裡,我看到了小妹的陰部,水注正從陰部的中間向外射出,激蕩在便池之中,揚灑著淅瀝瀝的聲音。

小妹在撒尿時,雙腿緊閉,一副自得其樂的感覺。

小妹雖然年紀不大,卻已長出了略見茂密的陰毛,大陰唇因為用力的緣故張開了一點點,隱然可見粉紅色的嫩肉。

過了兩、三分鐘,水注消失了,小妹晃動了幾下屁股,陰戶內滴下了最後幾滴尿水。

正當她站起來穿三角褲的時候,我拍著手走了進去,直把她嚇得又蹲了回去,兩腿緊緊的夾著,並用兩手抱著自己的雙膝。

我笑道:奇觀,真是奇觀啊!小妹,我什麼都看見了。

你――哥哥――小妹只是急得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

我湊身上前,抱住她,吻了起來。

小妹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卻被我把舌頭侵進了她的櫻唇,糾纏著她的香舌,她又害怕傷害到我,不敢大力掙扎,一時之間,只被我吻的渾身發抖,沒有了氣力。

我的手也趁著熱吻,伸到她的背後,拉開了她睡裙的拉鏈,探手進去,松掉了她的乳罩。

我把她的裙子從上向下褪落,吻著她裸露的光潔玉肩,並用手輕捏著她那敏感的小蓓蕾。

小妹的乳房急劇起伏著,酥酥麻麻的快感從她的胸前延遍全身,兩腿間也感覺癢了起來。

哥,哥哥!她輕聲喚著,雙手緊緊地按住我的背部。我嗅著她身體的清香,一雙手卻是更加忙碌,把她身上僅存的那件三角褲也給扯了下去。

我擠壓著她在水池邊緣,自己低下身子,把嘴唇貼在那迷人的神秘地帶,狂熱的吻著那茸茸密布的所在。

小妹在戰栗中挺起腰肢,喉嚨裡送出了淫啞的叫聲哎唷!隨後,她雙腿發軟,整個嬌軀成八字橫陳在地板上。

在小妹那一畝良田裡,洋溢著奇特的水分。

我埋首在那神秘之處,貪婪的嗅著香氣,饑渴的吸舐著如泉般的淫水。

小妹雙手猛搖,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作甚麼,把一頭秀發披散在臉頰上,嘴裡吐著夢囈般的呻吟:嗯,哥,唔,我,我受不了,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3th, 2015 at 5:17 下午

淫蕩姐妹花

without comments

這一對姊妹是中國人,姊姊瑩瑩是阿丁的同學,妹妹小如四天前才來到英國正在找語言學校,一個二十二歲,一個才十七歲。阿丁這人出名的熱心過度,只要有人拜託他,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上刀山下油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他沒問過我們就拍胸保證讓她們搬進來,說一切包在他身上。就這樣,我們這間屋裡多了兩個漂亮的女孩,這讓大家都很高興。

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她們一住進來就開始大掃除,客廳、廚房、樓梯、裡裡外外全都掃的乾乾淨淨的。瑩瑩一面刷著馬桶一面說「這麼髒的地方怎麼住人!」

妹妹第一天晚上在吃過我掌廚的的晚餐後,說她反正沒事,在找到學校上課前早中晚三餐都歸她作。第二天早上飯桌上竟然有稀飯、鹽炒花生、菜埔蛋、炒波菜、丁香魚乾、鹹魚蒸肉餅。我走下樓梯時聽她在廚房裡喊著:「晚上大家早點回來,我們包餃子吃!」

阿丁喝著稀飯,很感慨的說,在英國這麼多年了,直到今天終於有一點家的感覺。事情發生的很自然,那是瑩瑩和小如住進來的第六天,星期六晚上我們為兩姊妹開歡迎會。大家都很喜歡這對姊妹花,孤寒縮骨的小廣不計血本花了六十五鎊在唐人街買兩隻一斤多重的龍蝦,阿丁把他珍藏多年,視如性命,當年從中國帶來的的劍南春拿出來。

那天晚上每個人都很高興,第二天是星期日,每個人都放開量喝酒。大家把那瓶劍南春喝完了還覺得不夠。我還到外面買了兩瓶威士忌,每個人都喝很多每個人都喝醉了。

我迷迷糊糊走回房間,連衣服都沒脫就上床睡了。醒來的時候,發現姊姊瑩瑩躺在我身邊,妹妹小如,身體捲成一團躺在門邊椅子上。我看看身上還穿著衣服,知道甚麼事都沒發生,她們可能是喝醉酒走錯房間。我輕輕挪動身體,想趕快出去,不要吵醒她們倆人,正想下床時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攬住我的腰。瑩瑩望著我,眼中像有團火。「來吧!」

我腦袋裡閃過無數的想法,我認識瑩瑩不到一個星期,一向對她規規矩矩的,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她開始脫衣服,一件一件丟在地上,半坐在床上,挺起胸部,一對白嫩奶子晃盪起一陣乳波。「你知道,你想要,我也想要,來吧!」瑩瑩的聲音裡透著慾念。

她右手揉著奶子,用食指和拇指捻著小巧的粉紅色乳頭,雙腳張開將誘人陰戶展開在我面前,左手向下揉著陰核,嘴裡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一個漂亮的女人躺在床上,挺起胸部張開雙腿跟你說來吧!這還有甚麼好說的?上吧!瑩瑩看我呆站在床邊沒有動作,她爬到床邊脫掉我的褲子,一口含住龜頭,用力吞吐著。「好硬,來吧!我等不及了。」

我撲向她,抓著肉棒就往陰戶塞進去。瑩瑩像隻八爪魚一樣雙腿張開絞住我的腰,雙手抓住我的背部,指甲陷入肉裡。「喔~幹我,幹我,用力!用力幹我……」

我聽話地奮力抽插,一面用手搓揉著瑩瑩那對白嫩奶子。自從來到英國就沒有碰過女人,我在瑩瑩大聲叫床聲中,很快就射精了。她放開雙手,臉頰上帶著紅暈,捶著我的胸膛:「你怎麼這麼快!我才剛有一點感覺,你就射了。」「姊姊那麼浪,他當然一下子就爆了,也許一點點刺激可以幫他快一點站起來。」小如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她已經脫光衣服,走向我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1st, 2015 at 10:19 上午

姐妹

without comments

翠玉和春魂這對姐妹分別是王南和張華的妻子。她們同住在一座房子。這一天,她們正在化裝,準備去見一個客人,幫丈夫促成一單大生意。一番打扮之後,她倆美若天人,真是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姿﹗

陰雨後的晴朗,這氣氛的轉變,顯得特別舒暢,尤其是人逢喜事,神彩一爽,她倆這份喜悅、高興,心裡泛出了難以言喻的快感來﹗

笑容,使她倆增添了美麗﹗蕩漾出嬌柔醉人的冶艷﹗王南瞪目一對玉美人,使他意亂情迷,不能自禁。他再也按奈不住,他也不管春魂在旁,一把摟住翠玉,像香酥蜜糖一樣的吻著,翠玉尖聲叫道︰「南哥﹗老實點嘛﹗不要弄壞了我的髮型呀﹗」

春魂吱吱的笑了﹗她妙語如珠的說︰「二姐﹗你太美啦﹗二姐夫怎熬得住呢﹖」

「三妹壞死了﹗南哥你別聽她胡說。」翠玉拋著媚眼說道。

王南目燃慾火,他一瞥春魂,見她美艷矯嫩,便逗笑的說︰「魂妹﹗你更美,要不是華弟的關系,我會把你吃下去呢﹗」

春魂咯咯的笑了,她花枝招的推著王南說道︰「二姐夫﹗你還是去吃二姐吧﹗反正時間還早,給翠玉煞煞癢去吧﹗」

「不要嘛﹗南哥哥﹗」翠玉氣吁急喘的叫了起來。春魂推著他倆,一陣掙扎,她的手兒一偏,正好碰在王南的胯間那根挺直的陽具,她手如觸電,泛起一陣羞澀之惑﹗

王南借勢拖曳著翠玉,翠玉半推半就的被擁進臥房,王南就著床沿,扯下她的三角褲,就坐在床邊大幹起來。

春魂站在門邊看了進去,祇見翠王雙腳高舉,臀部一個勁的扭動。王南又黑又粗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裡拔出插進,「漬」「漬」之聲,和翠玉哼叫的浪語,匯成一片春色無邊的浪漫畫面,她的心也隨之砰然跳動。

慾的情調,和肉的刺激,在一般人的心理上,都認為偷聽比實際來幹有意思,看表演又比偷聽更有味道。春魂看到男女兩方性交的表情,那顫動的大腿、陽具在陰戶中進出,這些扭動,抽插,有色有淚,有光有熱,看得她上咽下流,恨不得也滾進這個洶涌的波濤裡一齊翻騰﹗

一陣高潮之後,王南拔出陽具,也帶了一股白漿,回頭一看春魂那紅潤的臉彈,他淫笑的說︰「三妹你也好壞﹗也敢看我們玩,當心你大哥的雞巴狠起來,可不認人﹗」

翠玉坐起來,她赤身裸體地擰著春魂的耳朵說道︰「三妹太調皮了﹗南哥﹗不要管那麼多,過來弄弄她﹗」

王南笑著說道︰「看在華弟的面上饒了她吧﹗」

翠玉道︰「你怕什麼,我的小肉穴,還不是華弟高興抽就抽個痛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30th, 2014 at 3:33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賣身姐妹

without comments

少東是一個著名大商賈,家中富有財物,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漁色。每逢遇見美貌婦女,必要千方百計弄到手。

有一次他在理髮店中,看見一位替人洗頭的女子,及一位替人馬殺雞的女子,容貌非常美麗,回家後便派人打聽這兩女子的出身。不多幾天,居然被他打聽清清楚楚。

原來這兩個女子,原是同父異毋姐妹,姊姊叫廖育玲,今年二十六歲,已嫁,妹妹叫廖艷秋,今年亦二十五歲,尚未出閣,是父親早先在外的二太太所生。

二人原分開而住,姐家住台南縣後壁鄉,妹家住雲林縣元長鄉,因老父經商失敗,債築高達三百萬元,而獲罪入獄,姐育玲丈夫公務員薪水有限,所以才將妹艷秋接來同住擬此下策生活。

少東探得細情之後,知道可以利用,於是打發一個能言善道的人,向育玲姐妹說項。如果肯以肉體犧牲,在補助她們生活以外,還許了好多利益。

經過幾番唇舌,育玲總算被他打動,背著自己的先生,兩方面預先訂好了時刻,在少東的別館相會。

這天少東老早的來到別館,專候育玲到來。在下午一點多鐘,育玲果然來了。

少東看她今日打扮更為嬌艷,所以等不得答話,迎頭先抱在懷中,向她親了一下,育玲羞慚地說:「大白天的像什麼,快放開!」少東道:「寶貝,我可真急死了,我這裡無論白天黑夜,永遠沒有人的,妳快可憐可憐我吧!」育玲聽了無奈,只好一笑。少東刻不容緩的,將她抱在床上寬衣解帶,便自幹起來。

少東幹到高興時,問育玲道:「妳不是還有一個妹妹嗎?她怎麼不同來呢,她若能來,我一定還要加倍酬謝妳們。」

育玲起先不答,後來被他緊緊追問,才說:「我聽說你是一位好漁色之人,我怎能讓我妹妹白白受你遭塌。」少東又道:「據我知妳是已嫁過丈夫的,是嗎?妳丈夫幹妳的滋味,比我今天插得怎樣?那個舒服?」

育玲閉上眼睛,裝作聽不見。少東緊問著:「今日妳與我相會,妳的家人、丈夫可知道這一回事嗎?還有妳妹妹是否願意來呢?」

少東當時正幹得起勁,亦沒有再行追問。至幹完之後,伏在育玲身上,喘息了一會才在追問,育玲道:「我因為是已嫁人的,所以才不避羞恥,來幹這種事。」接著,又說:「我妹妹尚是完好的處女,怎能把一生名節,就此葬送了呢,再說我不是為事所逼,我才不會背著丈夫作出這種不知羞恥的勾當之事。」

少東說:「方才你說為所迫,可以告訴我嗎?」

育玲道:「可以倒可以,不過告訴你也沒用。」少東道:「妳告訴我,或者我能幫助妳。」育玲道:「我父親本是一個商人,因為買賣虧累,欠了人家三百萬塊錢,被人告到法院,以惡性倒閉為由,被捕入獄,已達五個多月。

我家除了父親還有母親、我老公,就是我們姐妹兩個,每月平均要給債主五萬元,丈夫每月薪水才二萬元,即然如此謀生不易,我們兩姊妹只好到理髮店去作活,慢慢設法籌錢。

後來你派人去找我說,要出重資,來勸我姊妹念頭,當時我一想,我要救我父親及還清債款非錢不可。

儘管替人洗頭、馬殺雞,一個月也賺不到幾個錢,現在有了這個機會,倒是得錢的一條好門路,但是我妹妹是個黃花閨女,我不肯讓她墜落。於是就背著丈夫一口答應,情願陪你侍寢。

你要知道,我父親若不是遭遇這種事,你無論出多少錢,我亦是不來的,你若把我看作敗柳殘花,那就錯了。」

少東道:「救妳父親得要多少錢呢?」

育玲道:「方才我不是說欠人三百萬塊錢嗎。」

少東道:「現在若有三百萬塊錢,你父親能出來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七月 28th, 2014 at 10:10 上午

髮廊女老闆

without comments

深圳是眾所周知的淫都,說起深圳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每個人的經歷不同感受也不同,口袋裡錢的多少也決定著對淫都的理解程度。回想起在淫都裡度過的日子,真是意味深長,難以言表。我和所有深圳的男人一樣,每時每刻都在接受著淫風淫雨的洗禮,感受著淫日淫夜的樂趣。雖說不是老闆,但我的收入足以讓我吃喝有餘,還可以悠閒自得的享受淫都給予我的歡樂。

幾年的深圳生活,最讓我難忘的不是夜總會裡的瀟灑、桑拿浴裡的放蕩,而是在偶然機會裡碰到的髮廊女老闆。說起來也許好笑,聽起來好傻,我還是把它寫出來,貢獻給各位炮友。

那是去年國慶過後的一個週末,連日的奔波讓我在宿舍裡好好的睡了一天,天快黑的時候我才獨自步行出來尋找晚飯。酒足飯飽之後便開始琢磨晚上的消遣,考慮再三還是先去髮廊洗頭再作別的安排吧。

信步來到附近常去的髮廊,進門後才發現裡面全變了,雖然設施還是原樣,可人我卻一個都不認識了,連平日和我稱兄道弟的東北小老闆,也變成了一個頗有風騷和韻味的女老闆。想退出去已經不好意思了,只得迎著女老闆的笑臉,在她為我準備好的椅子上坐下來,兩眼在不停地張望:看到她一邊招呼洗頭小姐,一邊為我倒水,嘴裡還說著:老闆是這裡的常客吧?

我點點頭:是呀。幾天不來怎麼什麼都變了那?

她說:是呀,是呀。我老公是前天才把這兌下來的,昨天整理了一下,今天就開張了。

我說:那原來這裡的東北老闆呢?

她答:聽說是他幾個哥們在東莞做毒品生意犯事了,人跑了之後就把這裡托朋友兌了,價格合適,熟客也多,一直生意都不錯。以後還請老闆多多光顧呀。

小姐開始為我洗頭。我坐在那裡心不在焉,還想著過去在這裡的時光。

這家店面不大,大堂有三個座位,一般是一個座位剪頭,兩個座位洗頭,後面還有兩個封閉不錯的按摩間,小姐基本保持五個左右。東北的小老闆很少來,要來也是打個照面就不見了。店裡的事都由一個江西小姐照顧。過去為我洗頭最多的也是這位江西小姐。當然我和她也什麼事都做過不止一次了。記得我每次來她都會問:忙嗎?我回答忙時,她便會自己給我洗;當我回答不忙時,她就會說這裡又新來小姐了,試試她的手藝好嗎?說完便拉著新來的小姐讓我過目,我認可了,她還要在小姐的耳邊說幾句什麼,然後走開。所謂試試手藝,不過是想讓我嘗嘗新。在深圳髮廊是炮房的別稱之一,初始的性交易都是在那裡完成的。

今天我在生疏的環境裡該怎麼辦呢?還能和過去一樣嗎?

鏡子裡面看到小姐洗頭很認真,很賣力。她年紀不大,最多有20歲,還是一張孩子臉。也許是剛做這一行手生,或許是其他什麼原因,總之給我洗頭的感覺不好。店裡沒有別的客人,其他幾個小姐都在一邊看電視。鏡子裡看不到女老闆,側眼餘光裡發現女老闆在注視著我,斜了她幾眼我就不好意思再看了,但我感覺到她還在看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3rd, 2014 at 10:07 上午

雙飛姐妹花

without comments

這一對姊妹是中國人,姊姊瑩瑩是阿丁的同學,妹妹小如四天前才來到英國正在找語言學校,一個二十二歲,一個才十七歲。

阿丁這人出名的熱心過度,只要有人拜託他,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他絕對上刀山下油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他沒問過我們就拍胸保證讓她們搬進來,說一切包在他身上。就這樣,我們這間屋裡多了兩個漂亮的女孩,這讓大家都很高興。

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她們一住進來就開始大掃除,客廳、廚房、樓梯、裡裡外外全都掃的乾乾淨淨的。瑩瑩一面刷著馬桶一面說:「這麼髒的地方怎麼住人!」

妹妹第一天晚上在吃過我掌廚的的晚餐後,說她反正沒事,在找到學校上課前早中晚三餐都歸她作。第二天早上飯桌上竟然有稀飯、鹽炒花生、菜埔蛋、炒波菜、丁香魚乾、鹹魚蒸肉餅。我走下樓梯時聽她在廚房裡喊著:「晚上大家早點回來,我們包餃子吃!」

阿丁喝著稀飯,很感慨的說,在英國這麼多年了,直到今天終於有一點家的感覺。事情發生的很自然,那是瑩瑩和小如住進來的第六天,星期六晚上我們為兩姊妹開歡迎會。大家都很喜歡這對姊妹花,孤寒縮骨的小廣不計血本花了六十五鎊在唐人街買兩隻一斤多重的龍蝦,阿丁把他珍藏多年,視如性命,當年從中國帶來的的劍南春拿出來。

那天晚上每個人都很高興,第二天是星期日,每個人都放開量喝酒。大家把那瓶劍南春喝完了還覺得不夠。我還到外面買了兩瓶威士忌,每個人都喝很多每個人都喝醉了。

我迷迷糊湖走回房間,連衣服都沒脫就上床睡了。醒來的時候,發現姊姊瑩瑩躺在我身邊,妹妹小如,身體捲成一團躺在門邊椅子上。我看看身上還穿著衣服,知道甚麼事都沒發生,她們可能是喝醉酒走錯房間。我輕輕挪動身體,想趕快出去,不要吵醒她們倆人,正想下床時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攬住我的腰。瑩瑩望著我,眼中像有團火。「來吧!」

我腦袋裡閃過無數的想法,我認識瑩瑩不到一個星期,一向對她規規矩矩的,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她開始脫衣服,一件一件丟在地上,半坐在床上,挺起胸部,一對白嫩奶子晃蕩起一陣乳波。

「你知道,你想要,我也想要,來吧!」瑩瑩的聲音裡透著慾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3rd, 2014 at 4:48 下午

高樹三姊妹(八)

without comments

第八章 美麗的姊妹性奴

五天後,美香又來到留下鮮明破瓜記憶的美香的公寓。放學後直接來,所以還是穿著學生制
服。她仍然那麼清純美麗,但是眼下微微有暗影,臉色也不好。看起來身體沈重,平時活潑
的氣質已經不見。

很清楚的看出失去處女的衝擊。在此以前,連擁抱撫摸都沒有過的清純少女,成為淫魔的餌
食,受到幾乎令人瘋狂的污辱和痛苦,還射入幾次男人的精液,難怪變成這樣子。

『啊….. 優香…. 很難過吧…. 對不起,那時我一點都沒有辦法…… 』

美香抱緊優香開始嗚咽。

『我無論如何都想救出麗香,所以….. 我只能那樣做….. 』

哭著向優香解釋。

『……. 』

優香緊閉著嘴沒有說話,也閉O對那天和流氓淫蕩至極的性交的美香,發出無言的反抗。

當然美香也察覺了。在妹妹面前竟然表現出那樣的醜態,做出無法挽回的事,痛切的感覺使
她幾乎無地自容。

可是,這樣擁抱優香時,當時那種姊妹同時受到姦淫,還舔著優香陰戶裡流出來的血時的興
奮,再度鮮明的出現在腦海裡。

(她弄到第二次時,也流出興奮的淫液了……

在稀薄的血液裡,微微有蜜液的味道。)

接受淫魔的毒液,美香已經完全麻痺的腦海裡還想著這種事。

很久以後,優香才開始說話。

『麗香姊姊不見了……. 從三天前就失蹤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31st, 2013 at 3:23 下午

高樹三姊妹(六)

without comments

第六章 淫邪的虐待

看過二姐麗香三人行的錄影帶,優香幾乎要瘋狂。

看到協田特大號的肉棒是第一次,也從沒看過把男人的性器含在嘴裡的方法,而且在畫面上
親自演出的竟然是親姊姊麗香。

當光頭巨漢登場,麗香用嘴把男人的性器弄勃起後,就開始姦淫。麗香採取狗爬姿勢,巨漢
立刻插入巨大肉棒,開始進行淫猥無比的抽插運動。

受到這樣生不如死的凌辱,可是麗香竟然還扭動屁股發出淫蕩到極點的聲音。刺激處女的神
智。在這同時,把站在前面的協田的肉棒含在嘴裡吸允,享受變態雜交的快感。

優香在被迫下啜泣著看錄影帶,可是看到這裡,終於受不了大哭。

『嗚….. 不要…… 我恨姊姊!』

哭著想往外跑。

她說的不知道是讓她看這種錄影帶的美香,還是演出性交的麗香。也閉O同時指兩個姊姊。
光頭吳高興的笑著,很輕易的就把跑走的少女抓回來,然後交給美香。

美香把優香帶入和房裡安撫,協田和吳在客廳裡繼續喝酒。從門縫中傳來優香的哭聲,還有
美香說服她的聲音。

『可憐的優香,一定是很大的衝擊,姊姊明白。』

『嗚…… 』

『可是,那個女人真的是麗香。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救麗香。』

『為什麼麗香姊姊會被那兩個男人…… 』

優香一面哭一面問時,美香開始說協田教她的台詞。

『嘿嘿,開始了。』

『美香這個女人,表現的很不錯。』

兩個淫魔發出低笑聲。

這時候,光頭吳拉開褲子,一面聽兩姊妹的說話,一面揉搓自己。協田一面喝白蘭地,也很
滿意的樣子。看著牆上掛著的三姊妹的照片,好像很感動的樣子。

想起來,在高中同學藤森家裡第一次看到美香時,就產生強烈欲望,暗下決心,一定要把美
麗的三姊妹弄到手,現在,他的野心只差一步了。

姊妹進入和房已經二十分鐘,好像優香還不肯點頭。

光頭吳說著:『我去催一催。』站起來打開和房的門。一隻手還握著暗紫色的巨大肉棒。

『嘿!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

聽到巨漢的吆喝,優香恐懼的發出尖叫聲。

『老大已經等不及了!』

『對不起….. 』

美香道歉。恐懼到極點的優香不停的哭泣。

『要快一點!不然就把麗香賣掉,還要在她全身刺青!』

『對不起,馬上就好了,請再等一下…… 』

光頭吳用力關上門,發出巨響。轉過來面對協田時,立刻露出得意的笑容。

『嘿嘿,兩姊妹把臉靠在一起,又摸頭又摸後背的,有說不出的淫蕩氣氛。看來和麗香不
同,很快就能進入狀況。』

毛茸茸的手仍握著堅挺的肉棒。

『協田,今天晚上把那女孩交給我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