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嫂嫂’ tag

嫂嫂無愛的婚姻,我用真情潤你心

without comments

星期天,我是在日薄西山,天色微暗的時刻到家,剛進門恰好碰到堂兄帶著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我家來拜訪。

嫂嫂的芳名叫丁瓊秀,年輕貌美,全身上下穿著今年最流行的服飾,酥胸高挺,氣?嫻雅高貴,嬌靨冷艷,令人不敢逼視。她看起來非常美麗,只不過有那麼一股讓人不太敢親近的神情,真不知當初堂兄是怎麼樣追求上這位嫂嫂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一會兒,問過了伯伯家的近況,再聽了堂兄對媽媽的說明,才知道原來是門當戶對,雙方家長因為生意上的往來之故,因而訂下了可以說是一門利益婚姻,怪不得他們夫妻倆看起來缺少了那種新婚夫婦之間恩恩愛愛的氣氛。

堂兄這次來,是因為他有公事要來洽談,他一個大男人家住在旅館還沒有什麼關系,倒是堂嫂一個少婦住在閑雜人等進進出出的旅館中,卻有些不大方便。因此,堂兄帶她來我家借宿幾天,他也好放心地出去辦事,讓堂嫂嫂在臺中逛逛,賞玩中部附近的一些風景名勝。媽媽答應他有空會陪堂嫂嫂出去走走,堂兄這才放心地告辭我們去和外國的重要客戶會談,把他的妻子丟在我們家讓我們照顧。

晚飯後,大家一起看著電視,後來媽媽她們累了,就先回房里去睡,我看著墻上掛鐘的指針才九點多,就陪著嫂嫂坐在客廳里繼續觀賞電視。

我偷偷望著嫂嫂,見她目不轉睛地盯住屏幕,從側面看她,另有一股嬌媚的神態,心中愛得癢癢的,就移近她的身邊對她說:『嫂嫂!你看起來真美麗啊!令人心動……』

說著,突然湊上嘴巴在她玉頰上偷偷地親了一口。

堂嫂嫂嬌靨霎時紅的不得了,頭低了下來,淚水在她眼眶中打轉,終於忍不住地滴了下來。我趕緊為她輕輕地拭去臉頰上的淚水,嘴中趕忙道歉道:『嫂嫂!我……我一時沖動,我不是有意輕薄你的,請你不要生氣嘛!』她接著哭得像梨花帶雨般,哽咽地道:『你……你這是……幹什麼?這……成何體統?你要明白,我是……你堂哥的……妻子,你……不可以……像這樣……吻我啊!……』

我百般好言地勸慰她,發誓我絕沒有想欺侮她的意思,只是她嬌艷的樣子而情不自禁地偷吻了她。

堂嫂嫂聽了我的說明,又是一番臉紅耳赤,雙目冷然地怒視了我一陣子,忽地嬌靨泛起了一片羞意,粉頰也紅暈暈地煞是迷人。我沖動地想再吻吻她,可是一見她冷艷的神情,又失去了嘗試的勇氣,於是我急急忙忙地溜回了自己的臥室,躺在床上一直無法入睡。

正當我雙眼直瞪著天花板,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不知不覺中,身旁一陣高貴的香水味道直襲著我的鼻孔,我掠眼向旁邊一看,赫然發現堂嫂嫂身上披了一件粉綠色的睡袍站在我床邊,她嬌羞而含情脈脈地以柔情的眼光望著我,低著頭,蚊聲道:『我……覺得……很……寂寞,過來……看看你……睡了……沒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9th, 2016 at 4:03 下午

借種的嫂嫂

without comments

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個小村莊,今年20歲了,我父親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結婚,堂哥阿偉今年32,前幾年就在縣城開了個門市鋪,手頭比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討了個千里挑一的媳婦,嫂嫂窈窕玲瓏的曲線,似蛇般的纖腰,高翹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個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彈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

雖然嫂嫂如《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那樣聰明賢惠,可大娘對她的不滿之聲漸漸的不絕於耳,是母雞還下個蛋呢,沒用的東西,大娘正罵新買的貓不逮老鼠,嫂嫂剛還在院里做針線,轉眼間不見了,過了好大一會才從屋出來,眼圈紅紅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訴起了苦,這日子何時才到盡頭啊!我來了6年,一個孩子都沒生,村上的人都罵我是不會下蛋的雞,你大哥說今年我再不懷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這麼命苦哪!一邊說一邊流著淚,你咋不去醫院查一下啊,沒準不願你,我說。

查有個啥用?難到生不出孩子不願女人還願男人不成!嫂嫂詫異的說,我於是給她講了初中學的生理衛生知識,第二天,嫂嫂背著大娘帶著迷茫的表情去了醫院,下午太陽落山時,我去地給牛打草,路上遇見嫂嫂從縣城回來,見到我一臉的羞澀,可以嫂嫂嬌柔的說,我正不知該說什麼,嫂嫂發話了小鋒,你能不能幫嫂子個忙那聲音幾乎是哭腔,我問什麼忙,你先答應我我再告訴你,嫂嫂的淚流了下來,好,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辭,我想讓你幫我生個孩子,說完嫂嫂滿臉通紅。

我心里想太好了,正中下懷,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這個……好吧我嘆了口氣,好像很不情願但又不得不願的樣子,嫂嫂見我答應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點我給你開門,看著遠去嫂嫂一聳一聳的胸腹,我的陰莖又忍不住直了起來。

晚上我匆匆吃過飯就躺進了被窩,時鐘當,當,敲了兩下我小心翼翼的來到嫂嫂窗下,門開著,過來吧,屋了傳來嫂嫂嬌滴滴的,低低的聲音,甜美而有蠱惑性。嫂嫂鬢發蓬松地開了房門,我一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藍色的睡衣,雙乳和陰阜竟隱約可見,臉上暈紅未退,嫣紅艷麗,嬌媚無比。

我撲通一聲跪倒在嫂嫂面前,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輕撫著我的頭發,柔聲道:小叔快請起來。我深深的吸著嫂嫂身上的香氣,撒著嬌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歡這樣膩著嫂嫂。此時間,嫂嫂芳心可可,久久說不出話來,只任我親熱。

我膩夠了,也不站起,就跪在嫂嫂兩腿間,伸手解開了嫂嫂衣服。嫂嫂也不再故作姿態,反而順著我的手勢,不消幾下,身上衣服全部脫落。

一具迷人的玉體便展現在我的眼前。只見那一身肌膚白如雪,滑如脂;胸前一對椒乳豐滿挺拔,大小恰如其分,盈盈一握,乳暈不大,色澤暗紅,鮮紅的兩顆乳頭就如兩顆紅寶石般,誘人之至;小腹處平坦而美,有如和闐美玉,中嵌一顆玲瓏小香臍;腰肢纖細輕柔,更顯得臀部豐滿無比;兩腿微張,稀疏的毛發下,玉門隱約可見,曲徑通幽處,陰戶屄毛深;如此美景,我豈能不陰莖直翹,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嫂嫂見我呆呆的註視著她的身體,也不知我接下來要幹什麼,只覺得全身發燙,嬌軀軟弱無力;一股火熱的騷癢突地從下體升起,嬌軀不由得一陣哆嗦,顫抖著伸手輕撫我的臉龐。

我稍稍回過神來,兩手在嫂嫂豐腴雪白的腿間來回滑動,口中夢囈般的道:嫂嫂實在太美了……太美了……

嫂嫂此刻也是情意蕩漾,柔聲道:陰道不曾緣客騷,處女膜今始為君開。我為你寬衣吧。我站了起來,道:不,不,嫂嫂你且歇著,我自己來。說話間已把身上衣物盡去,一根粗大的陰莖張牙舞爪的屹立在嫂嫂面前。嫂嫂不禁吃了一驚,沒想到小叔子竟擁有如許偉物,自己夫婿雖然外貌雄壯,但跨間陽物卻並不英偉,暗想自己的小穴如何能容得下侄兒的龐然大物。

我大呼一聲我尻把嫂嫂按倒在床,從背後環抱著嫂嫂,令兩人的身體貼得緊緊的,嘴臉湊上去,在粉項處摩挲著,還不停地伸出舌頭去舔弄嫂嫂耳根耳珠,呢喃著道:嫂嫂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擁有你……嫂嫂被我口中呼出的熱氣弄得全身又酸又麻,又覺一根火熱的肉棒緊貼著自己後腰,蠢蠢欲動,情不自禁地反過手去,摟抱我。

我見嫂嫂已然動了情,欲念更是熾熱,一手按住一只玉乳,只覺入手凝滑無比,柔軟而富有彈性。嫂嫂一陣嬌喘,側過臉來,正好和我相對。我趁機深深吻住她的櫻唇,舌頭如靈蛇般探進去,在她小嘴內翻滾著,探索著,品嘗著。

兩手自然也沒有閑著,揉揉捏捏間,也不時地去撩動那兩顆如紅寶石般的乳頭。

嫂嫂一陣意亂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一生之中何曾嘗過這種滋味。那阿偉非但不解溫柔,而且粗魯,平日夫妻間的房事都是草草了事,從不理會嬌妻的感受。嫂嫂亦為此常常暗自垂淚,此刻被我逗弄起來竟是如此的細膩,如此的柔情,恍如置身於雲端,說不盡的受用。

我在嫂嫂身上大耍風流手段,卻並不知道嫂嫂內心的微妙變化,一只手及時地從乳房滑下,掠過平坦的小腹,直奔向那桃源水洞。嫂嫂要塞遭到突然襲擊,全身驀地膨緊,兩腿夾住了我的魔手。我此時也不心急,口在盡情地吸吮嫂嫂的香舌,一只手則在那一對椒乳上肆意撩撥,另一只手在下面慢慢地揉動。如此上中下三路進攻,嫂嫂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就恍如一只驚濤邂浪中小孤舟,身子劇烈地顫抖著,兩腿也漸漸地松開了,一股熱流突地從深處湧出,頃刻間,已然水漫玉門關。

我好不得意,三路大軍時而急行挺進,時而匍匐慢行,不失時機地又突然發動一輪攻擊,直把嫂嫂折騰得死去活來。一陣陣的酥麻令嫂嫂幾近迷失了方向,拼力的扭動身體,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她是如此熱切地渴望小叔子馬上填充她,占有她。就在此時,我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三路大軍全數撤退。一種無法忍受的空虛令嫂嫂全然放下了矜持,媚聲道:小叔子……小叔子……我要……

我此刻也被嫂嫂的媚態引得欲焰高熾,但卻強壓著下了床,道:你也起來吧。嫂嫂對我此舉不明所以,但還是站了起來,一臉迷惑的看著我。我令嫂嫂轉過身去,雙手趴在床邊,豐臀高翹,兩腿分張,自己則挺著大肉棒,從後頂著嫂嫂桃源洞口。兩手輕輕的拍打嫂嫂兩片玉臀淫笑著道:嫂嫂,我要從後面弄。說著,腰一挺,龜頭功陷嫂嫂要塞。

嫂嫂只覺一根又粗又熱的火棒突破自己玉門,一股火辣辣的痛楚令她忍不住呻吟出來:小叔子……啊……痛死我了……原來她那小穴早已習慣了阿偉細小的肉棒,一時間竟承受不了我巨大的陰莖。我也覺得自己的大龜頭在進入玉門後旋即被緊緊包圍著,擠壓著,難以前進,又見嫂嫂身子因痛楚而痙攣,只得停了下來。

我輕輕趴下,身子緊緊的貼著嫂嫂後背,兩手從下面托住嫂嫂雙乳細細地捏弄起來,嘴臉貼著嫂嫂耳根,柔聲道:嫂嫂且放輕松。我自有主張。腰部微微用力,把肉棒抽出少許,再緩緩的往前推進一點,如此來來回回,極有耐心;待覺得所開墾之處稍微寬松,才又向前挺進,占領新的城池,然後又耐心的反複開墾,那模樣直比幸禦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還要細致萬分。

嫂嫂在我的刻意愛憐之下,痛楚漸漸退卻,代之而起的是痕癢,當那根大肉棒艱難地推進到花心前,她終於領略到歡愛的滋味,忍不住又呻吟出來,與先前不同的是,這一聲呻吟是如此的消魂。

苦苦耕作著的我聽得這一聲呻吟,當即明白嫂嫂已經苦盡甘來了,不由得一聲歡呼,直起身子,兩手按住嫂嫂豐臀,把肉棒緩緩的抽出一大截,又緩緩的推進去,來回了好幾遍後,覺得進軍路線暢通無阻,便開始肆無忌憚地功城略地。嫂嫂終於嘗到了甜頭,盡量把豐臀翹高,迎合我的沖擊,只覺得那根在自己體內進進出出的火棒是如此的堅硬,每一下的插入都幾乎令她魂飛魄散,飄飄欲仙。

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漸漸地就再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忘情地沖奔起來。肚皮和豐臀接觸時發出的啪啪聲,嫂嫂的呻吟聲令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無比淫亂的氛圍,叔嫂兩個都沈浸在亂倫交合的肉欲當中。

在我一下快似一下的抽插中,嫂嫂只覺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慰流遍全身,淫水一股一股地從穴內流出,禁不住叫出聲來:啊……小叔子,我……不成了,我要死了。嫂嫂的求饒聲讓我充滿了征服感,哈哈大笑道:不成了嗎?我的好嫂嫂,好滋味還在後頭呢。嫂嫂扭動著屁股,嬌喘著:小叔子,我真的不成了,求你饒了我吧。穴內淫水不停地湧出,順著玉腿,流了一地。

在嫂嫂不斷的求饒聲中,我也到了強弩之末,手掌狠狠的在嫂嫂臀上打了幾下,雪白的屁股上登時現出幾道紅印,再狠狠的沖刺了幾下,便趴在嫂嫂身上泄了出來。濃熱的陽精把嫂嫂燙的幾乎昏了過去。

終於雲收雨罷,我擁著嫂嫂躺在床上,輕憐蜜愛。嫂嫂既驚訝於我年紀輕輕風流手段竟如此了得,又暗嘆自己在這世上活了三十多年,直到今日方才領略男歡女愛的滋味,心中激動不已,一連幾夕,兩人你貪我愛,恩情更深。

一天,我走進了嫂嫂的房間,她正在午睡,玉體橫陳,只穿了一件短睡衣,兩條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兩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隱半露,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我不由得看呆了。看了一會兒,我童心大起,想看嫂嫂穿內褲沒有,就把手伸進了她的大腿內側,一摸,什麼也沒穿,只摸到了一團蓬松柔軟的陰毛,我就把手退了出來。

「嗯,摸夠了?」嫂嫂忽然說話了。

「原來你沒睡著呀?」我喃喃說道,有一種做壞事被當場抓獲的感覺。

「臭小子,用那麼大的力,就是睡著也會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內褲沒有。順便唱首自編的淫歌給你聽」我辯解著。

什麼淫歌,快唱來聽聽。嫂嫂調皮的說。於是我便唱:難以忘記如此奸你,一個美麗的大陰唇,在我腦海里,你的呻吟揮散不去,握著我的陰莖對著你的陰戶,真想一下子插進去。嘔….嘔….,怕我插不爽你,務必次次著底,把我的精液留給你,滋潤得你更加騷屄…….

你壞嫂嫂聽過我唱的歌後嬌羞的說,然後她把睡衣掀開,讓我看了一眼,又馬上合上了:「看到了吧?我沒穿,怎麼樣?是不是又色起來了?你這小壞蛋!」「我就是又色起來了!」嫂嫂的媚態又激起了我的欲火,我撲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櫻唇,一雙手也不老實地伸進了睡衣中撫摸起來。

經過一陣不太堅持的掙紮,嫂嫂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動將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緊了我,在我背上輕輕來回撫動著。經過一陣親吻、撫摸,雙方都把持不住了,我們互相為對方脫光了衣服,我抱緊嫂嫂的嬌軀,壓在嫂嫂的身上;嫂嫂也緊緊地摟著我,一對赤裸裸的肉體纏在一起,欲火熊熊地點燃了,嫂嫂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對準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雞巴已齊根到底。

嫂嫂子宮口像鯉魚嘴似地猛吸猛吮著我的龜頭,弄得大雞巴又酸又麻,舒服極了。

「嗯…你慢慢地肏,嫂嫂會讓你滿足的。」嫂嫂柔聲說道。

於是,我把陽具送進又提出,以適應嫂嫂的要求。

「哦…哦……好小叔……嫂嫂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嫂嫂……你的屄真好……小叔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肏得嫂嫂美死了…嫂嫂的屄好舒服……」

「嫂嫂…謝謝你…我的美屄嫂嫂…小叔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小叔……嫂嫂的大雞巴小叔……弄得你的嫂嫂美死了……啊…啊…哦……嫂嫂要泄了…哦~~」

平日視男人如無物的嫂嫂,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聲浪語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抽插更用力也更迅猛了……

嫂嫂一會兒就被我弄得大泄特泄了,而我卻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強,耐力偏又異常持久,又經過嫂嫂這些天來的『悉心調教』,已經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愛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離射精的地步還遠著呢。

嫂嫂泄了以後,休息了一會兒,將我從她身上推了下來,親了我的大陽具一下說:「好小叔,好大雞巴,真能幹,弄得嫂嫂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讓嫂嫂來弄你。」

嫂嫂讓我躺在床上,她則騎在我的胯上,雙腿打開,將我的雞巴扶正,調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來,將陽具迎進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開始有節奏地上下套弄起來,一上來必緊夾著大雞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龜頭夾在她的陰道口內,一下去又緊夾著大雞巴向下捋,直到齊根到底,使龜頭直肏入子宮里去,恨不得連我的卵蛋也擠進去,還要再轉上幾轉,讓我的大龜頭在她的花心深處研磨幾下。

嫂嫂的功夫實在太好了,這一上一下刮著我的陽具,里面還不停地自行吸吮、顫抖、蠕動,弄得我舒服極了。她那豐滿渾圓的玉臀,有節奏地上下亂顛、左右旋轉,而她的那一雙豪乳,隨著她的上下運動,也有節奏地上下跳躍著,望著嫂嫂這美妙的乳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

「好小叔,美不美?……摸我的奶……小叔啊……好爽……」

「好嫂嫂……好舒服……浪嫂嫂……我要射了…快一點……」

「別…別……小叔……等等你的嫂嫂……」

嫂嫂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頂,越頂越快,知道我要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著,我的陽具也被夾緊了許多,一陣暢意順著精管不斷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後聚焦到我的椎骨的最下端,酸癢難耐……

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著最後的沖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泄如註,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嫂嫂的子宮中,我整個人也軟了下來……

嫂嫂經過這一陣子的『翻身做主』、主動攻擊,也已經到了泄身的邊緣,又經我那磅礡而出的陽精洶湧而至,對她的花心做最後的『致命打擊』,終於也再難以控制,也又一次泄身了。我們這次『大戰』,直戰了一個多小時,都達到了顛峰,我帶著倦意,翻身從嫂嫂的肉體上滑下來。她拿過紙巾,體貼地為我抹乾凈陰莖上的愛液,然後才捂住被我攪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走進洗手間。一會兒之後,嫂嫂走了出來,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這種事情是最難一發而可收拾的,從此,只要能找到機會,我倆就會在一起。每次都是嫂嫂主動要,她現在正處於性欲求的高峰,總是有強烈的欲望,每次我脫下她的內褲,下體總是已經濕淋淋的。嫂嫂告訴我說,只要一想起我,就會變得很濕,從來沒有人讓她這麼興奮。

有些時候,我們像是瘋了,只要欲望一起,立刻便擇地交合。有一次,當其他人都還在家,我看見嫂嫂走進廁所,便悄悄跟上去。嫂嫂沒有鎖門,一打開門,當她看見我時還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議,逕自把嫂嫂抱起,也來不及用衛生紙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邊上,雪白圓臀高高翹起,從後邊幹她。

「小叔子,有人會進來的。」嫂嫂小聲說,可我沒理會,一直幹到叔嫂倆共同達到高潮。

離開時,我把嫂嫂的內褲拉上去,不讓她擦拭。雖然我們的偷情沒被發現,可是在這天接下來的時間,只要看著嫂嫂不住按著小腹,皺起眉頭的窘迫樣子,我就很亢奮,知道自己的精液正從嫂嫂的陰道流出來,淌到她的內褲里去。

與嫂嫂在一起真是太性富了!年底嫂嫂如原以償,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小子。一家人樂的合不上嘴。次年我考上大學,為了紀念嫂嫂那令我欲仙欲死的銷魂感覺:傾力而作《伐屄》

《詩經》有《伐檀》,今吾作《伐屄》以記之:坎坎伐屄兮,置之床之內兮,屄滑且緊兮。不夾不射,胡瀉吾滔滔江水之欲兮。不抽不插,胡瞻爾陰戶有陰莖兮。彼君子兮,不素幹兮。坎坎伐屄兮,置之床之側兮,屄柔且軟兮。不夾不射,胡曰人類能繁衍後代兮。不抽不插,胡曰爾陰戶不癢兮。彼君子兮,不素插兮。坎坎伐屄兮,置之陰莖之上兮,屄深且曲兮。不夾不射,胡享受美好人生兮。不抽不插,胡曰爾生活滋潤兮。彼君子兮,不素玩兮。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12th, 2016 at 8:53 下午

大方的嫂嫂

without comments

阿雄跟小慧結婚沒多久,覺得應該把握時光,即時行樂,莫待年華老去時,就力不從心了,阿雄有感而發,妻子小慧也頗有同感。

今年農曆年前,阿雄的大嫂素玫,除夕前五天便先下來南部,並住在阿雄的家。

在第二天晚上,大嫂叫小慧到她房間,兩個女人在大嫂房間談了很久,偶爾還傳出笑聲,似乎談得很高興的樣子,接連兩天都這樣。

阿雄看她們妯娌兩人相談甚歡,相處得非常融洽,也非常高興。

晚上阿雄好奇地問妻子小慧:「妳跟大嫂都談些什麼?」

小慧輕描淡寫地回答:「都是一些女人的話題,不便跟你這個大男人說。」

然後便開始挑逗阿雄(當然免不了一場雨水之歡)。

隔天晚上,小慧跟阿雄說:「今晚我想去逛xx百貨公司,你不用陪我,你陪嫂子在家好了。」

阿雄好奇地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

小慧笑而不答地帶著兩個小孩出門。

嫂子弄好了晚餐便叫阿雄吃飯,阿雄看嫂子穿著百褶裙在做家事,就起了淫念,好想看百褶裙內的風光,阿雄心想:「小慧不在家,剛好!」

於是就把當年在玲玉阿姨家的那一套再拿出來用。

阿雄假裝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然後彎腰下去撿,藉機看看大嫂今天穿什麼樣子的內褲。

「哇!果然是成熟的女人,穿的是前面縷空的米白色蕾絲三角褲,連黑色陰毛的部位都看到了」阿雄心中讚歎,這時阿雄的下面也立刻起了反應。

嫂子替阿雄添飯時,似乎有意無意地露出衣襟內的風光,雪白細嫩的肌膚及迷人的乳溝,著實讓阿雄好想伸手去抓。

吃完飯後,阿雄和嫂子坐在客廳看電視,阿雄一直想和嫂子講話,可是卻想不出話題,沒料到嫂子先出聲了:「和小慧婚姻生活好嗎?」

阿雄回答:「很好啊。」

嫂子又說:「阿雄,小慧今晚出去,叫你陪我在家,是要我跟你談一件事,而她不在場比較不會尷尬。」

阿雄好奇地問:「什麼事」嫂子轉向阿雄,同時將雙腿的開口向著阿雄,然後說:「這件事我已經和小慧談妥了,她沒意見。」

阿雄笑著回答:「只要小慧答應就可以了啦。」

嫂子說:「不,還須要你同意。」

嫂子看阿雄一臉狐疑,便接著說:「你有沒有聽過換妻遊戲!?」

阿雄似乎有點明白的說:「有啊!網路上還好多人談論呢,我還下載了一些文章。」

嫂子見阿雄並不排斥,於是直接問阿雄:「那你想不想試試看?」

阿雄以開玩笑的語氣回答「跟誰啊!」

嫂子立即回答:「跟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0th, 2016 at 8:10 下午

我美麗的嫂嫂

without comments

我叫小傑,今年22歲,大學畢業後家裏人找關係給我安排了份工作!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家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了。

她二十六歲,穿了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對面。應該說她是屬於保養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實在讓人有些沖動。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時常出差,留下孤單嫂子一人在家,這給我這個色狼以機會填補嫂嫂內心的寂寞空虛,當然在身體上也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嫂嫂好像涼鞋挺多。有時穿一雙銀色的無帶涼鞋,有時又是一雙細帶黑色高跟涼鞋。

一天中午,同事們都在午休,對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獨自在上網看小說,手裡拿著鉛筆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揀。

無意中我看到了對面嫂嫂的美腳從那雙黑色細帶涼鞋中取了出來,左腳踩在右腳上。

她今天穿了雙發亮的黑色絲襪,腳趾塗著紫藍色的指甲油。

我順著她光潔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開,我居然看到了她穿著一條半透明的三角內褲,內褲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桌上的數碼相機……

我慢慢的起來,坐到我的椅子上,環顧四周,同事們都在睡覺,有兩個後排的正在打遊戲呢。

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

我拿起相機,慢慢伸到桌子下麵,按動了快門……

下班回家後,我把相機中的偷拍相片導入電腦中,細細觀看起來。

她的雙腳在細帶涼鞋的映襯下顯得很纖細,腳趾很圓潤,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長,似乎要頂破絲襪似的。

我邊看邊把褲子脫了,開始打起了手槍,心想什麼時候一定要把這雙美腳擁入懷中。

我邊看著我偷拍的相片,邊用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那話兒,直到濃濃的液體噴湧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陸續拍了好多嫂嫂的高跟涼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這些相片打飛機來泄欲。

白天,看到嫂嫂時,眼神總不自覺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發現。

一天中午有意無意的問我:「小傑,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實啊?」

我說:「那還不是因為你漂亮啊,你要醜,我還不看你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22nd, 2015 at 8:00 下午

嫂嫂和我作愛

without comments

我是一名20歲的少年,現在從事技術和銷售工作。是我和嫂嫂故事,嫂嫂:阿霞,是位二十五歲的少婦,剛結婚不到3年,渾身散發出一股熱力。

全身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露出一對酒渦兒,男人見了,都為她著迷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

我每天晚上,上網看歡歡網站色情小說。突然嫂嫂進入我的房間看見上網,所以嚇的我馬關上,嫂嫂說:「你看什麼呢?」「什麼也沒有。」於是她搬了個椅子,緊挨著我坐下。

打開電腦,當時我嚇壞了,不知道結果如何所以我出去了。當我洗澡過了二十分中後我回來一看,門是鎖著的,房子裡面傳來一陣怪怪的聲音「嗯,啊……啊……啊……」於是我拿鑰匙開門(因為是我的房間)。我透過房間的門逢往裡面看去:「嫂嫂你也太大膽了大白天在家就這樣也不怕被人發現啊!」啊……嫂嫂竟然在手淫呢?!哇塞!全身一絲不掛的雙腿大大的張開著,我清楚的看見的嫂嫂騷穴。密密的陰毛上面早已被陰水所浸透閃爍著誘人的光芒,粉紅色的小穴真不愧是少婦的美穴呀!看著看著我就有了反映不覺雞巴已經昂首挺胸的站在那裡了。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悄悄的走到嫂嫂床前。細心的看著嫂嫂的一舉一動確實是太投入了,連我的到來都沒發現。我脫掉身上僅有的一條褲衩爬到我的床上。嫂嫂看到我全身一絲不掛的樣子嚇了一跳說:「你要幹什麼?」我說:「看你這麼投入我想和你作愛!」她的臉一下紅了說:「不行!你是我小叔呀!這樣不是亂倫嗎?」這會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把嫂嫂壓在身子下面嘴就親了上去緊緊的貼在她的嘴上!雙手在她奶上摸著,哇!,「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輕撫著的頭髮,柔聲道:「小叔快起來。」我深深的吸著嫂嫂身上的香氣,撒著嬌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歡這樣膩著嫂嫂。」此時間,嫂嫂芳心可可,久久說不出話來,只任我親熱。我膩夠了,也不站起,就跪在嫂嫂兩腿間。

嫂嫂也不再故作姿態,反而順著我的手勢,。一具迷人的玉體便展現在我的眼前。只見那一身肌膚白如雪,滑如脂;胸前一對椒乳豐滿挺拔,大小恰如其分,盈盈一握,乳暈不大,色澤暗紅,鮮紅的兩顆乳頭就如兩顆紅寶石般,誘人之至;小腹處平坦而美,有如和闐美玉,中嵌一顆玲瓏小香臍;腰肢纖細輕柔,更顯得臀部豐滿無比。兩腿微張,稀疏的毛髮下,玉門隱約可見,曲徑通幽處,陰戶屄毛深。如此美景,我豈能不陰莖直翹,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嫂嫂見我呆呆的注視著她的身體,也不知我接下來要幹什麼,只覺得全身發燙,嬌軀軟弱無力。

一股火熱的騷癢突地從下體升起,嬌軀不由得一陣哆嗦,顫抖著伸手輕撫我的臉龐。我稍稍回過神來,兩手在嫂嫂豐腴雪白的腿間來回滑動,口中夢囈般的道:「嫂嫂實在太美了……太美了……」嫂嫂此刻也是情意蕩漾,柔聲道:「陰道不曾緣客騷,處女膜今始為君開。」我站了起來,道:「不,不,嫂嫂你且歇著,我自己來。」說話間已把一根粗大的陰莖張牙舞爪的屹立在嫂嫂面前。嫂嫂不禁吃了一驚,沒想到小叔子竟擁有如許偉物,自己夫婿雖然外貌雄壯,但跨間陽物卻並不英偉,暗想自己的小穴如何能容得下侄兒的龐然大物。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9th, 2015 at 6:05 下午

嫩嫩的一家-操完姐妹操嫂嫂

without comments

小妹僅穿一襲薄裙,豐乳肥臀,細腰粉腿,隱隱約約,妙態橫生。

小妹自顧自地來到了洗手間,隨手拉了一把門,卻沒有關牢。

我湊身在門縫處,向內看去,只見小妹雙手把裙子撩了起來,夾在腋下,便可看到渾圓的臀部包在半透明的尼龍三角褲下。然後小妹又雙手把三角褲拉了下來,身子也順勢蹲了下去。

我看到有一條水注直射到便池裡,我看到了小妹的陰部,水注正從陰部的中間向外射出,激蕩在便池之中,揚灑著淅瀝瀝的聲音。

小妹在撒尿時,雙腿緊閉,一副自得其樂的感覺。

小妹雖然年紀不大,卻已長出了略見茂密的陰毛,大陰唇因為用力的緣故張開了一點點,隱然可見粉紅色的嫩肉。

過了兩、三分鐘,水注消失了,小妹晃動了幾下屁股,陰戶內滴下了最後幾滴尿水。

正當她站起來穿三角褲的時候,我拍著手走了進去,直把她嚇得又蹲了回去,兩腿緊緊的夾著,並用兩手抱著自己的雙膝。

我笑道:奇觀,真是奇觀啊!小妹,我什麼都看見了。

你――哥哥――小妹只是急得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

我湊身上前,抱住她,吻了起來。

小妹掙扎了幾下,沒有掙脫,卻被我把舌頭侵進了她的櫻唇,糾纏著她的香舌,她又害怕傷害到我,不敢大力掙扎,一時之間,只被我吻的渾身發抖,沒有了氣力。

我的手也趁著熱吻,伸到她的背後,拉開了她睡裙的拉鏈,探手進去,松掉了她的乳罩。

我把她的裙子從上向下褪落,吻著她裸露的光潔玉肩,並用手輕捏著她那敏感的小蓓蕾。

小妹的乳房急劇起伏著,酥酥麻麻的快感從她的胸前延遍全身,兩腿間也感覺癢了起來。

哥,哥哥!她輕聲喚著,雙手緊緊地按住我的背部。我嗅著她身體的清香,一雙手卻是更加忙碌,把她身上僅存的那件三角褲也給扯了下去。

我擠壓著她在水池邊緣,自己低下身子,把嘴唇貼在那迷人的神秘地帶,狂熱的吻著那茸茸密布的所在。

小妹在戰栗中挺起腰肢,喉嚨裡送出了淫啞的叫聲哎唷!隨後,她雙腿發軟,整個嬌軀成八字橫陳在地板上。

在小妹那一畝良田裡,洋溢著奇特的水分。

我埋首在那神秘之處,貪婪的嗅著香氣,饑渴的吸舐著如泉般的淫水。

小妹雙手猛搖,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作甚麼,把一頭秀發披散在臉頰上,嘴裡吐著夢囈般的呻吟:嗯,哥,唔,我,我受不了,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13th, 2015 at 5:17 下午

“嫂嫂”今年過節不收禮

without comments

我出生在遼寧省的一個小村莊,今年22歲了,我父親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結婚,堂哥吳剛今年29,前幾年就在市內開了個門市鋪,手頭比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討了個千裡挑一的媳婦,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線,似蛇般的纖腰,高翹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個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彈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

雖然嫂嫂如《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那樣聰明賢惠,可大娘對她的不滿之聲漸漸的不絕於耳,是母雞還下個蛋呢,沒用的東西,大娘正罵新買的貓不逮老鼠,嫂嫂剛還在院裡做針線,轉眼間不見了,過了好大一會才從屋出來,眼圈紅紅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訴起了苦,這日子何時才到盡頭啊!我來了6年,一個孩子都沒生,村上的人都罵我是不會下蛋的雞,你大哥說今年我再不懷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這麼命苦哪!一邊說一邊流著淚,你咋不去醫院查一下啊,沒准不願你,我說。

查有個啥用?難到生不出孩子不願女人還願男人不成!嫂嫂詫異的說,我於是給她講了初中學的生理衛生知識,第二天,嫂嫂背著大娘帶著迷茫的表情去了醫院,下午太陽落山時,我去地給牛打草,路上遇見嫂嫂從縣城回來,見到我一臉的羞澀,可以嫂嫂嬌柔的說,我正不知該說什麼,嫂嫂發話了小鋒,你能不能幫嫂子個忙那聲音幾乎是哭腔,我問什麼忙,你先答應我我再告訴你,嫂嫂的淚流了下來,好,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辭,我想讓你幫我生個孩子,說完嫂嫂滿臉通紅。我心裡想太好了,正中下懷,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這個……好吧我歎了口氣,好像很不情願但又不得不願的樣子,嫂嫂見我答應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點我給你開門,看著遠去嫂嫂一聳一聳的胸腹,我的陰莖又忍不住直了起來。

晚上我匆匆吃過飯就躺進了被窩,時钟當,當,敲了兩下我小心翼翼的來到嫂嫂窗下,門開著,過來吧,屋了傳來嫂嫂嬌滴滴的,低低的聲音,甜美而有蠱惑性。嫂嫂鬓發蓬松地開了房門,我一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藍色的睡衣,雙乳和陰阜竟隱約可見,臉上暈紅未退,嫣紅艷麗,嬌媚無比。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九月 19th, 2014 at 10:32 上午

我與嫂嫂

without comments

我與嫂嫂有如乾材烈火,除了假日大哥回台北之外,幾乎天天膩在一起做愛,無論在客廳、臥室、浴室………甚至在廚房,我們都可以做愛!嫂嫂也特意在家時穿著薄紗睡衣,經常不穿內衣內褲,以配合我隨時的需要!

有一個星期天,大哥約了一個朋友回台北,並提議大家一起到郊區BBQ,大哥駕車,因為後坐位兩邊已擺滿BBQ用品和食物,只剩下一個半空位,所以嫂嫂叫大哥的朋友坐前坐位,她對我說:

「我用你的大腿做人肉座椅,有沒有問題啊?」

我忙說:「沒有,沒有」。

內心感到十分喜悅,我與嫂嫂雖然經常在家中做愛,但在車中、郊外還沒做過呢!我然千百個願意!特別是嫂嫂這樣的大美人,她全身都散發著成熟,嬌媚誘人的味道,在車中另有一番的迷人!

大哥:「不要坐壞可杰呀。」

嫂嫂:「才不會呢……可杰…可……哈哈……」

嫂嫂今天穿了淺籃色的連身裙,雪白而修長的腳指上塗了可愛的淺淡粉紅色指甲油踏在高跟涼鞋上。

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長腿緊貼在我的雙腿上,多誘人啊!真想將曲線優美的玉腿,用舌頭在潔白細長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著直吻和舔舐上去。

想著的時候,我心跳開始加速,肉棒亦開始充血、脹大,不受控制地從短褲頭褱慢慢伸出。嫂嫂和在前座的大哥的朋友談天說地,並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反應。

突然,車子急停,嫂嫂全身向前跌再向後靠,左手向前按、右手向後抓、剛抓在我的肉棒上,嫂嫂秀美嬌豔的小臉立刻羞得通紅,我感到十分羞愧,但嫂嫂柔軟的手掌握住我的肉棒,充滿刺激感,嫂嫂那種銷魂蝕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攝魄,令我差點感到一股熱流想在肉棒深處涌出。

嫂嫂好像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坐在我的腿上,每當停車,她鼓出的陰部都來回地撞在我的肉棒上,前後摩擦,望著嫂嫂粉嫩的肌膚呈淡紅色,曲線優美、柔若無骨的胴體正散發著如同春藥般誘人的體香。

我已經慾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脹硬如鐵,我伸出手摸在嫂嫂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長腿上,手觸摸到的是細緻滑膩、香噴噴又如羊脂般嬌嫩的香膚,雙手不停地在的美腿上來回撫摸那雙修長的美腿,嫂嫂雖然仍和大哥的朋友和大哥交詨著,但見她俏臉酡紅,媚眸半閉,櫻唇微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7th, 2014 at 10:18 上午

借精生子

without comments

台中大坑山莊的一幢豪華別墅裡,沈家母子正在裝潢華麗的客廳中喝茶聊天,他們交談的內容正是隔天沈家的獨生子沈茂榮將要迎娶他們家世交,也是中部地區另一個望族,建築業巨擘林家的掌上明珠的事宜。

沈茂榮三個月前剛從美國知名學府拿到了碩士學位,打算回國來接下沈氏集團的重擔,出任集團的總經理,將來擔任整個集團的總裁。

剛回國時,沈母就以先成家再立業為由,替他介紹了世交好友的女兒,也就是林氏集團的長女--林碧茹小姐,雙方相親的初次印象非常好,兩人經過幾次的約會後,又發覺情投意合,雙方的家世也很相當,可以說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雙方家長也樂於促成這一樁美滿的姻緣。使得沈母笑口常開,終於完成了多年來的一大心願了。

不過,使沈母百思不解的是,為何其子自從定親以來,眉間始終有一股鬱悶的神情,兒子大了,作母親的也不便多管,打明兒起就交給新媳婦兒去處理好了,也該是放下母親重擔的時候了。

這幅景象,恰好被我這個突然來訪的不速之客全看在眼裡。我是沈家的鄰居,比沈茂榮小了九歲,所以一直都是以「沈哥哥」稱呼他。從小,附近的孩子很少,由於這是高級的別墅區,說是鄰居,其實我爸爸是沈氏集團的高級幹部,我們家也算富裕,但和沈家比起來,還真如九牛之一毛,比都不能比哪!在我的求學過程中,沈哥哥還是我的良師兼益友呢!現在我能考上省立高中,絕大部份的功勞要算在沈哥哥的頭上。因此,三天兩頭我就往沈家跑,我的父母也很放心地讓我常到沈家串門子,因為我也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呀!

一見到我進門,沈媽媽就對我說:「阿弟!你來了,你們聊聊吧!我去幫你們準備飲料。」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11th, 2014 at 10:03 上午

三美神2

without comments

第三章 幽冥境

                 1

  不到半年的時間,失去主要的二個男人,對京堂家而言,這一年的冬天變成比往年更寂寞的寒冬。

  建在斜面上的宅第,因為向南的關係,冬天也不會受到北風的吹襲,陽光帶來溫暖,可是唯有這個冬天,三個家都好像窒息般的渡過。

  伸介在沒有風的時候,常到海岸或山丘上散步,有時也帶畫具,做風景的寫生。

  對於經常在畫室裡把幻想畫出來,或面對困綁的女人,或畫女人性器的放大圖案的伸介而言,不能不說這是稀有的事。

  可是,到外面後,仍舊脫離不了妄想的習性,在魚船或防波堤的上空,偶爾會出現雪乃的面貌,或在老樹的樹枝間出現阿久帶著憂愁的影子。

  因為哥哥突然因車禍死亡,來不及參加去年秋季畫展的「磔刑圖」,如今仍放在畫室的一角,沒有完成。

  只有以前常畫的虐待狂畫,為了生活費的同時,定購的人也很多,又為安撫強烈的妄想,還是常畫。

  (說來說去,我不過是個這樣的畫家。)

  最近常發生這樣的自責。

  好像看出伸介的這種心情,常來往的畫商,勸他開一次虐待狂畫的個人畫展。

  「O先生在銀座舉辦刺青赤裸婦的個人畫展,而且獲得好評,所有的作品都賣出去,這個你也知道吧。」

  這件事當時很熱鬧的出現在新聞媒體上,伸介也去看過。O先生是畫日本畫的人,和伸介的嗜好不相同,他感到缺乏「妖媚」,但也相當可觀,尤其能把這種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11th, 2012 at 11:17 上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