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母親’ tag

讓母親習慣亂倫

without comments

我小時候生活在農村,老爸在鎮上一家效益不錯的化工廠裏當車間主任,媽媽則在家裏養殖肉雞。家裏還有一個姐姐,大我4歲。

我讀初二的時候,媽媽是37歲。媽媽有點胖,但是看起來相當成熟,很豐腴。從我開始對女人産生興趣後,我就開始很留意媽媽的一舉一動,總覺得媽媽很有吸引力。

到了八月,暑假的時候,姐姐讀中專,也回來了。跟我住在一個房間裏,我們家一樓是堆雜物的,二樓是住人的,三樓是養雞的。爸媽睡大房間,我和姐睡小房間,當時隻有我的房間裏有吊扇。天熱,到了晚上,我和姐都睡在席子上,兩張涼席拼一塊兒。

晚上9:30左右的時候,當時我們都已經睡下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我隱約看到媽媽穿了一件背心一條棉內褲來到我們房間,先把吊扇開到最大,然後坐在我右邊吹了好半天,才站起來去關小電扇,然後在我身邊躺下。

估計是幹活累了,才躺下不到15分鍾,媽媽就發出細微的鼾聲。當時屋外月光很亮,屋內也潑灑著柔和的月光,所以看得比較清楚。我注意到媽媽兩條豐腴的大腿白晃晃的就暴露在我眼前。

這情況景讓我十分興奮,我忍不住伸手隔著內褲去摸媽媽的蜜穴,我用食中兩指輕輕搭上去,還沒摸實,媽媽就一巴掌拍了下來,我急忙縮手,嚇壞了。隻見媽媽在陰阜上撓了幾下,又睡過去了。

過了10分鍾左右,我估計媽媽睡熟了,我又輕輕地伸手過去摸媽媽的蜜穴,我手搭上去後作了一點輕微揉動,感覺有點硬突。這時候,媽媽猛得又一巴扇拍下來,我急忙縮手,結果媽媽的手掌還是碰到了我的手指,我一陣心慌,但是媽媽好象並沒有察覺到什么,隻是撓了撓陰部,翻了個身背對著我繼續睡。這時我也一陣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大約過了二十分鍾,我又醒轉過來,看著身旁的媽媽發出勻稱的呼吸聲,我又開始心猿意馬。我試探著把手掌搭在媽媽的腰際,媽媽沒什么動靜,呼吸也沒什么異樣,我膽子大起來,逐浙把把掌往下挪移,用掌心罩住媽媽的臀瓣,輕輕地撫摩。媽媽的屁股很肥大,手感相當好,很有彈性,我撫摸了大概半分鍾左右,就開始把手往媽媽的腰際移,等我手貼在媽媽的內褲邊上時,我停了一下,然後猛地把手探進媽媽棉內褲裏,我的手指直接遊到媽媽的光滑柔軟的臀峰上,停留在那裏。

我靜靜地觀察了媽媽一會兒,看她依舊是細細地發出勻稱的呼吸聲,我心裏大膽了一點,按在媽媽臀瓣上的手指開始活動,但是僅限于對左臀瓣撫摩,這樣玩了幾下,我感到按捺不住,就把手貼著媽媽光滑的肌膚逐漸移到媽媽的盆骨側,稍作留停後,就屏著呼吸,把手向媽媽的陰部滑過去。

媽媽的小腹明顯突起,手貼在上面感到軟軟的,我終于探到媽媽大腿根部,手指感覺觸摸到一撮毛發,比頭發還柔軟。但是媽媽的大腿是緊緊夾攏的,我手被阻擋在那裏,我也不知道當時怎么就血在腦子裏湧,不顧一切地拼命把手指往媽媽的大腿根裏面擠,但還是沒成功。試了幾次後,我就放棄了。改爲撫摸媽媽的小腹。

我除了用手掌貼著媽媽的腹肉上摩擦外,我還開始用手指揉捏媽媽腹部的軟肉。同時我身體往前貼,把右手也輕輕抵在媽媽後背上,同時把下身也往媽媽豐滿的大屁股上貼。感覺自己的雞巴正在一點一點勃起,慢慢地整條雞巴蹭在媽媽的臀肉上。

周圍靜靜地,窗外的月光灑進來,照在席子上,一切都在甯靜中慢慢發生。

我身體裏欲火越燒越旺,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樣,但是我在媽媽小腹上已經得不到滿足了。我猛得把左手掌從媽媽的內褲裏抽出來,不作任何停留,直接滑入媽媽的背心裏面,一把攥住媽媽的一隻肥美的乳房。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1st, 2016 at 4:12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母親–親自教兒子干穴

without comments

到了晚上,我按時到了媽媽的婦產科醫生辦公室,媽媽讓我披上一件白大褂,並戴上醫生的帽子及口罩,這樣打扮後,我只露出兩只眼睛,外人看來我只是很普通的一位醫生而已。接著,我隨著媽媽開始了一晚的婦產科實習醫生生涯。

首先來到四號病房,裡面住著兩名女病人。一個是33歲,剛生完小孩,另一個45歲,準備做子宮切除手術,今晚需要做例行檢查和手術前的備皮。來到病房裡,兩位女人都還沒有睡覺,她們微笑著跟我媽媽點頭招呼。首先媽媽對年輕的少婦說道需要看看身體恢復得如何,並揭開了她的被子,我看見少婦並未穿著內褲,而且陰部被剃得干凈無毛,整個陰戶呈深黑色,小陰唇難看的露在外面。媽媽讓她卷曲著分開雙腿,並用手指將小陰唇拉開,並對我說看需要清楚裡面恢復的情況,我頓時感到自己的下面發硬,而那為少婦卻很坦然地對我說她下面的情況。

然後,媽媽又走到另一個病床前,床邊坐著一位在看書的40多歲的城市女性,她穿著很合體的西式套裝,齊膝的西裝套裙下是穿著黑色透明腿襪的並攏的雙腿,渾身透露著一股高雅嫻靜的氣質。我從病曆上知道她是一位大學老師,人長得有幾分姿色,雖然已年近45歲,不過反而讓我覺得她更加豐滿有女人味道。我強作鎮靜地站在媽媽旁邊,看著將要發生的一切。果然媽媽對她說道明天上午做子宮切除的手術,今晚需要為她做一次體檢並備皮,請她脫去全部褲子躺到床上,這老師遲疑地看了我一眼,媽媽連忙對她說我是新來的實習醫生,她才伸手解開裙子拉練褪下去,露出裡面的一條小小的黑色T字內褲,接著又迅速地脫下了小內褲,躺到病床上並叉開了雙腿。我這才清楚地看到她的陰戶,豐滿的隆起的陰部長滿了黑色的陰毛,同樣她的小陰唇也很長、黑色的部分漏出裂縫,咋一看好似黑色的橡皮,一點也不像色情書中的照片那樣粉紅美麗,我感到很失望。媽媽見我不感興趣,便故意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看看,還用手指插入到陰道和肛門中檢查,同時回頭對我低聲說道:你看看裡面有無異常呢?我看到被分開的小陰唇裡面是鮮紅色很讓人吃驚,而且媽媽的手指正淫蕩地插進老師的陰道裡,這時老師卻目光盯著天花板承受著在一個年輕男人面前暴露陰部的無奈與羞恥。

接著媽媽對我說道你也檢查一下吧。我緊張地學著媽媽的樣子,雙手戴上乳膠手套並塗上潤滑劑。然後在媽媽手把手的指導下,以左手指分開老師的陰唇,右手食指插入陰道,中指卻插入了她的肛門,這時老師發出了輕輕的哼聲,我想可能是我的手指弄疼了她,媽媽對老師說忍耐一下就好哪,手術前必須要這樣檢查的。我的手指感到老師的體內溫溫軟軟的很舒服,但檢查完成了,我很不情願的抽出了手指。我看了一眼老師的臉,正好她也看到了我,雖然她已是久經人事的女人,但給一個陌生男人這樣摸弄私處還是沒有過的事,因此她臉刷地一下紅了。媽媽卻若無其事對她說,好了,可以穿好衣服了。於是她迅速地坐起來,在我的目光注視下叉開腿套上了一條黑色的T字小內褲,我正納悶這麼文雅的老師怎麼穿這樣性感的內褲時媽媽卻說好了,我們繼續查房吧。

出來後,媽媽問我感覺如何,滿意嗎?我說怎麼這兩個女人的下面一點也不好看,黑黑的毛太多,看不清楚,而且中間的黑色陰唇太長很難看,不像因特網上的色情圖片裡女人是那樣粉紅色的陰戶,小陰唇很短或者只有一條窄縫。媽媽說:啊,原來你小子被著媽媽早已在網上瀏覽色情圖片,我還以為你在學電腦哩。回去後老實打開電腦給媽媽也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圖片讓男人著迷。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16th, 2016 at 5:09 下午

無盡的母愛

without comments

那天晚上我和媽媽睡覺時,為了報復她,我故意從背後和她挨得很近,有時候還用我的小雞雞貼在媽的臀部上,只不過那天晚上媽沒有任何反應;隔天晚上我當然繼續行動。現在我還蠻佩服自己,當時雙手那麼不便,我竟然還有心思搞這個。

提到姊,其實我跟姊不算很親,但也不能說是生疏,因為我們的年紀相差太大,彼此之間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聊。她放假在家不是跟她朋友出去逛街,就是躲在房間裡跟她男朋友講電話,沒有談過戀愛的我,那時很難明白兩個人怎麼會有那麼多話可以說?但是整個暑假姊還真的幾乎天天跟她男朋友聯絡。

不過她在房間裡講電話也有某種好處,這讓雙手已經復原的我,晚上就寢前可以摸到媽房間裡去,姊也不知道。媽雖然沒有把我趕回我自己的房間,不過姊在家她還是比較小心一些,幾乎都不讓我有任何踰矩的行為。

出於調皮或是某種報復,我開始大膽地在姊面前用嘴調戲媽。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要出門,在我穿鞋的時候,姊看了看我的腳說:「看你也不是很高,沒想到腳這麼大。」我沒有反唇相譏,反倒轉過身用眼神盯著媽的胸部說:「媽的才『大』呢!」可是不明究裡的姊看了看媽的腳說:「不會啊!看起來跟我的差不多。」我向媽擠了擠眼說:「嘿,我敢肯定媽的比妳『大』。」

從頭到尾媽都假裝沒事一般,可是才等到姊走出門,媽就趁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又賞了我一個白眼。諸如此類的戲碼不時地上演,直到姊回學校宿舍為止。

姊回去後,日子回歸平復,晚上跟媽睡在同一張床上還是繼續騷擾她。媽有時候會翻過身來強裝嚴肅的叫我不要胡鬧,可是有的時候她又似乎完全不在意,隔天早上依然和我有說有笑。

有一天,我故意用從電影裡學來的那種情人式的擁抱來迎接剛回到家的媽,我用才痊癒的左手和剛拆石膏的右手環繞著她的身體,讓我的胸壓住媽豐滿的胸部。媽因為我剛拆石膏的緣故,沒有怎麼掙扎,更重要的是她並沒生氣,只說了一句:「別抱這麼緊啦,媽都喘不過氣來了。」

從那時候起,除了就寢時的騷擾之外,我開始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起媽的豆腐來了。國中剩下的兩年裡,有時媽的情緒不好又或者非常好的時候,她都會親親我的額頭,也讓我親她的臉頰;我發覺她生悶氣的時候,如果親她或抱她一下會讓她緩和不少。

升高中一年級時,我和媽媽一起進行了一次大掃除,事後媽媽高興地親了我一口。照慣例我會回親她臉頰一下,可是我卻親了媽媽的嘴唇,她顫抖了一下,瞪了我一眼後說了一句:「死小孩,竟敢吃你媽豆腐。」之後就走開了,這次她也沒有真的不高興的樣子。

之前說到從國中開始,為了安慰媽,我一直睡她床上,這個習慣除了會在姊回家過寒暑假偶爾被打斷之外,平時是風雨無阻的;況且有時候媽也會讓我摟著她睡,甚至高興時會讓我親她的脖子或搔她癢,所以我瞭解媽其實一點也沒有受不了,又或有要趕我回自己房間意思。

至於對媽色色的騷擾,則在她那些無效的警告下變得越來越大膽。記得有幾個晚上,等媽睡著以後,我會把手偷偷放在她的胸部上,輕輕地握住媽的胸部,有時則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其中媽媽只醒過一次,她把我的手從她胸部上移開來,轉過身來敲了我頭一下就又睡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27th, 2016 at 5:21 下午

母親的加油

without comments

已經接近晚上七時了,四十二歲的盧志雄在沙發上看報紙,可是雙眼卻常常盯著大門,同樣他三十七歲的太太陳君怡雖然在廚房準備晚飯,眼精卻一樣盯著大門。

他們這樣緊張全因為他們的十七歲的獨子俊彥到現在還未回家,一般他都會於六時前回來,現在早過了時間,更重要的是今天學校應會派發上星期之數學科測驗結果,但最叫人擔心的還是一向成績優異的他,已連續兩次不合格,而其他科目也每況越下;學校李老師也曾至電君怡查詢家中情況,表示如此下去,勢將無法升讀大學預科。

此時大門被悄悄推開,沒精打采的俊彥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來,冷冷一句:「我回來了!」便欲走回房間去。

還是君怡反應快:「快吃飯了……」

可是性急的志雄始終按奈不住道:「上星期的測驗結果?」

「在書包內,自己看吧。還有我不餓,你們自己吃吧。」

交待一句後,俊彥便頭也不回的走回房中。志雄夫婦兩人也急急打開兒子書包,找出試卷一看。天啊!只有二十八分。

之後的晚飯,兩人在死寂的氣氛中吃完。最後二人決定與兒子好好談一下,由於志雄較衝動,遂決定由君怡開口。

晚上十時半,一向早睡志雄已經上床,沐浴後的君怡換上碎花的長睡袍,做好了心理準備,走到兒子的房門外,正欲呼喚兒子,卻發現房門沒有關好,她輕輕推開房門,害怕萬一兒子已上床睡覺,會被自己吵醒,可是從門隙望進去,她看到房內還有燈光,兒也子背向房門,只穿著短波褲,光著上身,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

雖然如此,她還是可以看到兒子的左手在腰間前面不斷上下套弄,君怡先是一征,然後覺面上閃過一陣灼熱,她已意會到兒子在手淫。不過她還是選擇輕輕的清清喉嚨警告兒子,低聲叫了一聲:「小彥,睡了嗎?」

只見俊彥急忙的將不知是甚麼東西塞進被舖之下,一臉惶恐的轉過身來坐在床邊,失魂的答了一句:「還末呢。」

君怡察覺到兒子的短波褲有一個小水漬,似乎兒子剛剛洩了,那色情雜誌的一角也從被舖之下露了出來。一時間君怡也不知要說些甚麼,事實上她一早發覺兒子的房中收藏著色情雜誌,但她已為男孩子總是如此,倒不放在心上。

還是君怡首先打破房中的死寂道:「夜了,早些休息吧,那些不三不四的書別看太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20th, 2016 at 7:55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全能母親

without comments

是一個重視兒子起居生活的母親,經常幫兒子整理房間是了解他最好的途徑。

直到一天,當我拿他的衣服準備去洗時,發現地板有一些髒的衛生紙。我接近看這紙片,覺得奇怪那個沾染似曾相識,像以前在我兄弟及我的床旁的東西是一樣的,沒錯!是我年輕兒子的精液。

才注意到兒子最近的舉止有些不同,沒想到在我心目中的兒子,已經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了。

想著間感覺到在我的浪穴裏傳來一陣莫名的快感此時從浴室傳來淋浴的聲音,在心裏已做出了決定,從地上拿了一些東西在手上,兒子此時正走出浴室,看見了我尷尬的站在那裏。

我一直以為他體形不壯,沒想到體格如此之棒,他的手移動到他的下體稍微遮掩著,兒子站著淋浴間的門口看著我。

此時我以好奇的聲音,拿著手中的東西問他:「這是什麼呢?」

他的臉在一瞬間變的通紅.他穿著一個件短的浴袍,抓著浴衣下擺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這看起來好像精液嗎?」我意圖震撼他說著。

他站在那裡,打開雙唇,他的臉變的更加的紅潤了。

他突然注意到放在桌上的這一些衛生紙。

「是嗎?」我再問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9th, 2016 at 4:32 下午

母親美麗的嫩屄

without comments

我叫呂得昌,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乖乖小孩,聽父母的話,聽老師的話。從小父親就常常告訴我,將來長大了,娶妻不論長相,不論年齡,只論有沒有錢,娶妻就要娶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兒當老婆,這樣可少奮鬥幾十年。只要老婆有錢你就可以不用工作,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可以雇很多佣人,什麼都不用自己做,當一個高高在上的大老爺。父親常常在我耳邊嘮叨,他的話一直伴隨著我成長。

我讀書的日子裡,無論是小學,還是中學,我身邊圍繞著許多形形色色的女同學,她們或多或少對我有點意思,但我都選擇了回避,因為那些都是窮人家的孩子。不要問我為什麼我身邊有那麼多女孩,那是因為我的長相還不錯,說是一表人才也不為過,親朋好友也都常常誇我。我父親還曾經戲言道:如果將來得昌沒有什麼出息的話,我會讓他去當牛郎,那才不會「埋沒」他的長處。

別人聽了都會認為那是父親在開玩笑,但我不這麼認為,應為父親的為人我太了解了,父親是一個兩面三刀,一個非常現實的人,誰有奶誰就是娘。就拿我大伯來說吧,大伯早年下海賺了些錢,也算一個百萬富翁。而我們一個三口之家,全靠我母親一個人在工廠裡打工賺錢養家,而我父親則是一個無業游民,整天游手好閑,那裡有好玩的事就會有他的身影,就這樣我們一家的日子過得比較艱難。

大伯發財之後對我父親很是照顧,家裡缺什麼他買什麼。大伯家本來就離我們只有幾條街而已,但是以前父親也很少會踏足大伯家,但自從大伯發財了之後,父親天天都到大伯家報到。大哥長大哥短的,對大伯一家人也都極為友好,渾然忘記了大伯以前窮的時候,自己因為一點口交就追打了大伯幾條街的事。後來大伯生意失敗了,父親沒少嘲笑他,說他注定窮一輩子的,發不了財的。

母親是一個非常溫柔賢淑的女人,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微笑,每個看到這笑容的人都會受其感染,會有一種從內心感到高興舒服的感覺。我有時會覺得奇怪,像母親這樣一個好女人為什麼會嫁給父親這麼一個一無是處的「流氓」。

在我印像裡,母親從來沒有發過脾氣,街坊鄰居的關系也都相處得很和睦,從來沒有發生口交過。每天日出起來做飯給我們吃,然後就去工廠,回來就繼續做家務,從來沒有為家務如此繁重而埋怨過。

對於母親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感,每當看著母親我的內心都會感到非常的舒服和安寧,所以從小我就喜歡粘著母親,趴在母親的懷裡,聽著母親說故事,聞著母親身上淡淡的體香。這是我孩童時最大的享受,也是最美好的回憶,我有時在想,我不想長大,長大了就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依偎在母親懷裡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nd, 2016 at 4:47 下午

Posted in 亂倫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和母親非常細膩做愛真真實實全過程

without comments

我家鄉四面環山,屋前有山溪。風景優美、空氣新鮮。

重陽節過清明的族不多,我家鄉就是重陽節過的。我家鄉已經很多年沒有去了,畢業後待業在家,所以9月9我跟隨母親回去拜祭,也當舒爽身心、調節心態,再努力找工作。

我和母親是乘坐夜車,白天9點到了家鄉,我家鄉祖屋由於年久失修、歷史悠久、在一次風雨交加中轟然倒塌。現在只能去到一個叔家住,叔家是住在半山腰,屋子比較小,床位自然不多。晚上我只能和母親共眠一張床。

住在山上天氣很奇怪的,晚上到11點前是比較熱的,晚上12點後是非常冷,到早上11點前是比較寒冷,住的地方前面有座高山,11點後才能見到太陽,所以早上一般很冷。

我和母親提前到家鄉,所以還沒有開始拜祭,那次是全家族拜祭的,規模很大。我家只需要給錢即可,不需要多大的幫忙,什麼修葺祖廟等等。我和母親感情很好,平時都有代溝,言語都比較自由。這天我和母親坐車去市區,我們只是去那邊看看有什麼特產買點回去。

我母親是非常開朗的女性,41歲,面容皎潔、面色有點純白,面型有點像趙雅芝那種,穿戴工整,平時比較喜歡護膚和修飾,看起來有點像貴婦,她身高160cm左右。我和母親在市區外去了遊樂場玩了一陣,之後去購物、買了一些當地土特產。中午在市區外吃飯,下午3點左右就回去叔叔那邊。

今晚吃了一些當地一些特產,味道還行,不過清淡許多。我和母親玩的有點疲勞,晚上8點左右洗完澡就回房了,我在房間裏看電視,母親跟親戚在外面聊天,10點左右,母親洗澡回房間。

母親剛洗完澡,頭發有點濕,母親穿著一個比較可愛的睡衣,很多年前的睡衣。她就開始把今天買的東西擺放好,我喊母親,明天再弄,看娛樂節目。母親比較喜歡看的類型節目,母親就應允了,坐在我旁邊跟我一起聊起電視的明星。

我並不喜歡看電視(我只愛對電腦),跟著母親聊著聊著,我感覺眼皮有點疲勞,就依靠著母親肩膀,雙手抓著母親左手,閉目養神。母親看到我,叫我去睡,我並不喜歡早睡,我說等一陣,讓我閉目養陣神就行。我就這樣和母親就這樣依靠著,聊著天。母親身體不肥不膩,脂肪適中,依靠起來很舒服,至少感覺不到硬邦邦的感覺。

我說:「媽,靠著你感覺很舒適,很柔軟,還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

母親跟著說:「舒服就多躺會,木板床,是不是睡不慣。」

我點頭,母親接著說:「以前窮,和你爸爸睡的就是這種床,想起當時我工作賺錢,你爸繼續讀書,現在是個工程設計師,可真不容易……」我繼續點頭,母親就繼續講著。不知不覺我就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母親正在抱著我胸前,準備托著我去,這時我被弄醒,眼睛很朦朧,可能今天玩的過分疲勞,我慵懶得雙手抱著母親的頭下部,那時隱約感覺到母親的胸前的雙乳的彈性,煞是舒服。

母親用力抱著我托,母親力氣不濟,看到我朦朧醒著,她就搖醒我,我還想讓母親托著我呢,可惜不行,我被喚醒就直接跳上床睡覺。抱著被子,這時母親關了燈上床。母親就睡在我旁邊,木床比較小,剛好夠我和母親2個人睡,母親睡下,不多久,我就側身過去環著母親的右手臂,頭靠近著母親的頭,側過的身體停靠著母親左下身,僅僅是接觸著,並無逾越的。母親也任由著我。

就這樣睡著睡著,半夜不知道幾點,外面很冷,我是怕冷,所以被冷醒了,但是意識很朦朧,身體好像很自覺似的,往溫暖地方擠,我手那時抓住母親右手臂上方,腳纏著母親的大腿內側,頭壓在母親的脖子側邊,冷啊!我蜷縮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30th, 2015 at 3:31 下午

愛作夢的伊底帕斯──亂倫之愛

without comments

這是「男人的欲望城國」一書中的第六章「愛作夢的伊底帕斯──亂倫之愛」

由於原書篇幅很長,又採取一個案例,一個解說的寫法,因此小弟將按照案例分別post上來。——————————————————————————–

(案例一)提姆──音樂家的自信心

我娶了個可愛的女子,與她共育兩個美麗的小孩,一男一女。我們倆都教授音樂,年收入是二萬五仟美元。

我幻想的內容是我和我那美麗的母親。在幻想中,她是個三十六歲,但看起來要更年輕的女子,而我則是十六歲大,老是在勃起的男孩。在夏日中的一個星期天早上,我們到鄉下去散步。那天,天清氣朗,而且十分溫暖。

我母親穿著一件白色的樸素洋裝。由於小徑很窄,所以我走在她身後。我不由自主地瞧著她那雙美腿。她雙腿曲線美好,像個倒立的保齡球瓶似的。當她走動時,裙襬飛揚著,向我展露出她那如凝脂般的大腿來。她把長長金髮紮成馬尾,與她那張圓臉極相配,使她看來年輕了不少。

她無意中輕輕搖晃著她那碩圓的雙臀。當她彎身摘取一朵花時,露出了她裙底下的大腿及雪白內褲裹住的豐滿、可囗的屁股。

等我們走到了一個僻隱之處後,媽想要小便。我假裝自己也要,便轉過身去。當我一邊拉著褲檔轉過身來時,我既讓我母親看到我那巨人、昂然而立的東西,也看到了她的私處。我母親有些窘,不過她偷瞥了我那勃起老二一眼。我不知道我母親對我的魯莽是喜是惱。女人對我們男人來說,是太精靈了一點。

我們繼續散步。我們來到一間農莊,園裡用近親交配的方式來繁殖賽馬。我們看到有人試著要讓一匹種馬攀上牝馬背上,我母親建議我們停步好我,近親交配,可以讓馬的血統更佳。那匹正要軋上牝馬的種馬,正是她的兒子。我們對種馬那根巨大的陰莖都十分入迷。我們滿懷讚嘆,看著種馬在人的協助下,終於找著了門道,把那巨大的老二插入牝馬的產道中。母親看來似乎很興奮,把她大腿緊緊地互相摩擦著。

我問她,既然近親交配可以培育出較佳的後代,為什麼人不跟馬一樣?她似乎不知道正確的答案是什麼,只是告訴我,社會習俗不贊成這種配對方式。

稍後,我母親告訴我,這是社會學上的問題,而非生物上的問題,因為這會造成兄弟姐妹之間的競爭。然而,我沒有兄弟姐姝,父親也早就遺棄她了。

「路是人走出來的,」要是這句話是真的,那麼它必然也可以用在我和母親身上。兩個相愛的近親之間的性結合,難道不會使他們之間的關係更形美好嗎?當然會。我母親同意我的說法,並且認為有很多事都毫無道理可言。

她是個實際的女人,她覺得只要沒人知道,我肏她也沒關係。在我們一邊看著馬匹交配時,我從後面上了我母親。我的老二,在我母親那甜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28th, 2015 at 3:21 下午

我和母親,大愛深情真亂倫

without comments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個小山村,離家不到10分鐘路程就有一條永不干枯的小河,小時候經常脫光衣服在河裡洗澡。

越過小河是一片高山,山上長著松樹、雜樹和草,並不長有經濟價值的果林,小時候經常在山上放牛、打材。在那時,這是一個淳樸的山村,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家在村的一頭,住在一棟上好的兩層房子裡。有兩排房間,中間有一大廳用於吃飯、大人聊天。每排有3間房間,其中兩間有門相通。在我大妹出生之前,在一間房裡有床,與爸媽同睡。爸爸在外地工作,時不時地回來住上幾天。在我大妹敏出生之後,在有門相通的外間支了張床,那是我自己的床了,只有爸回來時才在這床上睡。於是大多數是和媽、敏一起睡在一起,只是以前和媽並頭睡改成睡在她腳的一頭。

後來媽告訴我,在熟睡中我的一雙小腳經常會放在她的大腿根,尤其在寒冷漫長的冬夜,有時使她從一陣躁動中醒來,在看不見的黑暗中才真真地感到冬夜的漫長。前幾次,還不知所措。之後,才張開點雙腿,緊緊地貼在只穿著短褲的下身,然後夾緊雙腿,迷迷糊糊地睡著。

第二天起來時,有時幾根陰毛就粘在褲底,一不小心冷不丁扯得外陰生痛。

她告訴我這件事時,我和媽赤裸地躺在在南方一個城市的我自己家的床上。那是一個夏天的午後,妻子出差,家裡只有我和媽兩人。窗簾拉上了,45歲的媽平躺在床上,屁股底下墊著枕頭,雙腿M型的張開。

25歲的我側躺在媽身邊,眼睛看著大腿根,陰阜是豐滿的,陰毛不太多,外陰唇富有彈性,但沒有陰毛,小陰唇很小,顏色黑黑的。只要媽一張開腿,小陰唇就分開了,甚至陰道口也就開著了,用不著用手把她打開。一根指頭插入濕潤的陰道,媽的屁股左右搖動,大腿也一張一開。我把手指從陰道中拔出來的時候,發現一根細絲從陰道口連著手指。

我說當時你有沒有想到把我的小腳直接放在你的下身呢,媽喘著粗氣,說那時就是沒有想到。你的已經硬了,媽說著,媽的一隻手握著發硬的陰莖,嘴唇親了親龜頭,感覺到龜頭沾滿了媽的口水。媽氣喘吁吁地說手髒,不要放在裡面太久了,要來就快些。我知道媽已經很需要了,可是我仍不能感覺到媽那麼需要陰莖安撫的陰道的緊縮感。我趕緊爬起來,趴在媽的身上,向上翹的陰莖很快地插入媽的陰道。

媽恩了一下,隨之開始更激烈地左右搖動著屁股,嘴唇在尋找我的嘴巴,當我的舌頭插入媽嘴裡時,媽的嘴裡含著滿嘴的口水,不久口水就隨著口角流了出來。到了7歲,我的第二個妹妹秀出生了,我開始在外間的床上獨自睡了。當時沒有特別的感覺,自己也不知道在睡覺時會把腳放在大腿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15th, 2015 at 2:04 下午

偏心的母親

without comments

『我從小就和哥哥不合,甚至於還感到一種敵意,這是因為父母,尤其母親偏向哥哥,沒有把我看在眼裡的關係。

大概是五歲的時候,現在仍舊記在我心裡的一件事是這樣的。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父母還在睡覺,我和哥哥在棉被上玩耍,大概是在摔交吧。

一不小心,哥哥扭痛腳踝,哭喪著臉鑽進媽媽的被窩裡,我也準備從另一側鑽進去。這時原以為睡覺的母親,突然抬起頭說:「你到那邊去,伸手把我推開。」

我到現在無法忘記當時感到的打擊,從此我就下決心不向母親要求愛情,然後任何事都和哥哥唱反調,也引起父母的反感。』

這是龍二寫自己兒童時代的記錄,不知道為什麼要寫以及寫給誰看。

『到中學時,兄弟之間的關係愈來愈壞。在家裡幾乎不說話,成績優秀的哥哥對成績不好的弟弟明顯的露出輕蔑的眼光,父母的期望集中在哥哥身上,我只好投入在柔道裡解悶。

那一次是我上國一的時候,哥哥是國三,半年後要參加高中聯考,正全力準備功課,有一個晚上我想借英語字典去哥哥房間。

走到門邊時,從裡面傳來很奇妙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呻吟,不知為何,我感到心跳,輕輕旋轉把手,門開了,我從縫隙向裡面望去。

剎那間我幾乎大叫,急忙閉上嘴,因為看到哥哥把睡褲和內褲拉到腳下坐到床邊。在大腿根上長出一點陰毛,從那裡長出很醜陋的東西,仔細一看,毫無疑問是哥哥勃起的陰莖。

奇怪的聲音是從哥哥的鼻子發出來。我的心跳的更厲害,因為有手指纏繞在陰莖上,那是白白細細的手指,我以為是哥哥在手淫,可是哥哥的手在床上。纏繞在陰莖上的手,緩慢的上下移動。

把門縫開大一點,有人跪在哥哥的腳下,長長的黑髮和白色的睡衣…..

那個人是母親,竟然是母親在搓揉哥哥勃起的陰莖。

我好像被榔頭打在頭上一樣,產生強烈的震撼。這是為什麼?母親為什麼對哥哥做這種事…..

正是思春期的我會發生多大的搖動,大概能想像出來吧,也許還有忌妒,當時我確實對女孩非常關心,也常手淫,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要母親這樣做。

看到母親抬起頭對哥哥說話:

「你舒服嗎?」

「嗯,太好了。」

哥哥抬起頭很陶醉的樣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1st, 2015 at 11:55 下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