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護士’ tag

智救護士

without comments

離開學校,阿龍還在意淫剛才與法文老師的美好時光。

「原來打砲是多爽的事情!」阿龍說。

「不是吧?你從前都沒有經驗嗎?」我問道。

阿龍一臉尷尬,還道:「你少管我……難道你從前就試過了嗎?」

阿龍的一句話令我回憶,那已經是初三的事情了。

「思齊,我~~~不行了~~~喔~~~高潮~~~了~~~快給~~~我~~~快~~~來~~~快~~~阿~~~~我忍~~~不~~~住~~~了我~~~要~~~飛~~~上天~~~了~~~不要~~~停下來~~~我要~~~死了~~~阿~~~~~~~~~~~」

「思齊,快出來,你在搞甚麼?快出來快出來!」就在我最爽的時候,我媽的叫聲把我拉回現實。

我恨她!!!!!!

那年的初三,我還沒有女朋友,還沒有性經驗,只能自己擼管。波多野小姐陪伴我渡過了多個寒暑。

「你這個老太婆,實在是太煩了。」

我一氣之下,衝出房門,但原來媽媽拿著盤子站在門前。我停不下來,撞倒她了,盤上的玻璃杯摔破在地。媽媽倒下,我可急了,沒有顧及地上的玻璃碎就想扶起媽媽。

結果兩個小時後,我就在醫院的床上躺了。

「思齊的腳經過手術後已經沒有大礙,這幾天要麻煩他在床上躺一下。」醫生說。「不過要留意傷口,因為最近的性病很流行。」

「真的嗎?」

「對,最近有個女人四周與人發生關係…不說太多,多留意就是。」

「麻煩你,醫生。」

這下真糟糕,這幾天可不能擼我的管子了。

這時,走進來一位西裝筆挺的女人。

就是她,這個女人,成就了我的第一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6th, 2016 at 7:27 下午

炮友護士

without comments

一次朋友們聚會,認識了一個小醫院的護士,叫虹,個子不高,只有158,雖然長的不十分的漂亮,但很可愛,身材也很瘦小,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也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追求她使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漸漸發現她有護士特有的溫柔和對我的順從。

那時她纔18歲,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約三個月後吧,她一天晚上在醫院值班,我去陪她,那天晚上醫院裡的病人很少的,到了十點左右吧,連大夫也回家了,虹回到了休息室,穿著潔白的護士服,隱隱的可以看到裡的的乳罩,頭上扎著一條白圍巾,現在沒有人了,也沒有事了,虹坐到了床上,把腳從鞋子裡腿出來弔在床邊來回地晃著,那樣子可愛極了。

我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細細地欣賞著虹的小腳丫,真可愛,她穿著肉色的淡淡的長絲襪,這樣的腳顯得更加朦矓誘人。我當時無法控制我自己了,伸手就把她的兩隻小腳丫抓到了手裡,盡情地捏著、擰著,她的腳真小,和我的手一樣長,雖然隔著絲襪,但仍可以感覺到她腳的柔軟和光滑,啊,癢啊,不,別這樣。

虹輕輕地掙扎著,我沒有管她,張嘴把她的腳尖咬在嘴裡,吮吸她的每一根腳趾,啊,不要,我的腳髒的。虹努力地想把腳抽回去,可被牽牽地抓住了,我充份地享受著她腳的味道,虹卻用著怪怪地眼光看著我,我把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深深地吻著她,虹輕輕地反抗著,但也微微地張開了嘴,伸出了舌頭,我把她的舌尖含在嘴裡吮吸著,雙手卻輕輕地解開了她的衣服,順著她的脖子吻向她的前胸,虹穿著白色的花邊胸罩,更顯得前胸小巧可愛,這時虹閉著眼睛,但突然好像覺察到了什麼,奮力地想推開我,別,別這樣,會有人看到的。

我沒有管她,把她的護士服脫了下來,這時虹僅剩下乳罩,連褲絲襪裡面是白色的內褲,半裸著潔白的身子更顯得誘人,虹卷縮著身子到了床裡,哀求地看著我,快把衣服還我。我抓著她的連褲襪脫了下來,虹卻緊緊的抓著內褲,我很輕松地把她按在床上,脫下了她的乳罩,虹急忙用雙手護住了前胸,我把她的雙手扮開,虹小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的我眼前,我用一隻手就把她的雙手抓住了,另一隻手很隨意地爬上了她的乳房,虹的乳房很小,是標準的小姑娘型的,我一隻手可以完全地抓住,可以很隨意地捏弄,虹的乳頭就像一個紅櫻桃,我迫不急待地把它含在嘴裡吸著、咬著,這時虹的哀求聲幾乎變成了哭泣,而這時的我卻格外的興奮,虹的乳房已以被我完全地咬在了嘴裡,另一隻乳房也被我順意地揉捏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30th, 2015 at 7:35 下午

Posted in 少女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炮友護士

without comments

一次朋友們聚會,認識了一個小醫院的護士,叫虹,個子不高,只有158,雖然長的不十分的漂亮,但很可愛,身材也很瘦小,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也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追求她使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漸漸發現她有護士特有的溫柔和對我的順從。

那時她纔18歲,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約三個月後吧,她一天晚上在醫院值班,我去陪她,那天晚上醫院裡的病人很少的,到了十點左右吧,連大夫也回家了,虹回到了休息室,穿著潔白的護士服,隱隱的可以看到裡的的乳罩,頭上扎著一條白圍巾,現在沒有人了,也沒有事了,虹坐到了床上,把腳從鞋子裡腿出來弔在床邊來回地晃著,那樣子可愛極了。

我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細細地欣賞著虹的小腳丫,真可愛,她穿著肉色的淡淡的長絲襪,這樣的腳顯得更加朦矓誘人。我當時無法控制我自己了,伸手就把她的兩隻小腳丫抓到了手裡,盡情地捏著、擰著,她的腳真小,和我的手一樣長,雖然隔著絲襪,但仍可以感覺到她腳的柔軟和光滑,啊,癢啊,不,別這樣。

虹輕輕地掙扎著,我沒有管她,張嘴把她的腳尖咬在嘴裡,吮吸她的每一根腳趾,啊,不要,我的腳髒的。虹努力地想把腳抽回去,可被牽牽地抓住了,我充份地享受著她腳的味道,虹卻用著怪怪地眼光看著我,我把虹緊緊地抱在了懷裡,深深地吻著她,虹輕輕地反抗著,但也微微地張開了嘴,伸出了舌頭,我把她的舌尖含在嘴裡吮吸著,雙手卻輕輕地解開了她的衣服,順著她的脖子吻向她的前胸,虹穿著白色的花邊胸罩,更顯得前胸小巧可愛,這時虹閉著眼睛,但突然好像覺察到了什麼,奮力地想推開我,別,別這樣,會有人看到的。

我沒有管她,把她的護士服脫了下來,這時虹僅剩下乳罩,連褲絲襪裡面是白色的內褲,半裸著潔白的身子更顯得誘人,虹卷縮著身子到了床裡,哀求地看著我,快把衣服還我。我抓著她的連褲襪脫了下來,虹卻緊緊的抓著內褲,我很輕松地把她按在床上,脫下了她的乳罩,虹急忙用雙手護住了前胸,我把她的雙手扮開,虹小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的我眼前,我用一隻手就把她的雙手抓住了,另一隻手很隨意地爬上了她的乳房,虹的乳房很小,是標準的小姑娘型的,我一隻手可以完全地抓住,可以很隨意地捏弄,虹的乳頭就像一個紅櫻桃,我迫不急待地把它含在嘴裡吸著、咬著,這時虹的哀求聲幾乎變成了哭泣,而這時的我卻格外的興奮,虹的乳房已以被我完全地咬在了嘴裡,另一隻乳房也被我順意地揉捏著。

虹扭動著雙腿想掙脫我,我嘴裡牢牢地咬著她的乳房,右手順著她的乳溝向下摸著,到了她的不腹,我停下來撫摸了一會,然後就再向下抓住了她的小內褲,虹看出了我的意圖,雙手卻抽不出來,我沒有費多大勁就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虹緊緊地夾著雙腿,腿中間是一撮雖有點稀,但很黑亮的絨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四月 12th, 2015 at 3:01 下午

Posted in 少女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姊姊的護士服

without comments

●●●●●●●●月夜短篇雜談●●●●●●●●

一時突發奇想寫的,最近因構思禁戀有些煩躁了….

畢竟禁戀係屬長篇,受到的限制較多,我又不願貿然寫完

還是短篇容易……:)

某一個夜裡,當我在睡夢中時,突然發現有人壓在我的身上,

(小傑..讓姊姊再試看看...)姊姊的聲音喚醒了我

她輕輕的拉開我的睡褲來,將我軟趴趴的陰莖掏出來,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撫弄著我的陰莖,我靜靜的躺在床上讓她弄,反正我都已經習慣了!

接著,她撥開我的包皮,慢慢用濕熱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我覺得有些麻麻的,但並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她開始將我依然萎縮的陰莖含入她的小嘴裡,她有雙相當誘人的性感紅唇,在意外發生前,我總是對她的雙唇充滿了幻想

她溫柔的含著我的陰莖,姊姊口交的技巧已經相當熟練,只見她修長的秀髮,在我跨下不停飄動,該說是有些淫糜的氣氛吧!但我卻無法去體會

突然間,我發現有下身有些微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姊~好像有些反應了耶~)我用手撐起上半身跟姊姊說

我這時才看清姊姊的身體,她肌膚白晰細緻,身上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絲質睡衣,一對豐滿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見,上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真的讓人想吸個飽,看著下邊濃密的陰毛,似乎顯示姊姊旺盛的慾望

(真的耶~我再加把勁試試看吧~)姊姊有些興奮的說道

說真的,雖說是有些反應,但其實我那兒還是半軟的狀態,若是以前......啊!別在想了~

姊姊依然契而不捨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這地步了,她含了將近半小時左右,我瞧出她已經相當累了,只是不說出來,我心中有些不忍

(姊~好了...今天就到這吧!妳也累了...換我來安慰妳吧!)

她吐出我的陰莖,紅著臉點點頭,我開始隔著絲質睡衣搓揉她的乳房,絲質的觸感摩擦著她敏感的乳頭,雙唇吐出愉悅的哼聲,雖然我還是個處男,但跟姊姊練習這麼久,已經知道取悅女人的方法,我嘴也沒閒著,吻著絲質睡衣下她另一邊的乳房,我輕輕的用唇含著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紅色乳頭,有時淘氣的用力含緊,有時含住乳頭往上拉,這些小小的粗暴動作都令她呻吟連連

(嗯...嗯....啊....喔....)

我手順著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濃密的陰毛,再慢慢往下移動,她微熱的花蕊已經濕漉漉的,我開始隔著睡衣用手指撫弄她濕潤的花蕊,她顫了一下,美目緊閉,口中不時發出歡愉的讚嘆聲

(啊....好....啊....那兒....啊....)

這時我看她已經相當興奮了,我將透明絲質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處,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仔細欣賞她濃密草叢裡有著玫瑰色的濕潤花蕊

(哎呀~小傑~別盯著那兒看啊~)

(姊~別害羞嘛!我看著妳濕濕的那兒,好像又有點反應了)

【好像又有點反應了】這句話,像是祕密指令般,姊姊一聽就不再說什麼了!

我開始用舌頭舔著她的大陰唇,慢慢往小陰唇進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頂端的小陰蒂,她呼吸越顯急促,口中仍是不斷呻吟

(啊...小傑...啊....好啊.....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nd, 2014 at 7:21 下午

陳醫生和他的護士及表姐

without comments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味,所以在診所裡常跟一些年輕的男病患,攪起一些勾搭的事。

有時替行動不便的病患套弄屯積已久的肉棒,並且解開純白的護士服的鈕扣,讓他們捏揉自己豐滿尖挺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讓男人爽快地射出精液,再用白嫩的玉手搓弄滑溜的陰莖。

可是奇怪的是她從不讓那些男人把陽具插進自己熟嫩的秘洞,並不是她不需要男人的撫慰,原因是她愛上了診所內的首席醫師陳醫生,可是她不明白為什麼陳醫生總是對她有意無意地,讓小梅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一天事情發生了那天小梅正在整理陳醫生的辦公桌,卻在抽屜裡發現幾本色情雜誌,小梅心中一喜知道情郎並不是不解風情的魯男子。本來是想放回抽屜,但是還是忍不住去翻了翻。

封面是一些面容嬌豔體態誘人的美少女,扮演一些護士秘書之類的上班族。圖中有的是護士讓男人解開護士服露出豐挺的乳房,自己用細嫩的雙手捧著少女未成熟的幼小嬌嫩的乳尖,張開那雙套著白絲襪的修長玉腿,迎接男人粗長的陰莖在自己紅嫩濡溼的陰膣裡蹂躪。漂亮的白蕾絲內褲淫蕩地掛在小腿上,而同質料的奶罩也鬆開吊在乳房旁,腳上還穿著性感白色高跟鞋,兩人就這樣衣衫不整地在診療床作出這種羞人答答的淫行。

小梅看了不禁心神蕩漾,子宮泊泊地分泌一股淫液。小梅以前的性經驗都是在床上脫光了衣褲來做愛,從沒有和男人這樣像偷情一樣地性交,覺得這樣把褻衣和衣裙留在細嫩的身軀上更有一種色情的感覺。

小梅翻了一頁,是一個清純可人的小女孩,打扮成上班族的秘書,跪在主管的跨前一手握住從西裝褲裡巨大的陽具,然後從珠唇裡探出小巧的嫩舌尖,舔弄紅豔豔的龜頭。另一隻手玩弄自己剛長出幼嫩黑毛的小陰戶,只看到尖尖的椒乳露出衣襟。下身的窄裙被脫在地下,肉色的褲襪和黑色的內褲褪在膝上。

當小梅看到這裡早就忍不住地把手伸進內褲揉弄陰蒂和肉縫,也不管這是別人的辦公室,一心只想獲得美好的高潮。在手淫之餘還翻看其它的畫面。裡面有女教師在教室中被年輕的學生按在講桌上,拉開套著黑色吊帶襪的肥嫩大腿姦淫,有空中小姐讓旅客吸允從制服中掏出的椒乳及豔紅的乳頭…..。

小梅看了這些淫穢的照片,更加忍耐不住,索性翻起裙擺拉下粉紅的內褲到膝間,更加激烈地揉弄肉縫及陰蒂。就在小梅要達到高潮洩出的時候,突然身後有人叫道﹕「林護士你在幹什麼」

小梅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竟然達到高潮,洩了滿腿的淫水。原來進來的人是陳醫生,他看見小梅美麗的俏臉佈滿了紅暈,膝上還吊著一條褻褲,心中明白這位美護士正在手淫呢。

興奮跨下的陰莖都硬了起來,小梅心中又羞又喜。羞的是自己被人看到做這種下賤的事,喜的是他看到自己的樣子,目瞪口呆而且褲子還撐起像帳蓬,可見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慾了。

小梅還故意裝出難為情的表情,羞答答的背著身子拉起三角褲,卻在穿起時撩起裙擺露出圓翹白嫩的小屁股。陳醫生忍耐不住衝向前一把抱住小梅,將熱情的唇貼在小梅的櫻唇,小梅當然宛轉承受,還主動吐出香舌給她吸吮。

熱吻過後陳醫生才說出自己的祕密,原來他喜歡這種偷情式的做愛法,最好女人能在玉腿上穿上絲襪,只要看到絲襪那種細膩柔滑的質感,更是刺激他的性慾大增。只是以前交過的女友都以為他是變態而離去,小梅這才明白陳醫生不理自己的原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11th, 2014 at 5:53 下午

淫亂護士

without comments

「大家都說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們這種地方。」年紀最大的武田杏子笑著說。

「沒有錯,說這裡是醫院不如說是宿舍還有實在感。」年紀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裡的雜誌說。

「而且又開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

「你一直說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喝可樂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著她。

「妳能看得出來嗎?其實,什麼也沒有。」

「不,絕不會什麼都沒有。妳快坦白出來吧。」奈美把雜誌捲起來舉在頭上。

「沒有什麼,是我們大人的事。」

「這句話的問題可大了,妳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嗎?我們可都是結婚十年有孩子的人。」

「對極了,要看什麼情形,我雖然未婚也是標準的大人了。」

由美子翹起嘴巴表示不滿,奈美突然說。

「我知道了,妳大概是指307號房的病人吧!」

「妳認為那樣嗎?究竟是什麼樣呢?」杏子故意裝迷糊,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

「307號房的病人,一定是那個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點頭一面說,同時也好像想到什麼事情,露出微笑。

「對,那個人討厭極了。」

「不錯,好像他的好色是與生俱來的。當傷口好一點身體能動時,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

「不對,身體還不能動時就那樣了。」

說話時杏子一本正經的樣子,大家都捧腹大笑。

那是在下午二時的休息時間,護理站除了大夜班的護理長元田真理子和還沒有來的小夜班淺野良子外,護理站有四名護士。護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磚地房間,裡面是六大褟褟米的日式房間。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式房間裡,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間看女性週刊雜誌,似忍不住聽的聽著裡面房間的談話。

「307號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們談到的男人。大概是十天前來住院,年齡是二十八歲皮膚黝黑,撞到計程車傷到腰,左腳裡有裂痕,右手也受傷,但正如杏子她們所說傷勢已經好多了。聽說是因為車禍賠償的問題,才遲遲沒有出院。

「夏目小姐,妳也到這邊來吧。」千秋在想那個章二的事情時,杏子帶著笑容向她打招呼。

「不要一個人想心事,來聊天吧,妳雖然是未成年,但來到社會上就是社會人了。」

「我沒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間。

「已經習慣這裡了吧?該是習慣的時候了,對這裡有什麼感想?」

「我很喜歡這裡,整個醫院都有開朗的感覺。」千秋這樣回答,但內心想著其他的事情。

開朗確實是開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裡兩面的。」川野奈美把雜誌靠在臉上對千秋說。

「妳又在裝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發出尖叫聲。

「夏目小姐,明白了嗎?患者開朗的話,我們也會變成這樣,開始時也許會不習慣,但很快就會習慣了,這一點妳放心吧。」

奈美接下去說:「大概已經習慣了吧?妳不是已經十九歲了嗎?」

「生日還沒到呢!」千秋低下頭,連自己也感覺出臉紅了。

「夏目小姐,我可以過來嗎?」武田杏子帶著笑容靠近千秋。

「究竟是什麼事呢?」千秋感到氣氛有點異常。

「讓我摸還不到二十歲的乳房吧!」杏子說著。

「這….請不要開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徵求同意,但很遺憾的,沒有一個人站在千秋這一邊,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準備看事情的發展。

「可以吧?我想回憶一下那種很久以前的感覺。」

「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雙手保護自己的胸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七月 23rd, 2014 at 10:58 上午

暴姦白衣天使

without comments

火玉感覺自己雙腿間開始濕潤,內心抗拒的叫著:「天啊!為什麼?為什麼被強暴還會這麼濕潤?」還沒想完,男人己經弓起她的雙腿,將他的生殖器推進火玉緊實滑潤的陰道內! 火玉完全不敢相信這個時候,自己竟然有通徹全身的快意,好爽!?

火玉,省立台北醫院復健病房的小護士,今天不用值大夜,可以好好陪一陪親愛的老公,心裏盤算著晚上要煮一桌好菜再配上一盅好酒,酒足飯飽後,當然又是和老公一陣天翻地覆囉!想到這裏,火玉臉上出現一抹紅暈,嘴角揚著一絲淫淫笑意,下體不知不覺有了些許反應…熱熱的…

下了班,走了一趟超級市場,踩著輕鬆愉快帶著點春天的步伐,手上拎著大包小包好吃的食物,打了一通電話給辛苦工作中的老公,約了今晚一定要回家吃晚飯哦!

火玉回到家時,魚肚白的天空己被黑夜吞沒,眼看時間快來不及了,快速的換穿了一套老公最愛的全新的護士制服,便快步進入廚房,綁上肚兜開始料理今晚豐盛的色香味,嘴裏還不時哼著老公最喜歡伍佰唱的那首「愛你一萬年」。

屋內所有的燈具在這個時候突然全部失去了作用,整間房子被黑色淹沒,火玉驚叫一聲,想著:「媽的!不會在這重要的時候停電吧!」火玉的瞳孔慢慢放大適應黑暗的同時,感覺到耳後傳來一陣陽剛的喘息,還沒來的及轉身大叫,小嘴己經被男人用膠帶摀住,火玉感覺一鼓氣喘不上來,瞪大了眼睛「我會被強暴!」是火玉當時唯一的想法。

沒有錯!男人不安份的手,開始探進火玉的護士服,推高胸罩粗魯抓捏火玉渾圓的乳房,每抓一下,都讓火玉感到痛楚,可是男人好像越抓越性奮,呼吸頻率持續加速,火玉一直掙扎著不讓男人脫去她的內褲,男人火大了,一把將火玉推壓倒在火玉和老公精挑細選印有清橙色圖騰的廚房磁磚地板上,並在火玉的腹部飽了二拳,火玉痛的幾乎昏厥,四肢攤了開來,使穿著護士制服的她,看起來就像一朵盛開的白色百合,二人終於面對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18th, 2014 at 10:53 上午

第一次一夜情給了個護士

without comments

大學畢業後我一個人在深圳工作,作為一個打工者,工作之餘經常感到孤獨,那時我還沒有談女朋友,相信許多外出工作的人都有這麼一種孤獨的感覺吧。工作之餘有時候就上上網,不過主要是在QQ上聊天,上面的朋友也不多,都是大學時候的一些同學罷了。有一次,我上網聊天的時候有一個叫潔雅的網友主動加我,我看了一下她的資料,是女的,32歲了,還是同一個城市的人,於是我也加了她為好友。兩人交談了一次後,連續幾天夜裡都相約上網交談,兩人談得很開心,並互相留下了電話號碼。在斷斷續續地聊了一個多月後,有一天我正準備上網找她聊天,她卻直接打來了電話,說她丈夫出國兩周了,她將四歲的女兒送到外婆家,一個人覺得無聊,想約我見個面。我就說到你家吧,她說怕別人看見,就說到外面酒店先開了一間房,到時候再叫我去。
我開始有點猶豫,因為現在這社會有很多人利用女色去引誘男人,接著就勒索甚至殺人,但我想我們都談了那麼久了,她應該不會是那種人吧,結果還是答應了她,晚上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到了她訂下賓館房間門前,再次確認無誤後按響了門鈴。
足足等了幾分鐘,從開始按門鈴時的興奮與激動甚至害怕,到幾分鐘後的失望,令我心情極其波動,在我失望得要離開時,我聽到了開鎖聲,只見一個頭髮盤在頭上,容貌清秀的年青少婦從開著的一點門縫望著我,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後輕聲疑問道:「你找誰?」
難道被耍了?我遲疑著一下說道:「我找潔雅。」
「嗯。快進來。」她望著我幾秒鐘後,終於露出了笑臉,笑得很燦爛,並側到一邊拉開門,自己卻躲在門後。我走進房間裡,才發覺她雙手扯著一條大浴巾捂著身子,臉紅紅地望著我。
我頓時感到很有意思,但也擔心落進陷阱裡,謹慎地望了望裡面才走進去。只見她待我進了門,立即關上房門,臉紅紅地說道:「我不知道你來得這麼快,剛才正在洗澡,聽你按門鈴好久了,怕你走,只好這樣來開門了。你坐一下,我就快洗好了。」
她說著笑望了我一眼,快步向衛生間走去。我朝她背後望去,哦!她背後竟是全裸著的,肌膚很白嫩,屁股很豐滿、很大,背部的弧線更是非常優美、迷人。
她快進到衛生間裡時,還扭回頭來對我嫣然一笑,令我的陰莖立即騷動著一波波地翹挺了起來。我四下仔細巡視了一下房間,確實沒有任何異狀後,這才心安地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她穿了一件無領,無袖,布料輕薄的蘭底綴小白花的連衣裙出來,雙手攏著披肩散發走到我面前,坐下,就在這一瞬間,我們好像都覺得沒有什麼話說,空氣就像凝固了一樣,這種情況真的很尷尬,我努力想找個話題調節一下氣氛,但不知怎麼我的舌頭好想打了結不會說話了。最後還是她先做聲了,衝著我含笑道:「我倒杯茶給你。」
「不用了。」我客氣地說道,同時為她初次見面的落落大方和風騷作態感到不虛此行。她甜甜地笑了笑,仍轉身去為我沖茶,然後坐在我身邊含笑地望著我說道:「我還以為你一定是一個很粗壯的男人呢,沒有想到你這麼斯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7th, 2014 at 4:22 下午

陳醫生和他的護士及表姐

without comments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味,所以在診所裡常跟一些年輕的男病患,攪起一些勾搭的事。

有時替行動不便的病患套弄屯積已久的肉棒,並且解開純白的護士服的鈕扣,讓他們捏揉自己豐滿尖挺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讓男人爽快地射出精液,再用白嫩的玉手搓弄滑溜的陰莖。

可是奇怪的是她從不讓那些男人把陽具插進自己熟嫩的秘洞,並不是她不需要男人的撫慰,原因是她愛上了診所內的首席醫師陳醫生,可是她不明白為什麼陳醫生總是對她有意無意地,讓小梅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一天事情發生了那天小梅正在整理陳醫生的辦公桌,卻在抽屜裡發現幾本色情雜誌,小梅心中一喜知道情郎並不是不解風情的魯男子。本來是想放回抽屜,但是還是忍不住去翻了翻。

封面是一些面容嬌 體態誘人的美少女,扮演一些護士秘書之類的上班族。圖中有的是護士讓男人解開護士服露出豐挺的乳房,自己用細嫩的雙手捧著少女未成熟的幼小嬌嫩的乳尖,張開那雙套著白絲襪的修長玉腿,迎接男人粗長的陰莖在自己紅嫩濡 的陰膣裡蹂躪。漂亮的白蕾絲內褲淫蕩地掛在小腿上,而同質料的奶罩也鬆開吊在乳房旁,腳上還穿著性感白色高跟鞋,兩人就這樣衣衫不整地在診療床作出這種羞人答答的淫行。

小梅看了不禁心神蕩漾,子宮泊泊地分泌一股淫液。小梅以前的性經驗都是在床上脫光了衣褲來做愛,從沒有和男人這樣像偷情一樣地性交,覺得這樣把褻衣和衣裙留在細嫩的身軀上更有一種色情的感覺。

小梅翻了一頁,是一個清純可人的小女孩,打扮成上班族的秘書,跪在主管的跨前一手握住從西裝褲裡巨大的陽具,然後從珠唇裡探出小巧的嫩舌尖,舔弄紅 的龜頭。另一隻手玩弄自己剛長出幼嫩黑毛的小陰戶,只看到尖尖的椒乳露出衣襟。下身的窄裙被脫在地下,肉色的褲襪和黑色的內褲褪在膝上。

當小梅看到這裡早就忍不住地把手伸進內褲揉弄陰蒂和肉縫,也不管這是別人的辦公室,一心只想獲得美好的高潮。在手淫之餘還翻看其它的畫面。裡面有女教師在教室中被年輕的學生按在講桌上,拉開套著黑色吊帶襪的肥嫩大腿姦淫,有空中小姐讓旅客吸允從制服中掏出的椒乳及 紅的乳頭…..。

小梅看了這些淫穢的照片,更加忍耐不住,索性翻起裙擺拉下粉紅的內褲到膝間,更加激烈地揉弄肉縫及陰蒂。就在小梅要達到高潮 出的時候,突然身後有人叫道:「林護士你在幹什麼」

小梅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竟然達到高潮, 了滿腿的淫水。原來進來的人是陳醫生,他看見小梅美麗的俏臉佈滿了紅暈,膝上還吊著一條褻褲,心中明白這位美護士正在手淫呢。

興奮跨下的陰莖都硬了起來,小梅心中又羞又喜。羞的是自己被人看到做這種下賤的事,喜的是他看到自己的樣子,目瞪口呆而且褲子還撐起像帳蓬,可見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慾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5th, 2014 at 4:10 下午

借廁所

without comments

我是一個慾望超大的科學家,在一次實驗中,我的身體產生了極大的變化,我原本壯年時期的身體竟然會縮小。經過多次的實驗後,我的身體居然產生出三個分身︰分別是小孩子的我(小我)、高中生的我(中我)、以及原來的我(大我)。而我們三個分身感觸相通,也就是個人可以同時享受快感卻又可以瞭解其他兩人的快感,而每個人還是唯一不變的就是那碩大的老二。我們還組成一個單親家庭,我們決定利用這項技能來滿足強大的慾望。

第一章 借廁所

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某小兒科診所的護士長得不錯,端正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膚,激起我想她的慾望,於是就以小我的身份進了診所。當然是挑她正值班的時間,而且又是快休息的時間,因為人比較少。

「護士姊姊,我可不可以跟你們借一下廁所?我想尿尿。」

那位護士從櫃台探出談來看一看我,對著裡面說︰「Dr。王,我帶這位小朋友去廁所。」裡面傳一個女人的聲音︰「OK!應該不會有人來了。」於是這位護士跑出來蹲著對我說︰「小朋友,我帶你去好不好?」

這時因為護士及膝的裙子蹲下來時,讓我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及淡綠色的小褲褲,我那棒槌開始變大。

到了廁所,護士對著馬桶說︰「來,自己上。」而我拉下拉煉,掏出我的棒槌後跟護士說︰「姊姊,我尿不出來啦!」護士一聽心想︰「怎麼會!?」走到我面前忽然驚聲一叫︰「這小弟弟的陰莖麼會這麼大!而且那亮紅的龜頭已經完全翻出來,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怎樣?」

護士吞了一口口水,而且她那淡綠色的內褲已有些許的泛濕,雖然這位護士平常的性慾不是很強,往往好幾個月才和男友作一次,但也因如此她的淫液水庫已慢慢流出一些,也難怪,只要是女人有誰不興奮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19th, 2013 at 4:05 下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