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說-情色文學

各種類型色情小說,每日更新!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

Archive for the ‘變態’ tag

灌精遊戲

without comments

我問過自己很多次,為何會做出這樣的事,但到今天我也回答不到我自己,為何會這樣對自己的妻子,為何會這樣對待自己。

因為生活拮据,我和妻子被迫搬去一樓鳳(香港娼妓個體戶)林立的深水涉舊區,我們租住的舊樓單位,正正對面就是一樓鳳,每天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男人在我家門口經過,妻子出入都被視奸一遍,連被問價都試過,還有看到門口每晚都放著一大袋裝滿用過的套子的垃圾袋,她就大發雷霆,幾乎每天都嚷著要搬走,除了盡量安撫之外,我無能為力。

但今天回想起來,到底是無能為力,還是其實我心底裡根本不想走,到今天仍沒有結論。

每天一回家就看到對面丟出來一大袋用過的套子,然後聽妻子抱怨今天又被怎樣的男子騷擾,我腦海都會有個念頭:如果對面鳳姐就是我妻子,門口那一袋套子都是嫖客們玩完我妻子後的戰蹟,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數月前的某一天和朋友到夜店玩樂後,我扶著喝醉了的妻子回家,不小心踢翻了對面單位那一袋垃圾,有幾個注滿了污穢的套子跌了出來,狼狽不堪。

將如泥般的妻子放在床上,正想替她更衣,她突然掙扎起來:「走開!死色狼!」

我沒她辦法,先到門口處理那一地的垃圾,拾起那些套子,一不小心手指沾了點點那嘔心的液體,我渾身一抖,想起妻子剛才那句話,我起了個極度邪惡的念頭。

我將所有跌出來的套子拾起來握在手心上回到房間,看著在床上大字型睡得死死的妻子發呆,啊!她的姿勢太像被奸後的模樣了!

我顫抖著來到床邊,看著妻子短裙微翻露出少許內褲的下體,內心劇烈地鬥爭著,我該不該按心裡的邪惡念頭去做?

魔鬼最後也戰勝理智,當我回個神來時,妻子已被我脫去內褲,雙腿被分得開開,兩片陰唇微微張開的向著我。

我*到妻子的陰屄前,將手指伸進已經握暖了的套子內一攪拿出來,全只手指都是不知名嫖客濃澀的精液,腥臭撲鼻,我全身猶如火燒,將劇烈顫抖著的手指慢慢伸向妻子的洞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17th, 2016 at 5:10 下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居委會的淫事

without comments

我是全樓道最漂亮的女人,我住在一個花園小區,在我所在的這個小區裡,住著幾個老頭,我每天上下班的時候都感覺這幾個老頭的目光在我身上晃來晃去,十分不老實,我心裡飄燃起來,因為我肯定了自己的美麗,今天下班很晚了,我走在漆黑的樓道裡,忽然有幾個男人把我抱了起來,我很害怕,但又看不清楚是誰,那幾個男人將我抱進一個門,一開燈,我才看清原來是同區的那幾個老頭,趙大爺,黃大爺,和陳大爺三個人,我吃驚到:趙大爺,你們幹什麼啊,我一問,趙大爺立刻苦著臉,對我說道:姑娘,咱們老哥三個命苦啊!

我問到怎麼了,趙大爺說道:我們哥三老早就沒了老伴了,差不多半輩子沒有碰過女人的邊了我說:

那我也幫不上忙啊趙大爺說道:姑娘,你是全樓道最漂亮的女人了我聽這話心裡美滋滋的,趙大爺接著說道姑娘你覺的我們哥三個可憐不?我點點頭,趙大爺繼續說道:姑娘,你忍心看著大爺這麼可憐麼我說道:

那我能幫上你們什麼忙麼趙大爺說道不用什麼忙?你能不能脫下衣服給我們幾個看看你的奶?我又羞又急道:那怎麼行?

趙大爺一聽,撲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老淚縱橫道:姑娘你就當可憐我們幾個吧黃大爺和陳大爺也都苦著臉看著我,我忽然覺的這三個老頭確實很可憐,我連忙扶起趙大爺,說道:趙大爺,您別這樣,您快起來啊趙大爺哭著道:姑娘就當我求你了行麼?我實在無可奈何,於是點點頭,趙大爺立刻高興的站起來,說道:走,上我家.

我被三個老頭簇擁著來到趙大爺的家裡,一進門,三個老頭立刻坐在沙發上等著我寬衣解帶,面對三個年齡可做父親的老頭,我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說道:趙大爺,只給你們看一眼啊三個老頭興奮的點頭,我伸手解開自己的衣襟,將外衣脫了下來,我裡面只穿了一個胸罩,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解開自己的胸罩,將自己完美的胸部暴露給三個老頭,三個老頭立刻站起來,走近我跟前,仔細的看著我的酥胸,我羞紅了雙頰低下頭去,這時候,趙大爺說道:姑娘,你的奶子真是太好看了我低著頭不做聲,心理卻十分受用,趙大爺繼續道:姑娘,這麼好看的奶子,給我們摸一下行不?我紅著臉點點頭道:只給你們摸一下啊趙大爺立刻笑瞇瞇的道:

就摸一下,一下趙大爺首先站在我面前,趙大爺的大手剛覆在我的乳房一刻,我頓時感到一陣酥麻,趙大爺的雙手握住我的雙乳揉弄著,我忍不住輕輕呻吟起來,這時,黃大爺和陳大爺也走到我面前,伸手開始撫摩我的乳房,我全身一陣過電的感覺,我呻吟著,這時,趙大爺忽然用長滿鬍鬚的嘴含住我的一隻乳頭吮吸起來,我驚道:趙大爺不可以,你說過只摸一下的

但沒有任何作用,我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起來,我嘴上說不行但身體上卻沒有一絲反抗,我甚至有點迎合著趙大爺,黃大爺這時也用口含住我的另一隻乳頭,我的兩隻乳頭同時被兩個老頭含著,頓時分外的舒服,我抱著黃大爺和趙大爺的頭大聲呻吟著,這時陳大爺已經悄悄解開我的褲帶,我在不知不覺中被三個老頭扒下了褲子,趙大爺吐出我的乳頭,用他的厚唇輕輕覆住我的唇,趙大爺的舌頭伸進我的口中,我回應著趙大爺,我的舌和趙大爺的舌交纏著,我沉浸在和趙大爺激烈的熱吻中,忽然感到黃大爺的手指正挖弄著我的陰唇,我快感連連,我不知羞恥的喊著啊啊…好舒服啊

三個老頭頓時哈哈大笑,見到我少女的情慾已經被他們挑起,三個老頭開始脫下他們的衣服,不一會,我被三個赤條條的老漢擁著來到席夢思大床上,我禁不住偷偷看向三個老漢的跨部,哇!

三個老漢的跨部都挺立著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其中趙大爺的陰莖最長,最粗,我羞怯的看著,心理不禁充滿期待,這時,趙大爺將頭伸進我的跨下,用他靈巧的舌頭舔著我的陰唇,我仰起頭,舒服的呻吟著,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陳大爺扶住他的陰莖,湊我的唇邊,陳大爺的陰莖不大不小,比較適中,陳大爺用龜頭在我的嘴唇上摩擦著,然後陰莖龜頭輕輕啟開我的嘴唇,陳大爺向前一頂,陰莖便插入我的口中,陰部被趙大爺搞的陣陣快感讓我迷醉,我含著陳大爺的陰莖賣力的吸吮著,這是,黃大爺也坐在我的小腹上,黃大爺用手捉住我的雙乳,將陰莖插入我雙乳尖的縫隙中抽插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五月 6th, 2016 at 4:49 下午

原始性愛戰役

without comments

『假裝現在是您的催眠狀態,請回到從前從前,告訴我,您最赤裸的告白』,我不禁感嘆,外表冷血,內心孤寂的我,只能漫遊在網路中欽羨著別人激烈的告白,永遠得不到任何女子絲毫的慰藉。看著網頁上蠱惑的話語,我再度傷感,是啊!催眠我吧!讓我回到那已遭遺忘的前生前世,探索一切苦恨的因果輪迴……

恍惚裡,無數的光影在我眼前飛縱,我的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模糊……當我再度張開眼睛時,我已經在一片開闊的草原上,藍天、綠野,清新沁人的空氣,我知道我已經來到了另一個時空,並且附身在另一副軀體上,因為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活力,而且知道這副軀體的主人叫做La。我必須透過La的器官來感覺,接收La的腦波來分辨事物,但令我驚奇的是La的腦中只有幾個簡單的字彙和模糊的捕獵技巧,其他就簡直跟白紙一樣,而我就輕易控制了La的意識和肌肉動作。

環顧四周,除了風聲跟唧唧的蟲聲之外,竟然是一片死寂。我開始緊張了,於是就任由La的手腳隨意活動,讓他的本能牽動前進。走著走著,周遭的環境開始呈現一種奇特的熟悉感,我無法分辨這種感覺是來自La或是我自己的意識,但是我知道我已經在安全的地方。四周開始出現疏落的話語聲,我知道我的族人來了,但是仔細一看,竟然全是披髮覆毛的猿人,完了!我闖入了史前時代……

我潛伏在La的意識裡,偷偷地觀察四周的猿人,覆毛的身軀只有下體一片光禿,明顯是雄性的特徵。粗壯的器官隨著步伐而晃動,我終於恍然大悟,終日不曬太陽的部位卻特別黝黑,原來是遠古時期經歷幾十萬年風吹日曬雨淋的大自然考驗後而遺傳下來,難怪我偷拿老妹的美白保養品怎麼抹都沒有效果。

我正在納悶為何沒看到母猿時,突然傳來一陣陣淒濿的呼叫聲,我明顯感受到La的恐懼,並極力控制他顫抖的四肢,但在我還沒感應出La的恐懼原因前,就被粗魯地推擠到一片空地上,四周十幾個同時被抓來的雄性猿人都瑟縮著瞄向空地前方的巨石。

定睛一看,巨石上站著一個偉壯的女猿,明顯的眉眼線條和輪廓,就算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也算得上是中上姿色,終日的狩獵和運動使得胸部豐挺,即使在毛髮的覆蓋下,也掩不住那欲出的熱力以及可想像的堅實彈性。我立刻感應到女猿叫做Wuma,是強悍的女猿頭目,同時也意識到La的恐懼逐漸消退,代之而起的是一種奇妙的蠢動。目光繼續下移,只看到濃密的毛髮逶迆及膝,遮掩了誘人的溪谷。透過La的眼睛與腦波感應,女猿的胴體猶如裸身的健美小姐,我放肆地導引著La的目光在毛髮間游移,就在La的性徵即將豎旗吶喊時,一陣劇烈的恐懼感又從La的腦中傳來,即將囂張的大旗頓時倒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二月 13th, 2016 at 7:41 下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中標的那天

without comments

走於酒池肉林間一直是我引以自豪的風流韻事,但以下的故事,僅提供給同樣遊走於性愛花叢間的仁人君子,淫人妻女者,其妻女亦將被人淫之。

我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在此先聲明,不管各位將我的故事引以為鑑,或嘲笑我的無知,都無所謂fuckerking只希望現今光怪陸離的男女亂象,能有撥亂反正的一天。

好了,廢話不多說,以下我將娓娓道盡,我的真實故事。

記得大三的上學期,我的社團來了一位容貌酷像(某位與演過<跛豪>的港星呂X偉於年輕時便有過婚姻關係的女星)於是,大家也自然而然地叫那位學妹(海味)(廣東話)。

起初,不搶眼的學妹並未引起大家的騷動,理由無它,因為學妹第一天的純樸打扮被大家誤認為她是南部上來的土包子,而靜靜地坐在教室的一角,凝望著台上社團學長姐所告知的事項,我基於學長的因素,便主動與這位衣著普通,長相尚可的學妹聊了起來。

很快地,我便與她熟稔起來,也知道她的名字叫海媚(化名),因此,我也以良偉(化名)自居。而展開一段令我此生難忘的回憶。

(為了不讓各位看倌覺得無聊而略過此文章,我僅敘述故事的重點,希望各位耐心看完,否則下一個中標的,別以為不會是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31st, 2016 at 4:38 下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迷信的代價

without comments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點喔,我會去幫你求的,bye-bye!」小菁說完掛上電話,就又馬上打電話去小樺上班的地方。原來是志明在營區站晚上衛兵時,都會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心裡直發毛,所以要小菁幫他求個護身符,因為小菁也不太懂這類的事,只好打電話給小樺說明事情的原因。「玲菁,我媽媽說那個道士蠻厲害的,地方在淡水,我們就這個星期天下午去好了。」

小樺說。「好啊!謝謝怡樺,妳真好!」小菁高興的說著「小樺再見喔!」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天,小菁和小樺就搭捷運到淡水站,再坐計程車往目的地出發。

坐了近半個小時車程,終於到了。那是靠近海邊的一間兩層樓的民房,周圍沒有什麼房子,最近的鄰居也離這裡有500公尺遠。兩人走了進去,裡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樣,有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像是母子,應該也是來求事情的。小菁和小樺走到空沙發的位置坐了下來,沒多久從客廳旁的房門走出來一個男人,中等身材,170公分高,大約四十歲左右,看到小菁她們就問說:「妳好,妳們是要來找大師問事情的嗎?」「對,我是要求平安符和問運勢。」小樺回答著。「那妳們先坐一下,大師在幫人算命,還要等他們母子算好才換妳們。」

這個男人指著他們母子說著,說完,這個男人就又走了進去,並把門關上。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換小菁她們了。「好了,兩位進來,現在輪到妳們了」

剛剛問我們的男人站在房門口揮手說著。進去房間後,小菁看到一座神壇,牆上掛著很多神明的圖像,還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另一個角落有張辦公桌,那邊坐著一個戴眼鏡的老人,應該是大師吧,胖胖的,留著不算長的鬍子,大約五十歲吧,因為大師是坐著所以不知道他多高,小菁和小樺就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而帶她們進來的男人把房門關上後就站在老師旁邊。

「妳們好,我姓陳,叫我張SIR或大師都可以,請問貴姓?」

大師用著低沉的聲音說著。

「大師,我姓陳,這是我同事小菁。」小樺客氣的說著。「這是我的弟弟小王,他說妳們要來求平安符和問運勢是嗎?」大師指著站在旁邊的男人說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6th, 2016 at 5:24 下午

超能特工

without comments

本故事純屬虛構。完全天馬行空,沒有任何政治影射成份。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歡迎轉貼,請題小弟名字,謝謝。

——————————————————————————–

簡介:

劉偉是一個在英國長大的香港人,廿歲後回來香港定居。表面上他是一間報館的記者,掛著平凡的面孔,實際上,他是英國政府派來香港的特別職員,專門負責調查在香港發生的奇人怪事。

當然,能夠被英國政府看上,並不是一個普通人,除了身手敏捷外,在全世界的華人之間,劉偉身懷的特異功能力量,數一數二。張寶勝的「隔空取物」技巧和念力,他在十六歲時已經學會。最遺憾的是他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否則已可以成為「英國之寶」。

劉偉除非接到英國政府的指令,他每日的工作只是負責撰寫報紙的體育專欄,所以他算是報館裏的大閒人。另外,因為要方便行事,他沒有任何親人和女友,過著獨身的生活。

——————————————————————————–

粉碎邪教

英國政府得知回歸後數個月香港的邪教肆虐,於是發出特別指令,要劉偉調查某邪教,而英政府更懷疑該邪教指使信眾以賣淫來籌集經費,所以英政府要搗破該邪教的中央組織。

為了給劉偉一個基本的認識,英國政府派來另一個特別人員--娜塔莎來協助劉偉。

劉偉收到高層的指示,要到中區某酒店的咖啡廳,與娜塔莎見面。劉偉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雖然高層指定他與人合作,但心裡仍不是味兒。到了咖啡廳,劉偉雙目立刻向四周搜尋,找一位胸前掛著玫瑰花心口針的外籍女郎--娜塔莎。

經過落地玻璃窗前,坐著一個廿來歲的洋少女,身穿米色薄襯衣,深藍色外套和及膝裙。

劉偉一聲不響坐在她前面的凳上,並輕聲對身旁的侍應說:「咖啡。」

回頭對眼前的女郎報以一笑。那洋女開口,以出奇流利的廣東話說:「你好!劉偉。」

果然這女郎是娜塔莎。劉偉不作任何應對,心裡正對這洋妞打鬼主意。劉偉立刻集中精神,用腦電波影響茶几上的咖啡杯,令咖啡杯柄的粒子產生異動,心想:快要有好戲看。

當娜塔莎拿起咖啡杯,放在嘴邊之際,杯的柄斷裂了,半杯咖啡濺在她的米色襯衣身上,雖然有著啡黃色,但仍令到襯衣呈半透明狀態。

娜塔莎的身材比彭美拉安德遜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半透明的襯衣下,雙峰似要奪衣而出。

雖然有外套的遮蓋,依然看到粉紅色的厘士胸罩,只能夠蓋著半個肉球。娜塔莎用外套蓋著,立刻直奔洗手間。回來時,娜塔莎的裝束令人眼前一亮:米色襯衣在她手上!即是說娜塔莎的深藍色外套內只是一件不合身的胸罩,娜塔莎胸前是兩個顆圓渾的肉峰,劉偉想到:和她乳交也是一件人生快事。

娜塔莎坐好後,劉偉立時遞上另一杯咖啡,心中暗笑說:「我給你叫了另一杯咖啡。」

侍應一旁不斷向娜塔莎道歉,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是劉偉的傑作。

娜塔莎和劉偉一同返回娜塔莎酒店的房間,一入房間便立即進行會議,經過她的詳細報告後,劉偉對香港的邪教有一定認識。

另外,娜塔莎和劉偉亦商討了合作的計劃,策劃如何粉碎這邪教組織。結果,兩人同意以娜塔莎為餌,參加該邪教的活動,而劉偉則負責暗中保護她的安全。

在交談將近結束前,劉偉心裡又有鬼主意,他留意到娜塔莎的胸罩是沒有肩帶的前開型,於是他集中精神,令到她的胸罩扣裂開,不消兩秒,「卜」的一聲,胸罩扣應聲斷開,兩個肉球立時向兩側分開,胸罩變成了依附在雙峰前的一塊布。

劉偉看到娜塔莎依然神態自若,又急急想了第二個辦法,他用腦電波控制依附在娜塔莎胸前的胸罩,使到胸罩微微的上下移動,使到胸罩與娜塔莎的乳尖不斷摩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2nd, 2016 at 6:32 下午

Posted in 變態系列-色情小說

Tagged with ,

後悔聽男友的話

without comments

我是小怡一位17歲的女孩,我的三圍32C/23/32,而我跟一般人一樣都會有男朋友,在還沒發生這件事情前,我以為我會跟我的前男友亮一起生活下去‍!

但我錯了在2011年的高雄星期五剛下課,而我男友已經在我教室門口等我哩!

我心頭湧上一股暖意,因為他平常都是在校門口等我的,我就笑臉迎人的走向哩他,他就問我說:「今天有空嗎?」

我就說:「有啊怎哩?」

他就問我說:「要不要來我家。」

我到現在超後悔自己做了這個決定!

因為我竟然爽快的說:「好啊。」

到了他家沒見到他的家人我也不以為意,就進了他家看著剛在路上租來的!

恐怖電影,看完也有點晚了!

而亮問我:「要不要住在我家。」

我就問:「這樣不好吧?」

他就說:「沒關西吧!反正我姐姐的換洗衣物可以借妳。」

我就答應哩!所以我打電話給家裡說:「我要住在我好朋友家喔!」

我爸媽也欣然的答應哩!

所以阿駿就先去洗澡,然後就換我洗了!

然後我就跟他睡在他的雙人床上,故事從這裡開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19th, 2016 at 6:37 下午

母子劫後緣 (01~17)

without comments

第一章:慈母救兒失貞潔彷彿經過了很漫長的黑暗之後,張瑞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光明,他開始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感覺到了腿上傷口傳來的疼痛,他也記起了先前發生的事:中秋之夜,爺爺乾坤劍張云天過七十大壽。爺爺是現任的武林盟主,武林中各大門派的掌門都齊聚華山來賀壽。

正當大家正喝得高興時,銷聲匿跡了三十年的魔教天樂教在教主溫必邪的率領下攻上了華山,當大家想抵擋時候,卻發現都中了一種很奇怪的毒,全身的功力只能發揮出一兩成。在這樣的情形下,雖然群豪都奮死出手抵抗,但沒有幾個回合就紛紛被擒。

在混亂中,爺爺和爹為了掩護自己和娘逃離,被溫必邪出手殺害,而姐姐和妻子也被生擒了,最後,自己和娘在忠僕的拚死掩護下,逃到了一個懸崖邊,被溫必邪手下的護法淫神葛進歡追上,自己中了淫神葛進歡的一記毒掌,被打落入懸崖。

而娘見自己墜落懸崖,竟也飛身隨自己跳下懸崖。自己耳朵邊依稀還迴蕩著娘在見到自己墜落懸崖時那淒厲絕望的呼喊聲。幸好上天保佑,在懸崖底剛好有個深潭,自己和娘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當母子兩好不容易游出深潭找出路時,卻發現深潭四周都是一眼看不到頂的光滑峭壁,根本無法攀爬上去,整個就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像口深井的絕谷,好在整個谷底,除了那個幾十丈方圓大小的深潭外,還有約十畝大小的地方,長有不少果樹,已經結果了,是可以吃的那種,而且深潭裡也有些魚。這樣看來,雖然暫時不不去,但也不用擔心一下子被餓死。

母子兩人只好暫時安頓了下來,在一處石壁的腳下找到了一個天然石洞,作為臨時的住所。而自己中的毒掌在苦苦壓制了一天後,第二天早上就壓制不住而毒性發作了。

當時自己就倒在了深潭邊的草地上,感覺全身發熱,頭腦開始發暈,視野開始模糊,之後是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一樣,一種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強烈慾念佔據了自己的心,之後自己的意識好像處於一種似在夢中的模糊狀態,意識越來越弱,下體陽具好像快要要漲裂了一樣,好難受,好想插入女人的體內發洩。自己發狂似的撕爛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瘋狂的呼喊。

再之後,好像聽到了誰叫自己的名字,但自己已經沒有辦法理會了。在最痛苦難熬的時候,有一具女人全身赤裸柔軟的身體貼入了自己的懷中,雙腿分開勾住了自己的腰,有兩團滑膩的軟肉擠壓在自己的胸口。

自己緊緊的抱住了,使勁的用雙手撫摸著那具身體,那觸手滑軟的感覺和那身體上散發出來的特殊的香味,讓自己當時的靈魂好像都顫動了,自己用力挺動著下體,想把陽具插進那女人的下體內發洩,但好像都沒插中地方。

最後,感覺到自己的陽具被一隻柔軟的手握住,被扶住引導向那勾在自己腰間的那雙腿的中間陰道口的位置,陽具龜頭抵在了柔軟濕潤的陰道口,被嫩肉包裹著。自己跟著用力一挺下體,陽具就順勢擠進了一個濕潤而緊滑的陰道肉穴中,瞬間,感覺到陽具整根都被暖暖的嫩肉包裹著,一種讓靈魂震顫的酥麻消魂的感覺侵襲便了全身,而那心中的慾念之火也好像找到了宣洩口。

之後的事記得很模糊了,只記得自己把那具身體壓到了身下,使勁的抱著,使勁的撫摸那肌膚,使勁的挺動著下體,讓下體陽具每次都深入到那陰道肉穴的盡頭,想要把自己整個都揉進那具身體裡,盡情的享受著性器摩擦交媾所帶來的前所未有的消魂快感。

一直過了好像很久很久,自己才在高潮的浪尖上停頓了,陽具重重的整根頂入到那陰道肉穴的盡頭,陽精不受控制的瞬間全部都噴射而出,後自己就徹底的昏迷過去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30th, 2015 at 5:34 下午

裸體泡湯還手淫騷女被強姦

without comments

一個美艷的女人開著一輛時髦的跑車,在悠靜的山林中穿梭,清新的空氣。遠離塵囂的感覺,讓她的心情好得像一隻小鳥,快樂得想飛起來‧這個女人就是我,我叫林心心,老公王立銘知道我喜歡大自然,就把這整座山林買下來送給我,讓我隨時想要親近大自然都可以‧

我聽著外面鳥語花香,心頭還是有些嘆息,新婚三個月,天天享受魚水之歡的我,還真不習慣沒有老公在身邊的感覺‧喜歡親力親為的丈夫又飛往加拿大去接洽貿易事務,要是有他陪著我都好啊!立銘很愛我,也很寵我,如果我跟他說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馬上摘給我‧只是我天生喜歡大自然,而他天生就是生意好手,如果說兩人的交集點,那就是當兩人乾柴烈火般滾在一起時的契合吧!

前面的路是石頭小路,我停下車順著小路前行,『哇,好美,有果園耶!』紅豔豔的水蜜桃掛滿枝頭,果園中還有一間非常典雅的建築物,看不出來前地主還是個很有品味的主人呢!

『我愛你……我心屬淤妳……』電話鈴響起,我趕緊接起,『親愛的,我看到妳說的驚喜了,果園好多水果,房子也好雅致呢,我好喜歡,等你回來妳要在這裡陪我幾天,啊,這不是你要給我的驚喜嗎?妳要我到房子後面去喔,好好你等我喔‧』

老公好會算時間喔,打來問我喜不喜歡這片山林,他說前地主把這裏弄得很棒,要不是一家人要移居外國,也捨不得把這麼大片的果園跟林木轉手他人‧

『哇溫泉呢!好漂亮的溫泉池喔!完全沒有硫磺的味道,清澈的水面上冒著淡淡的霧氣,好棒喔!老公我好愛你!妳對我最好了!』

『是不是恨不得馬上跳進去泡個過癮啊?小傻瓜,像隻小麻雀吱吱喳喳的,喜歡嗎?老公我就是喜歡這樣寵著妳!』老公低沉的笑聲,讓我想起他豐厚火熱的唇.

『想是想啦!可是人家沒有帶衣服來換,都怪你啦!都不告訴人家有溫泉‧』我嘟起嘴,感覺好心情被打了折扣‧『不准嘟嘴,我會想吻妳,想看你被我吻得紅腫的雙唇,小傻瓜,泡溫泉需要穿衣服嗎?』

『老公你…你該不會要我脫光光下去泡吧……萬一被別人看到那那…。』我被老公的大膽想法嚇得口吃了‧

『乖,把衣服脫了,好好享受!這溫泉可是青磺溫泉水,養顏美容‧妳不是最喜歡泡溫泉嗎?』老公蠱惑我‧

我無法抗拒溫泉的誘惑,老公的提議讓我敏感的身體一陣顫抖,戶外全裸入浴,是我心底裏一直想嘗試的體驗,可是卻沒有膽子去體驗.

『這是我們私人的產業,外人是進不來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9th, 2015 at 5:31 下午

內射了酒醉未醒的大奶表姐

without comments

我自小和表姐相依為命,她叫阿萍,比我大兩歲。二十歲的時候,表姐和一個叫做阿超的男人結婚,他是做燒臘的,每天一早開工,放工之後,就和豬朋狗友賭錢,很多時間都不回來睡覺。

有一天晚上,在睡夢之中,我被一些異聲吵醒,我打開房門一看,黑暗中祗見表姐被阿超五花大綁,放在廳中,我險些驚叫出聲,此時祗見阿超走近表姐,將她的睡衣脫下,露出杏色的胸圍,我一向並不知表姐原來有這麼豐滿的乳房。

此時,表姐的乳房在她胸圍緊迫之下,就像兩袋白米要破衣而出,我簡直看得一眼不眨。接著,阿超又將表姐的睡褲脫下,露出紅色的內褲,小小的三角褲,將她飽滿的下體包著,可以清楚看到,在三角兩邊,有很多黑色的陰毛走露了出來。

阿超正肆意在搓捏表姐的兩邊乳房,跟著又挖她的下體,將表姐弄得呻吟聲大作,阿超一邊撫摸表姐,一方面自己脫光衣服,我見到他下身有一大堆黑毛,還有一條很長的陽具,阿超將那條又大又長的陽真,放在表姐臉上揩擦,弄了好一會,阿超就將它塞入表姐口中,我相信它一定到達表姐的喉嚨了。

接著,阿超就在表姐口中持續做著出出入入的動作。

看完之後,我久久不能入睡,最後祗好用手解決,才可以進入夢鄉。自此之後,我經常留意我的女同學,試圖找一個合適的對手。

後來,我找到了一個叫阿芬的女同學,我經常約她放學後去逛街,她十次有五次答應我,自問反應算不錯。

一個星期六下午,我約了她去扒艇,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她還約了另外兩個女孩,一個叫珍妮,另一個叫阿麗。

我們租了兩支小艇,阿芬和珍妮先上了其中一支,剩下我和阿麗,我們祗好上另外一艘小艇。

這個阿麗和阿芬的年紀差不多,身材比阿芬還好,她今天穿的是一條闊腳短褲,圓 恤衫。她坐在我對面,我祗能看到她的一雙大腿,如果是珍妮坐在我對面就好了,因為她穿的是一條牛仔短裙,她的裙下春光,可以令我一覽無遺。

扒了一會艇,阿麗被海上風光吸引了視線,雙腿無意中分開,我把握這個機會,看到她原來穿了一條白色的內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9th, 2015 at 5:29 下午

Ashley Madison - Have an affair. Married Dating, Affairs, Married Women, Extramarital Affair